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双手紧张在绞在一起,纪念闭着眼睛缩在墙侧,脸色已经没有半点血色。

    虽然那些只是图片,可是这么多的图片堆在眼前,于她亦已经是一种非常大的刺激。

    她想跑,可是双腿软得跟本没有力气,脚就如同被什么东西盯在原地,沉重地不听使唤。

    心,急急地跳着,呼吸急促地似乎下一次呼吸都要窒息。

    她站在那里,摇摇欲坠。

    冷小邪皱着眉看着她的样子,向她迈了一步,又收了回来。

    “怎么……不想要你的小内内了?这款式不错啊……我挺喜欢女人穿黑色内|衣的,很性|感,没想到……你也喜欢!恩……还挺香的……”

    他……他在闻她的内|衣。

    怒意升起,冲淡了心中的一些恐惧,纪念猛地睁开眼睛,一对眸子喷着火看过来。

    看到她对刺激有反应,冷小邪抬手将那个小内衣送到鼻子下面,假装着嗅了嗅。

    “用了香皂对不对……柠檬味,很清爽吗?!”

    “你……”

    纪念迈步就要冲过来,冲了两步又停下来,忌惮地扫了一眼地上的蜘蛛图片。

    图片隔在她和他之间,如一道深渊,让她望而却步。

    她实在没有勇气,踩上那些图片。

    她只是扫了一眼,全身的汗毛已经根根竖起,一层鸡皮疙瘩就冒了出来。

    纪念迅速从图片上收回目光,再次看向冷小邪。

    那家伙正在双手把弄着她的小内|衣。

    “这么小,看来你比我想象的瘦吗……你说,要是明天我把这个拿过去,那些学员会不会以为……我们两个……”

    “闭嘴!”纪念怒吼出声,“冷小邪,你……你马上把衣服还给我,否则……”

    “否则怎么样?”冷小邪弯下身去,将她掉落在地上的袋子捡起来,从里面扯出她的胸衣,“36c,不会吧,有c这么大……不会是加了垫子吧……”

    他抬眸扫一眼她的胸口,又展开手中的胸衣,似乎是在确定她的尺寸。

    看她还犹豫地站在原地,冷小邪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手提着她内衣举到半空,然后就向用手机拍照。

    “来,和你的内|衣合个影,要不然,回头我拿出去,人家不相信是你的……”

    纪念气疯了。

    气愤盖住恐惧,她咬着牙猛地发力,一步就跨过地上的卡片,落在他面前,抓住他手中的内|衣。

    冲得太稳,她抓住衣服,人却收势不住,直接撞到他身上。

    出去本能,她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他,以防自己跌倒。

    伸臂环住她的腰将她往怀里一拉,冷小邪抬起手机,又照了一张。

    “恩,再来一张合影!这张就叫纪念主动投怀送抱,美色贿赂教官,你觉得怎么样?!”

    “给我!”

    纪念挣脱出来,跳起来去夺手机,冷小邪身子一晃,人已经站到一片卡片中央。

    矮身坐到地板上,他懒洋洋看一眼拍好的照片。

    “别说,还挺像的……”将手机屏幕转向纪念,他笑眯眯地开口,“看看,是不是很像你在投怀抱送。”<!–章节内容结束–>

第1620章 谁的内内(2)    <!–章节内容开始–>沈宁转过身来,扶住她的肩膀。

    “别想太多了,有些事情太过刻意反而适得其反,倒不如……顺其自然,早点去休息吧!”

    冷小野轻轻点头,向她道声晚安,转身离开。

    ……

    ……

    北京远郊,训练基地。

    冷小邪的宿舍。

    纪念轻轻哼着小曲,将脏衣篓里的衣服拿出来分类,将浅色衣服丢进洗衣机,深色衣服先放到盆子里。

    上衣、裤子、t恤……

    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t恤里裹着的东西,纪念伸手捏住那黑色布料的一角将衣服扯出来。

    看清那是一件平脚内裤,她顿时脸上一红,气哼哼地将那件衣服丢到一边,然后就低骂出声。

    “混蛋,变|态、流氓……”

    有没有搞错,难道内|衣也要让她洗吗?!

    她又不是他老婆,不管!

    这么想着,她伸手用衣架挑起那件内|衣,皱着眉毛准备将它丢到一边。

    打开洗衣间开关,让它自己工作,纪念起身到洗手台前洗了洗手。

    洗完手,她转身看着工作的洗衣机,不由地挑眉。

    果然,这当官的就是待遇不一样,这家伙甚至还有洗衣机,太不公平了,她换下来的一大推衣服一会儿还要手洗呢!

    哎……对了!

    纪念看着眼前的洗衣机突然眼中一亮。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她干吗不把自己的衣服也拿过来一起洗呢,又省时又省力。

    说干就干,纪念一路小跑出了宿舍楼,跑回学员宿舍,将自己的脏衣服装在袋子里,转身又跑回冷小邪的宿舍。

    走进门来没有看到他回来,她立刻就冲进洗手间,将自己的衣服一鼓脑地倒进洗衣机。

    天天训练,累得要死,每次一回去都是一身臭汗,今天终于不用手洗了。

    纪念看看洗衣机里转着的衣服,心满意足地扬扬唇角,重新走出来,环视一眼四周。

    客厅里,桌明几净,桌子上、茶几上东西都是收拾得井井有条,实在没有什么好收拾的。

    她又走进卧室,床上被子折得跟豆腐块似的,比她的床还整洁。

    书房里也是一样,书架上的书整齐无比。

    与一般男人杂乱的房间不同,冷小邪的房间四处都透着整洁和秩序,这和他本人看上去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不同。

    实在没有什么好收拾的,纪念随手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人就舒舒服服地往沙发上一靠,看起书来。

    起初,还看得认真,片刻之后,眼皮就开始打架。

    这也难怪,昨天没有睡好,今天又训练一天,她早已经累了。

    看着看着,她的人就顺着沙发歪下去。

    楼下。

    冷小邪停下车,转身走到车后拉开后备箱,将里面的大箱子小心地抱下来,一路上楼来到宿舍门外,他轻轻地敲了敲门。

    门内,无人回应。

    明明亮着灯,怎么没人,那丫头难道已经走了?

    冷小邪放下箱子,从身上摸出备用钥匙打开房门,洗手间里隐约传来洗衣机的声响。

    他放下箱子四下看看,一走进书房,就见纪念歪着身子躺在沙发上,一只手里还扶着一本书。

    小丫头片子,让你收拾房间还敢睡觉?<!–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