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月票满百加更】

    ……

    ……

    助理迎上来,保镖迎上来……大家一起簇拥着向她外远。

    一名工作人员扶住她的手臂,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轻声提醒。

    “小心台阶。”

    冷小野一惊,猛地侧脸看过去,迎上她的是一对目光温柔的异色双瞳。

    “夫人,小心。”

    皇甫耀阳垂下眸子,低声提醒。

    听到他的声音,冷小野忙着收回目光,不再去看他。

    众人一起离开礼堂之后,她停下脚步。

    “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请跟我来吧。”

    皇甫耀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的身上,是大学工作人员的衣饰,为冷小野领路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冷小野跟着他走向洗手间,保镖和助理们立刻跟过来。

    走到入口的时候,冷小野抬起右手。

    “你们就到这儿吧!”

    “夫人,请!”

    皇甫耀阳将她引起男女洗手间公用的洗手区,帮她推开门。

    冷小野迈步而入,皇甫耀阳就跟着她向内走。

    “你……”

    跟着冷小野走进来的助理疑惑地上前一步,拉住皇甫耀阳的胳膊。

    皇甫耀阳转过脸,看了他一眼。

    对上他的视线,那名助理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国……”

    大惊之后,他差点惊呼出声,好在他控制住自己,及时止住了声音。

    “看好房门。”

    皇甫耀阳对他吩咐一声,走进女洗手间。

    刚一进门,冷小野已经迎过来,扶住他的肩膀,将他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注意到他额上的伤痕,她抬起手指,用指腹轻轻地抚过已经他结痂的伤口,想要说什么,嘴唇却颤抖着没有发出声音。

    皇甫耀阳什么也没说,只是伸过手臂,将她拉到怀里,紧紧抱住。

    冷小野抬手抓着他的衣襟,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哭了。

    从他出事一直到刚才见到他之前,她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掉过一滴眼泪。

    可是看到他,眼泪就好像是决了堤,怎么也收不住。

    在人前,她坚强如铁,在他面前,她却永远在那个需要他哄着宠着的小女孩。

    “乖!”皇甫耀阳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安慰着,“只是一些擦伤而已,没有别的伤。”

    她抽噎着开口,语气里满是不平。

    “擦伤也是伤,你赔我老公!”

    皇甫耀阳扬着唇角,吻了吻她的额头,抬手捧起她的小脸,细细地吻去她的眼泪。

    “对不起,让你老公受伤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大睁着眼睛看着他。

    “老公,我……我不是做梦吧?!”

    注视着她的墨眸,读出那里面的一抹不确定,他突然好一阵心疼,没有回答,他只是凑过来,吻住她的嘴唇。

    这个吻,极是霸道,他吻得很用力。

    一直吻到两个人都快要不能呼吸,她的嘴唇都已经开始发涨发疼,他才微微放开她的唇。

    “现在……信了吗?”

    额抵着她的额,他喘息着,低哑开口。

    冷小野满意地扬起因为充血而泛红的唇角,露出灿烂微笑。

    “疼!”

    疼就好,疼就代表是真的,不是梦!

    ……

    ……

    么么,晚安。

第1629章 我的内裤呢(1)    <!–章节内容开始–>皇甫耀阳收紧双臂,再一次将冷小野拥入怀中,几乎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肉,变成他的骨中骨、肉中肉……那样就能再也不分开。

    被他抱得骨头都有些疼,呼吸都有点困难,冷小野却并没有挣扎半点,只是侧头将脸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熟悉而有力的心跳声。

    天大地上,只有他的怀抱最温暖,最让人安心。

    当当当!

    助理轻轻敲门,“夫人,你还好吧?”

    他是在提醒冷小野时间。

    这一次除了这个演讲之外,她还要前往市政厅参加宴会,如果她在洗手间停留得太久,只怕会引人生疑。

    洗手间内,两个人都听到敲门声,冷小野立刻就从皇甫耀阳怀里直起身子。

    “我得走了。”

    虽然舍不得,却也必须得走了。

    抬手,理了理她额上落下来的几根头发,皇甫耀阳双手捧住她的小脸,眸子深深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我会一直在你附近,不用担心。”

    冷小野扬唇,点头。

    他就将她的头发重新打散,用手指仔细梳理好,帮她将头发重新整理的整整齐齐,又仔细帮她拉好衣服,冷小野捏出口红涂了一点唇膏。

    对着镜子打量自己一眼,她微微抿抿唇,确定没有什么异样之处,这才重新转过身来。

    皇甫耀阳的目光落在她脚上半根跟的皮鞋上,微微蹙眉。

    “你应该准备一双平顶鞋。”

    “我会照顾自己和孩子的,不用担心。”

    向他露出一个安慰笑意,冷小野抬起手指,轻轻地抚了抚他额上的伤口,拇指又移过去,轻抚他的眼角。

    “晚上不要熬得太晚,黑眼圈都出来了。”

    “大选马上就要正式开始,相信对方会很快露出马脚。”皇甫耀阳有些歉意地看着她,“为了以防万一,短时间之内我不能再见你。”

    “没关系,我们可以打电话。”冷小野掂起脚在他唇上很轻地吻了一下,“我走了。”

    将她送到门边,皇甫耀阳亲手替她拉开房门。

    手指扶住门把手,在他的手上握了握,冷小野迈步行出门去。

    脚一迈出洗手间的门,她的腰背立刻挺直,脸上也是露出清冷优雅又不失凌厉的表情。

    “走吧!”

    众人一起结伴离开,上车赶回市政厅。

    皇甫耀阳亦跟着走出来,坐上路边的一辆车子,远远地缀在后面,追随着她的车队。

    坐在车子后座上,冷小野从助理那里拿过定位仪,确定两个孩子还安全在留在王宫,她将定位仪还给助理,人就推开手表夹层。

    手表上,代表皇甫耀阳的小小红点就在距离她不足五百米的地方。

    助理翻了翻手中的名册,“这一次的宴会,北省省长摩根也会出席,不过,您不用太紧张。”

    冷小野侧脸,看了一眼身后的公路,唇角轻扬。

    有他在,她什么也不怕!

    ……

    ……

    北京。

    训练场。

    冷小邪看了一眼腕表,向猴子做了一个手势。

    拿过胸口垂着的口哨,猴子直接吹出列队的哨令。<!–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