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皇甫耀阳收紧双臂,再一次将冷小野拥入怀中,几乎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肉,变成他的骨中骨、肉中肉……那样就能再也不分开。

    被他抱得骨头都有些疼,呼吸都有点困难,冷小野却并没有挣扎半点,只是侧头将脸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熟悉而有力的心跳声。

    天大地上,只有他的怀抱最温暖,最让人安心。

    当当当!

    助理轻轻敲门,“夫人,你还好吧?”

    他是在提醒冷小野时间。

    这一次除了这个演讲之外,她还要前往市政厅参加宴会,如果她在洗手间停留得太久,只怕会引人生疑。

    洗手间内,两个人都听到敲门声,冷小野立刻就从皇甫耀阳怀里直起身子。

    “我得走了。”

    虽然舍不得,却也必须得走了。

    抬手,理了理她额上落下来的几根头发,皇甫耀阳双手捧住她的小脸,眸子深深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我会一直在你附近,不用担心。”

    冷小野扬唇,点头。

    他就将她的头发重新打散,用手指仔细梳理好,帮她将头发重新整理的整整齐齐,又仔细帮她拉好衣服,冷小野捏出口红涂了一点唇膏。

    对着镜子打量自己一眼,她微微抿抿唇,确定没有什么异样之处,这才重新转过身来。

    皇甫耀阳的目光落在她脚上半根跟的皮鞋上,微微蹙眉。

    “你应该准备一双平顶鞋。”

    “我会照顾自己和孩子的,不用担心。”

    向他露出一个安慰笑意,冷小野抬起手指,轻轻地抚了抚他额上的伤口,拇指又移过去,轻抚他的眼角。

    “晚上不要熬得太晚,黑眼圈都出来了。”

    “大选马上就要正式开始,相信对方会很快露出马脚。”皇甫耀阳有些歉意地看着她,“为了以防万一,短时间之内我不能再见你。”

    “没关系,我们可以打电话。”冷小野掂起脚在他唇上很轻地吻了一下,“我走了。”

    将她送到门边,皇甫耀阳亲手替她拉开房门。

    手指扶住门把手,在他的手上握了握,冷小野迈步行出门去。

    脚一迈出洗手间的门,她的腰背立刻挺直,脸上也是露出清冷优雅又不失凌厉的表情。

    “走吧!”

    众人一起结伴离开,上车赶回市政厅。

    皇甫耀阳亦跟着走出来,坐上路边的一辆车子,远远地缀在后面,追随着她的车队。

    坐在车子后座上,冷小野从助理那里拿过定位仪,确定两个孩子还安全在留在王宫,她将定位仪还给助理,人就推开手表夹层。

    手表上,代表皇甫耀阳的小小红点就在距离她不足五百米的地方。

    助理翻了翻手中的名册,“这一次的宴会,北省省长摩根也会出席,不过,您不用太紧张。”

    冷小野侧脸,看了一眼身后的公路,唇角轻扬。

    有他在,她什么也不怕!

    ……

    ……

    北京。

    训练场。

    冷小邪看了一眼腕表,向猴子做了一个手势。

    拿过胸口垂着的口哨,猴子直接吹出列队的哨令。<!–章节内容结束–>

第1626章 我爱他,如生命(2)    <!–章节内容开始–>“好的。”安琪答应的很干脆,说完这两个字之后,她犹豫了几秒钟,才再次开口,“经理……您还好吗?其实……我一直想给您打电话来的,又怕您没有时间接听,大家……都很担心你。”

    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候,出了这样的大事,安琪他们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没关系,我很好,告诉大家不用替我担心。”

    “我知道您一定很忙,那我先不打扰您了,工作室这边您不用担心,我们会尽力把工作作好。”

    “好的。”冷小野语气中有诚恳的感激之情,“谢谢你安琪,也请替我向大家转告我的谢意。”

    “我会的,那……经理,您好好保重,再见。”

    挂断电话,冷小野将后背靠上椅背,接过助理送过来的早餐。

    等到她的早餐吃完的时候,一位女工作人员走过来,帮她迅速地化了一个得体的淡妆。

    等到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直升机已经在c市市政厅降落。

    市长和一众高层亲自相迎,陪同冷小野赶往c市著名的大学。

    大学内,学生们听闻王后要亲自过来演讲的消息,都是聚集在礼堂两口,想要一赌这位第一夫人的风采。

    车队开过来,在礼堂门口停下,助理拉开车门,套着一身优雅的米蓝色套装的冷小野伸腿下车,向众人微笑挥手。

    在助理和保镖们的护卫下,她缓步行上台阶,走进礼堂。

    礼堂内,坐无虚席。

    除了大学里的学生和老师之外,各路媒体和记者自然早已经闻讯而来。

    当然,这一次的演讲也会进行电视和网络直播。

    踩着矮跟皮鞋,冷小野迈步走到主席台前,开始演讲。

    “我相信,此刻,大家最想问的问题只有一个。这个女人凭什么参加竞选?她如此年轻,又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她凭什么认为自己有这个资格呢?!”

    一个自嘲质疑式的开场白,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想要看看她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一个从来没有从政经验的二十三岁年轻女子,她凭什么竞选一国之相?

    这个问题,确实是所有人心中最大的质疑。

    “事实上,我也数次地询问这个问题,我真得有这个资格吗?诚实地说,我不太确定。但是,我依旧做了这个决定,而且是在深思熟虑之后,做了这个决定,不仅仅是因为我是特蕾莎的一员,还因为你们……是你们,是你们所有人,给了我站在这里的勇气……”

    主席台一角,一位套着深蓝色工服的工作人员,弯下身子顺了顺脚边的电线。

    然后,他后退一步,抬起戴着帽子的头,看向主席台。

    阳光从一侧的窗子投进来,将他露出帽沿来的金棕色短发都染成耀眼的金色。

    如果仔细看,就能看到他脸上,平板镜片后的左眼,也是如那发一样的金黄。

    这一位,正是这个国家的王——皇甫耀阳。

    当然,除了少数知情者,没有人知道他在这,甚至包括主席台上的冷小野。<!–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