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有些自嘲地扬扬唇角。

    得!

    看来他在这丫头心目中的流|氓形象是坐实了。

    转身,从口袋里取出林丛之前给他的那盒药膏,他转脸对着镜子打开盒盖。

    抓痕在耳侧,就算是照着镜子也不太好看到。

    看着他别扭的样子,纪念主动开口。

    “教官,我帮您涂吧?!”

    扫一眼她小心翼翼讨好的模样,冷小邪将药膏递到她手里,人就坐到沙发上。

    纪念忙着接过来,从一旁的桌子上找到棉签,小心地沾了,一手扶了他的脸,小心地帮他涂药膏。

    心中愧疚,生怕再惹得这位爷不高兴,纪念的动作也是极轻柔。

    凑到近处,才看出他脸上的抓伤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其中一道明显地比其他地方的皮肤浅,看向出来,皮肤都被她抓掉了。

    棉签放下去的时候,冷小邪并没有躲闪,肌肤却是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

    纪念忙着停下动作,嘟唇帮他把伤口吹了吹。

    夜已经很深,房间里只有头顶的白炽灯发出的电流微响。

    她吹过来的气掠过脸颊,微微有点凉,却吹散了伤口上火辣辣的疼意,掠过耳廊,一阵酥麻。

    冷小邪不自觉地有点心猿意马,感觉着自己的情绪有点燥,他皱起眉毛,嘲讽道。

    “吹什么吹,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快点!”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纪念咬了咬牙,迅速帮他涂了一层药膏,转身将药膏放到桌上,走进治疗室重新躺到沙发床上。

    刚刚躺下,就听门外啪得一声轻响,然后灯光就暗了下来。

    隐约听到冷小邪的脚步声,靠到她这边的墙,然后是沙发上发出的轻微声响,应该是他躺了下去。

    纪念看看开着的门,有点犹豫要不要去关上。

    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她多少有点有些紧张。

    还在犹豫的时候,就听着墙那边沙发又是一阵轻响,然后脚步声就向她的门侧靠近。

    纪念心头一紧,手一伸,已经抓住靴子里塞着的匕首手柄。

    心中已经暗下决定,如果他敢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她就……

    “如果害怕就叫我,我就在外面。”

    扫过她抓着匕首的右手,冷小邪低语一声,伸手拉住门把手。

    嗒!

    一声轻响,冷小邪关上了治疗室的门。

    纪念轻吁口气,松开匕首,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道那家伙睡了没有,她侧着耳朵听了听,没听到半点动静,房间里只有音乐低低流淌。

    她闭了眼睛,眼前却再一次闪过冷小邪的脸。

    第一次见面,他把她的头按在他的两腿之间。

    第二次见面,他送了她一包避孕套。

    第三次见面,他伸手摸了她的pp……

    后来,还强吻过她一次。

    今天晚上早些时候,他还把她压到床上……

    这种混蛋不是流氓是什么,刚才说不定不是误会,要不是她及时醒过来,那家伙不定要干什么呢?

    可是。

    她脑子里又想起一些别的事情,想起演习他将她扑倒在地护在身上,想起刚才在楼上的时候,他一巴掌将她的脸按在他胸口的情景……

    说他流氓吧,除了强吻那一次,他好像也没有对她做过什么实质的坏事。<!–章节内容结束–>

第1607章 吹什么吹啊(3)    <!–章节内容开始–>说他是好人吧,那家伙有的时候,说完全就是在耍流氓。

    纪念一时间疑惑起来,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她不自觉地陷入沉思,想着想着,又突然懊恼起来。

    想他干什么,不过就是一个教官而已,过了这一个月,他们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一墙之隔。

    冷小邪也没有睡。

    脸上和手臂都在疼,但是让他失眠的并不是疼痛。

    在黑暗中微皱着眉,冷小邪也在想纪念。

    想她面对着蜘蛛时颤抖的样子,推测可能发生过的事情,然后就想起她的脸,想起她的唇还有那个吻,想起她的手指扶在她肌肤上,吹出来的凉气刮过耳廊的感觉……

    他的小腹里升起热意,整个人都有些燥。

    冷小邪皱眉。

    死丫头,抹药膏就抹药膏,吹什么吹啊!

    难道不知道男人的耳朵是很敏感的吗?

    恩,以后一定要注意,不能和她亲密接触,省得控制不住自己犯错误,他冷小邪一世英名,可不能毁在这个小丫头片子手里。

    做完决定,冷小邪闭上眼睛睡觉。

    第二天早上,纪念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大色,她下意识地看看四周。

    唱机里音乐已经停了,门关着,窗外有鸟鸣声,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进来,灿烂的耀眼,不难想象外面一定是个大晴天。

    她抬腕看看表,一看时间,只是吓了一跳,已经快中午了。

    纪念忙着跳下床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将毯子折好,用手梳理了一下头发走出来,只见林丛正坐在桌子前面,翻看着一本大部头的书。

    “醒了?”听到她的脚步声,林丛放下手中的书,向她送过一个温和笑意,然后就向桌子扬扬下巴,“早饭应该还不凉,吃点吧!”

    纪念看到桌上的保温盒,走过来坐下。

    “谢谢您。”

    “不是我打的,谢我干吗?”林丛的一对丹央眼从书页上面看过来,语气有些暧|昧,“这可是你们教官的爱心早餐!”

    冷小邪给她打的饭?!

    纪念注视着面前还冒着热气的粥,心中正准备感动,就见林丛伸手,将一串钥匙送过来。

    “哦,对了……这是你们家教官让我给你的,他说请您训练完了,让你到他的房间准时报道。”

    纪念的感动瞬间化为乌有,她就说吗,这家伙怎么这么好心给她打饭,这肯定是想要将她喂饱好干活!

    ……

    ……

    a国,王宫一侧的教堂礼堂内。

    冷小野套着了一身奶白色的衣裙,双手捧着一只杯子,里面放着燃着的茶蜡,微垂着眸子。

    在她身侧,两个小家伙也同样是一身奶白色的小西装,同样捧着装着茶蜡的杯子。

    后面和旁边的椅子上,同样坐满了正在祈祷的贵族,朱蒂侯爵也在其中。

    事实上,这一次的祈祷,正是朱蒂侯爵一手安排。

    这些贵族,在a国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也有不小的影响力,如果冷小野能够争取到他们站在自己的麾下,对她的竞选绝对是大有好处。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