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说他是好人吧,那家伙有的时候,说完全就是在耍流氓。

    纪念一时间疑惑起来,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她不自觉地陷入沉思,想着想着,又突然懊恼起来。

    想他干什么,不过就是一个教官而已,过了这一个月,他们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一墙之隔。

    冷小邪也没有睡。

    脸上和手臂都在疼,但是让他失眠的并不是疼痛。

    在黑暗中微皱着眉,冷小邪也在想纪念。

    想她面对着蜘蛛时颤抖的样子,推测可能发生过的事情,然后就想起她的脸,想起她的唇还有那个吻,想起她的手指扶在她肌肤上,吹出来的凉气刮过耳廊的感觉……

    他的小腹里升起热意,整个人都有些燥。

    冷小邪皱眉。

    死丫头,抹药膏就抹药膏,吹什么吹啊!

    难道不知道男人的耳朵是很敏感的吗?

    恩,以后一定要注意,不能和她亲密接触,省得控制不住自己犯错误,他冷小邪一世英名,可不能毁在这个小丫头片子手里。

    做完决定,冷小邪闭上眼睛睡觉。

    第二天早上,纪念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大色,她下意识地看看四周。

    唱机里音乐已经停了,门关着,窗外有鸟鸣声,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进来,灿烂的耀眼,不难想象外面一定是个大晴天。

    她抬腕看看表,一看时间,只是吓了一跳,已经快中午了。

    纪念忙着跳下床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将毯子折好,用手梳理了一下头发走出来,只见林丛正坐在桌子前面,翻看着一本大部头的书。

    “醒了?”听到她的脚步声,林丛放下手中的书,向她送过一个温和笑意,然后就向桌子扬扬下巴,“早饭应该还不凉,吃点吧!”

    纪念看到桌上的保温盒,走过来坐下。

    “谢谢您。”

    “不是我打的,谢我干吗?”林丛的一对丹央眼从书页上面看过来,语气有些暧|昧,“这可是你们教官的爱心早餐!”

    冷小邪给她打的饭?!

    纪念注视着面前还冒着热气的粥,心中正准备感动,就见林丛伸手,将一串钥匙送过来。

    “哦,对了……这是你们家教官让我给你的,他说请您训练完了,让你到他的房间准时报道。”

    纪念的感动瞬间化为乌有,她就说吗,这家伙怎么这么好心给她打饭,这肯定是想要将她喂饱好干活!

    ……

    ……

    a国,王宫一侧的教堂礼堂内。

    冷小野套着了一身奶白色的衣裙,双手捧着一只杯子,里面放着燃着的茶蜡,微垂着眸子。

    在她身侧,两个小家伙也同样是一身奶白色的小西装,同样捧着装着茶蜡的杯子。

    后面和旁边的椅子上,同样坐满了正在祈祷的贵族,朱蒂侯爵也在其中。

    事实上,这一次的祈祷,正是朱蒂侯爵一手安排。

    这些贵族,在a国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也有不小的影响力,如果冷小野能够争取到他们站在自己的麾下,对她的竞选绝对是大有好处。

    ……

    晚安<!–章节内容结束–>

第1604章 一巴掌【月票加更】    <!–章节内容开始–>“第一,想办法找出她的心结所在,我想,她应该不只是单纯被咬那么简单,我们要知道,当时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的,然后对症下药。第二,让她去接触,最开始可以看图片,然后带她去看实物,这东西逃避是没有用的,而且别人也帮不了她多少,必须要她自己从那个阴影里走出来……”

    冷小邪边听边点头,林丛将自己的想法说完,直起身子打了一个哈欠。

    “爷,现在小的能去睡觉了吗?”

    “给我把伤口再处理一下。”

    “是!”

    林丛耸耸肩膀,重新和冷小邪回到医务室,帮他把伤口重新包扎换了药和纱布,他伸手向冷小邪一摊手掌。

    “钥匙。”

    “什么钥匙?”

    “你宿舍的钥匙啊?”林丛向治疗室的门扬扬下巴,“难不成你要我还在医务室睡,不怕我和纪念孤男寡女地发生点什么?”

    “你不怕她撕了你,你随便,我反正没意见。”

    冷小邪不为所动,迈步就要走。

    林丛伸手拦住他,“拜托,明天我还得到队里给你的人体检呢,您就不能可怜可怜我,让我多睡会儿?”

    “不许睡我的床,书房里有一张小床。”冷小邪提醒道。

    “切,我还嫌你脏呢!”从房间里抱了一床薄被,林丛还不忘停下脚步提醒,“我刚才试图催眠她,询问蜘蛛的事情,这可能会引起她压抑着的回忆,你注意盯着她点,如果她做恶梦就把她叫醒。”

    冷小邪摆摆手,示意他去休息。

    林丛抱着薄被走了,他就轻手轻脚地走过来,推开治疗室的门。

    门内,纪念躺在沙发床上,闭着眼睛,身上盖着林丛给她的毯子。

    林丛已经将旁边的灯调到最暗,暖桔色的灯光将整个房间都映得一片温馨,唱片里,音乐还在继续流淌,声音很低。

    走过来,将房间内的空调温度调高两度,冷小邪转身走向门口。

    “不……要……”

    沙发床上,纪念突然低声呓语。

    闻声,冷小邪停下脚步,转脸看向治疗床。

    纪念已经缩起身子,将自己在沙发床上缩成一团。

    冷小邪也修过简单的心理学,知道这是自我保护的姿态,治疗床很窄狭,他只担心她会掉下来,迈步走到床侧观察着她的动静。

    纪念紧皱着眉,肩膀在剧烈地颤抖着。

    “走开,不要……不要过来……”

    她的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着,似乎是在驱赶什么东西。

    看出她情绪不对,冷小邪伸手扶住她的肩膀。

    “纪念,醒醒!”

    “不要!”

    纪念感觉到他的手掌,整个人剧烈一颤,猛地尖叫一声将他推开,人就向旁躲闪。

    她原本睡在小小的沙发床上,这一躺,人就向地上滚去。

    幸好,冷小邪眼急手快,俯下身子,伸出右臂,一把抓住他的衣服。

    纪念此时已经惊醒,睁开眼睛,就看到冷小邪的脸,他的手掌还抓在她的衣服上。

    人还处于混沌中,她不由地误会了他的意图。

    他竟然在她睡着的时候脱她的衣服?

    纪念顿怒,扬手就是一巴掌。<!–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