0

    <!–章节内容开始–>所有的学员们立刻就跑过来,排列成整齐的两队,经过新一轮的筛选,现在的训练小队已经锐减到二十人。

    纪念站在第一队的队首,目光斜了一眼冷小邪。

    那家伙正在那里,抱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她看过去的时候,冷小邪不知是恰巧还是故意地移过目光,向她神秘一笑。

    虽然隔着这么远,她看不到他手机上的内容,纪念还是第一时间想到他昨天晚上拍得那些照片。

    他一定是在看,一定是!

    想到这一层,她又开始咬牙切齿。

    冷小邪将她的表情收在眼中,站起身来将手机塞进口袋,走到所有人面前。

    接过猴子递过来的训练表,冷小邪少有的给予大家肯定的鼓励。

    “恩……今天上午的训练成绩还不错,比起你们入队第一天,已经有了长足的进度。为了奖励你们,今天中午给你们加两道硬菜,饭后还有一份甜点冰淇淋,餐后休息一个小时,你们可以一边吃冰淇淋一边聊聊天,想睡觉的午睡一会儿也可以。”

    众女学员都是面露惊喜。

    这可是入队这么来的第一次,不仅有加餐,还有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对她们来说,简直比过年还开心。

    “好!”冷小邪将训练表交给猴子,“现在……所有人解散,去食堂。”

    纪念也是心中一喜,正准备和大家一起离开的时候,就听某人的声音拖着长调响起。

    “纪——念!”

    “在!”

    停下脚步,纪念忿忿地看向冷小邪。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冷小邪估计已经死了十万八千次了。

    冷小邪无视她的目光,笑眯眯地走过去坐进越野车内。

    “我有点累了,不想去餐厅吃饭,你帮我把饭打回来,送到宿舍,记得跑快点,别让我的冰淇淋化了。”

    “报告!”

    “说!”

    “凭什么?”

    冷小邪一手搭在车窗上,支着下巴看着她气愤的小脸,好整以暇地开口,“或者,你想把内|衣留给我做纪念?还是……下午你想祼奔训练?”

    纪念只气得端起手中的枪,瞄准车内露出车座的冷小邪的头顶,就扣下扳机。

    嗒!

    手中的步枪发出一声空弹音——枪里当然是没有子弹的。

    昨天被狼蛛吓到,她离开的匆忙,跟本就没有拿她的内|衣还有洗好的训练服。

    身上这套早已经被汗湿透不能穿,要是不拿回衣服,她下午都没得穿。

    对着他的背影放了几枪空枪,过了过瘾,纪念垂下枪,立刻就一路小跑奔向食堂。

    发泄归发泄,为了拿回衣服,她只能去一趟他的宿舍。

    吃了自己的饭,领了自己的那份冰淇淋,她一边吃着一边提着他的那份前往宿舍楼。

    走到一半的时候,冰淇淋已经被她吃完。

    看看手中捏着的另一份冰淇淋,纪念只是意尤未尽。

    进队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冰淇淋吃,只吃一个,哪里过得了瘾。

    看着手中已经有些融化的冰淇淋,她坏坏一笑,将冰淇淋送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一口。<!–章节内容结束–>

第1628章 我爱他,如生命(4)    【月票满百加更】

    ……

    ……

    助理迎上来,保镖迎上来……大家一起簇拥着向她外远。

    一名工作人员扶住她的手臂,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轻声提醒。

    “小心台阶。”

    冷小野一惊,猛地侧脸看过去,迎上她的是一对目光温柔的异色双瞳。

    “夫人,小心。”

    皇甫耀阳垂下眸子,低声提醒。

    听到他的声音,冷小野忙着收回目光,不再去看他。

    众人一起离开礼堂之后,她停下脚步。

    “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请跟我来吧。”

    皇甫耀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的身上,是大学工作人员的衣饰,为冷小野领路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冷小野跟着他走向洗手间,保镖和助理们立刻跟过来。

    走到入口的时候,冷小野抬起右手。

    “你们就到这儿吧!”

    “夫人,请!”

    皇甫耀阳将她引起男女洗手间公用的洗手区,帮她推开门。

    冷小野迈步而入,皇甫耀阳就跟着她向内走。

    “你……”

    跟着冷小野走进来的助理疑惑地上前一步,拉住皇甫耀阳的胳膊。

    皇甫耀阳转过脸,看了他一眼。

    对上他的视线,那名助理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国……”

    大惊之后,他差点惊呼出声,好在他控制住自己,及时止住了声音。

    “看好房门。”

    皇甫耀阳对他吩咐一声,走进女洗手间。

    刚一进门,冷小野已经迎过来,扶住他的肩膀,将他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注意到他额上的伤痕,她抬起手指,用指腹轻轻地抚过已经他结痂的伤口,想要说什么,嘴唇却颤抖着没有发出声音。

    皇甫耀阳什么也没说,只是伸过手臂,将她拉到怀里,紧紧抱住。

    冷小野抬手抓着他的衣襟,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哭了。

    从他出事一直到刚才见到他之前,她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掉过一滴眼泪。

    可是看到他,眼泪就好像是决了堤,怎么也收不住。

    在人前,她坚强如铁,在他面前,她却永远在那个需要他哄着宠着的小女孩。

    “乖!”皇甫耀阳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安慰着,“只是一些擦伤而已,没有别的伤。”

    她抽噎着开口,语气里满是不平。

    “擦伤也是伤,你赔我老公!”

    皇甫耀阳扬着唇角,吻了吻她的额头,抬手捧起她的小脸,细细地吻去她的眼泪。

    “对不起,让你老公受伤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大睁着眼睛看着他。

    “老公,我……我不是做梦吧?!”

    注视着她的墨眸,读出那里面的一抹不确定,他突然好一阵心疼,没有回答,他只是凑过来,吻住她的嘴唇。

    这个吻,极是霸道,他吻得很用力。

    一直吻到两个人都快要不能呼吸,她的嘴唇都已经开始发涨发疼,他才微微放开她的唇。

    “现在……信了吗?”

    额抵着她的额,他喘息着,低哑开口。

    冷小野满意地扬起因为充血而泛红的唇角,露出灿烂微笑。

    “疼!”

    疼就好,疼就代表是真的,不是梦!

    ……

    ……

    么么,晚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