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窗帘还没有拉开,房间里很暗,只有从门外透时来的淡淡灯光。

    冷小野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微弯下身子看着两个儿子的睡容。

    此时两个小家伙都闭着眼睛,小脸蛋便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两个小天使,几乎分不出区别。

    但是,冷小野依旧一眼就分出两个孩子是谁。

    皇甫玦和父亲一样,睡相很乖。

    皇甫琦更像冷小野,睡觉时也不老实,头早已经滚下枕头,人半趴在床上,一条腿已经伸出被外,露出半截白嫩的小腿和一只粉雕玉琢的小脚丫。

    从抽屉里取出脚环,小心地套到小家伙的脚腕,冷小野轻手轻脚地帮小家伙拉拉被角,又绕过床的另一侧,将另一只脚环戴到皇甫玦的脚腕上。

    悄悄地退出房间,确定手中的追踪器已经追踪到两个小家伙的位置,一切都在正常工作,冷小野这才抬脸看向沈宁。

    “有任何事情就找管家或者大卫。”

    沈宁轻扬唇角,笑得平淡风清。

    “ok。”

    冷小野也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多叮嘱她一句,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她相信沈宁,也相信沈宁照顾这两个孩子丝毫也不会逊于她。

    “我走了。”

    依依不舍地看一眼主卧的房门,将手中的追踪器握在手心,冷小野迈步行出房门。

    沈宁没有去送她,冷小野身边有助理有保镖……无需她去操心,现在,她需要在意的只是两个孩子。

    看了一眼时间,估计两个孩子还要睡一会儿,她走到沙发边安安静静地坐下,随手从桌上拿了一本书在手中翻看着,等待两个小家伙起床。

    乘上直升机,冷小野离开王宫,赶往c市。

    透过直升机的机窗注视着王宫渐远,冷小野再次看一眼追踪器,然后将它交到一个助理手中。

    “随时关注着追踪器的情况,如果发现有什么异样,立刻通知我。”

    “是,夫人!”

    助理接过追踪器,小心地收到自己的公东方文学网.east330.包内。

    另外一名助理就将准备好的演讲稿,送到冷小野手中。

    演讲稿是助理按照她的授意所写,昨天她已经看过,又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现在这份是修改后的终稿。

    她需要熟悉一下,以便在演讲的时候,不会出现纰漏。

    “在演讲之后,应该会有一些人向您提问,如果遇到一些太过刁钻的问题,您也可以适应地回避。”

    助理向她介绍着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冷小野认真倾听,仔细记在心里。

    从首都到c市,有两个小时的机程,将整个演讲稿烂熟于心之后,冷小野接过助理送过来的卫星手机给安琪打了一个电话。

    “所有的设计稿我都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你打开看一眼,然后就可以投入制作,如果有任何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与我电话沟通。”

    昨天与皇甫耀阳通过电话之后,冷小野已经让助理帮她将所有的设计稿都拍成图片,今晨时已经发到安琪的邮箱内。

    设计的部分她来负责,剩下的包括购买面料和后期工作就交给安琪。<!–章节内容结束–>

第1623章 还挺香的……(2)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看向他的手机,屏幕上,她一手抓着内|衣,一手抓着他的衣服,无比暧|昧。

    将手机往口袋里一塞,冷小邪随手捏起一张蜘蛛卡片。

    “别说呀,以前没发现,这种小东西还挺漂亮了!”

    “冷小邪!”纪念咬牙怒吼,“你到底怎么怎么样?”

    冷小邪抬起脸,将手中的卡片转过来,面向她。

    “帮我把这些东西收拾好!”

    “你……”纪念只气得胸口起伏,“你这是强人所难。”

    明明知道她害怕蜘蛛,他还让她收拾,这分明就是在成心刁难她。

    “那好,换一个简单的。”冷小邪歪着头看着她,“把你身上穿的内|衣脱下来给我,我就把照片删掉!”

    “你……你恋物癖啊你!”

    纪念不齿地怒骂。

    “你管我,我喜欢,我愿意。”冷小邪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她,“你可以在我面前脱,我不介意!”

    两手握紧成拳,指甲几乎要将掌心刺破,纪念咬了咬牙,冷哼一声,迈步就要往门外走。

    “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如果我把这两张照片上交的话,你会立刻被开除。”

    纪念停了下来。

    她可以不在乎他拍那样的照片,但是她不能任她被他开除。

    他以为,她真得不敢?!

    咬着牙转过身,纪念迈步走过来,蹲下身子。

    看着地上散落的图片,她犹豫了足足十秒钟,终于咬着牙,颤抖着伸过手指。

    白皙手指一点点地向着图片接近,指甲小心翼翼地捏在图片边缘,她深吸口气,闭上眼睛将那张图片抓到手里。

    翻一个面,拿起来。

    然后,又闭着眼睛摸向下一个。

    “恩,这个是人面蜘蛛,花纹真得有点像人脸……”

    冷小邪故意道出图片上蜘蛛的名字。

    事实上,事情比他想象的要进展顺利。

    他原本以为,今晚她肯定会落荒而逃,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勇敢地回来,还捡起了地上的图片。

    虽然她的脸白得厉害,手指也颤抖地似乎连纸片都捏不住,但是她到底还是捡起了第二张图片。

    一路摸索着,纪念一张一张地捡起地上的卡片。

    她只是尽力不让自己去想,上面是蜘蛛,只是忿忿地想着,一定要报复这个混蛋……

    想象着她用手枪将他打成筛子,用刀子将他割成碎片,将他扒光了扔进蜘蛛坑……

    哦,天!

    她怎么又想到了蜘蛛。

    一想到上次被蜘蛛咬后那刻骨铭心之疼,纪念的身体都是一个寒战。

    “你现在拿到的是……中华狼蛛……”

    “啊!”

    一听到这个名字,纪念手指一抖,猛地将手中的图片丢出去,人就慌乱地连滚带滚地退开,冲到门边,夺路而逃。

    “纪念!”

    冷小邪飞身追出来,只见那丫头已经跌跌撞撞地跑下楼,一路向着宿舍的方向飞奔而去,就如同身后跟着一个魔鬼一样。

    心中到底是不太放心,冷小邪一路远远跟着她,看着她冲到宿舍附近。

    在水龙头那里洗了好几把脸,人就蹲下身去。

    “纪念,你没事吧?!”

    负责守夜的女学员疑惑地走过来,扶住她的肩膀。<!–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