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看向他的手机,屏幕上,她一手抓着内|衣,一手抓着他的衣服,无比暧|昧。

    将手机往口袋里一塞,冷小邪随手捏起一张蜘蛛卡片。

    “别说呀,以前没发现,这种小东西还挺漂亮了!”

    “冷小邪!”纪念咬牙怒吼,“你到底怎么怎么样?”

    冷小邪抬起脸,将手中的卡片转过来,面向她。

    “帮我把这些东西收拾好!”

    “你……”纪念只气得胸口起伏,“你这是强人所难。”

    明明知道她害怕蜘蛛,他还让她收拾,这分明就是在成心刁难她。

    “那好,换一个简单的。”冷小邪歪着头看着她,“把你身上穿的内|衣脱下来给我,我就把照片删掉!”

    “你……你恋物癖啊你!”

    纪念不齿地怒骂。

    “你管我,我喜欢,我愿意。”冷小邪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她,“你可以在我面前脱,我不介意!”

    两手握紧成拳,指甲几乎要将掌心刺破,纪念咬了咬牙,冷哼一声,迈步就要往门外走。

    “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如果我把这两张照片上交的话,你会立刻被开除。”

    纪念停了下来。

    她可以不在乎他拍那样的照片,但是她不能任她被他开除。

    他以为,她真得不敢?!

    咬着牙转过身,纪念迈步走过来,蹲下身子。

    看着地上散落的图片,她犹豫了足足十秒钟,终于咬着牙,颤抖着伸过手指。

    白皙手指一点点地向着图片接近,指甲小心翼翼地捏在图片边缘,她深吸口气,闭上眼睛将那张图片抓到手里。

    翻一个面,拿起来。

    然后,又闭着眼睛摸向下一个。

    “恩,这个是人面蜘蛛,花纹真得有点像人脸……”

    冷小邪故意道出图片上蜘蛛的名字。

    事实上,事情比他想象的要进展顺利。

    他原本以为,今晚她肯定会落荒而逃,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勇敢地回来,还捡起了地上的图片。

    虽然她的脸白得厉害,手指也颤抖地似乎连纸片都捏不住,但是她到底还是捡起了第二张图片。

    一路摸索着,纪念一张一张地捡起地上的卡片。

    她只是尽力不让自己去想,上面是蜘蛛,只是忿忿地想着,一定要报复这个混蛋……

    想象着她用手枪将他打成筛子,用刀子将他割成碎片,将他扒光了扔进蜘蛛坑……

    哦,天!

    她怎么又想到了蜘蛛。

    一想到上次被蜘蛛咬后那刻骨铭心之疼,纪念的身体都是一个寒战。

    “你现在拿到的是……中华狼蛛……”

    “啊!”

    一听到这个名字,纪念手指一抖,猛地将手中的图片丢出去,人就慌乱地连滚带滚地退开,冲到门边,夺路而逃。

    “纪念!”

    冷小邪飞身追出来,只见那丫头已经跌跌撞撞地跑下楼,一路向着宿舍的方向飞奔而去,就如同身后跟着一个魔鬼一样。

    心中到底是不太放心,冷小邪一路远远跟着她,看着她冲到宿舍附近。

    在水龙头那里洗了好几把脸,人就蹲下身去。

    “纪念,你没事吧?!”

    负责守夜的女学员疑惑地走过来,扶住她的肩膀。<!–章节内容结束–>

第1624章 还挺香的……(3)    <!–章节内容开始–>“没事!”纪念抱着胳膊站起身,“我……我先去睡了!”

    缓缓地从地上站起身,她迈步走进宿舍,躺到枕上,将身子缩了起来,一闭上眼睛。

    眼前立刻就闪过一只巨大的狼蛛,正用复眼瞪着她。

    右手手臂,一阵抽搐,她下意识地抱起胳膊,纪念越发将身体缩了起来。

    冷小邪看着纪念走进宿舍,放下心来,重新回到宿舍。

    立刻就走过去,拾起那张被她丢掉的卡片。

    看着照片上那只面相狰狞,生着尖利的家伙,冷小邪微微皱眉。

    “中华狼蛛?!”

    看得出来,纪念对这只中华狼蛛非常忌惮,难道她就被这种蜘蛛咬过?

    对这种蜘蛛,冷小邪并不陌生。

    作为曾经的野战侦察兵,熟悉野外的动物和植物也是一门必修课。

    这种蜘蛛在国内很常见的,成蛛的话可以达二厘米甚至更大,毒性不会致命,不过……如果被咬一口的话,后果也可能会很严重。

    冷小邪皱起眉,后来,他与林丛也聊过。

    林丛分析,纪念这么强烈的反应,可能是在年纪小的时候被咬过,

    记得上次他们在广西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有战友被咬过,挺大的男人,只是疼得虚汗直流,后来整条胳膊都红肿化脓。

    那还是男人,如果抱成还是小姑娘的纪念……

    轻轻摇头,冷小邪迅速收起地板上的卡片,转身想要去找林丛聊聊,看看纪念今晚的反应是不是还可以继续下一步的行动。

    目光捕捉到地上纪念掉落的内|衣,冷小邪转身走过去,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轻轻摇头,到底还是走进洗手间。

    看看架子上已经洗好了他的衣服,冷小邪看看手中的内|衣。

    拿过水盆接了水,将衣服放进去。

    看着黑色小衣在水中舒展的样子,他只是摇头。

    “以后,训练女人的活,打死我也不接了……真是麻烦得要命!”

    迅速帮她把衣服清洗完毕,冷小邪拿过衣架将衣服提到阳台上挂好,一抬脸看向与自己的衣服挨在一起的纪念的衣服,他再次摇头。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有异装癖呢!”

    叹了口气,他伸手将纪念的内|衣又提回来,挂到洗手间的毛衣架上。

    36c,身材还不错吗!

    咳!

    想什么呢?!

    抬手拍一把额头,冷小邪转身走出房门,急步下楼去找林丛。

    ……

    ……

    第二天。

    因为要赶去千里之外的c市演讲,冷小野早早就起了床,仔细地向助理交待了两个孩子和沈宁的安全工作,又处理过几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之后,她看看时间,才重新回到套房看两个孩子是否起床。

    走到门外,就见沈宁已经穿戴整齐地走过来。

    “起得这么早!”冷小野停下脚步,“怎么不多睡会儿啊?”

    沈宁向她耸肩一笑,“这几天上白班习惯了早起。”

    “夫人,飞机准备好了。”一名助理从远处行过来。

    “好,我马上来!”冷小野轻手轻脚地推开主卧的门,时间还早,两个小家伙还没有睡醒。

    ……

    ……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