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第一,想办法找出她的心结所在,我想,她应该不只是单纯被咬那么简单,我们要知道,当时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的,然后对症下药。第二,让她去接触,最开始可以看图片,然后带她去看实物,这东西逃避是没有用的,而且别人也帮不了她多少,必须要她自己从那个阴影里走出来……”

    冷小邪边听边点头,林丛将自己的想法说完,直起身子打了一个哈欠。

    “爷,现在小的能去睡觉了吗?”

    “给我把伤口再处理一下。”

    “是!”

    林丛耸耸肩膀,重新和冷小邪回到医务室,帮他把伤口重新包扎换了药和纱布,他伸手向冷小邪一摊手掌。

    “钥匙。”

    “什么钥匙?”

    “你宿舍的钥匙啊?”林丛向治疗室的门扬扬下巴,“难不成你要我还在医务室睡,不怕我和纪念孤男寡女地发生点什么?”

    “你不怕她撕了你,你随便,我反正没意见。”

    冷小邪不为所动,迈步就要走。

    林丛伸手拦住他,“拜托,明天我还得到队里给你的人体检呢,您就不能可怜可怜我,让我多睡会儿?”

    “不许睡我的床,书房里有一张小床。”冷小邪提醒道。

    “切,我还嫌你脏呢!”从房间里抱了一床薄被,林丛还不忘停下脚步提醒,“我刚才试图催眠她,询问蜘蛛的事情,这可能会引起她压抑着的回忆,你注意盯着她点,如果她做恶梦就把她叫醒。”

    冷小邪摆摆手,示意他去休息。

    林丛抱着薄被走了,他就轻手轻脚地走过来,推开治疗室的门。

    门内,纪念躺在沙发床上,闭着眼睛,身上盖着林丛给她的毯子。

    林丛已经将旁边的灯调到最暗,暖桔色的灯光将整个房间都映得一片温馨,唱片里,音乐还在继续流淌,声音很低。

    走过来,将房间内的空调温度调高两度,冷小邪转身走向门口。

    “不……要……”

    沙发床上,纪念突然低声呓语。

    闻声,冷小邪停下脚步,转脸看向治疗床。

    纪念已经缩起身子,将自己在沙发床上缩成一团。

    冷小邪也修过简单的心理学,知道这是自我保护的姿态,治疗床很窄狭,他只担心她会掉下来,迈步走到床侧观察着她的动静。

    纪念紧皱着眉,肩膀在剧烈地颤抖着。

    “走开,不要……不要过来……”

    她的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着,似乎是在驱赶什么东西。

    看出她情绪不对,冷小邪伸手扶住她的肩膀。

    “纪念,醒醒!”

    “不要!”

    纪念感觉到他的手掌,整个人剧烈一颤,猛地尖叫一声将他推开,人就向旁躲闪。

    她原本睡在小小的沙发床上,这一躺,人就向地上滚去。

    幸好,冷小邪眼急手快,俯下身子,伸出右臂,一把抓住他的衣服。

    纪念此时已经惊醒,睁开眼睛,就看到冷小邪的脸,他的手掌还抓在她的衣服上。

    人还处于混沌中,她不由地误会了他的意图。

    他竟然在她睡着的时候脱她的衣服?

    纪念顿怒,扬手就是一巴掌。<!–章节内容结束–>

第1605章 吹什么吹啊(1)    <!–章节内容开始–>手臂上伤口因为吃力收缩,牵扯着一阵疼痛。

    冷小邪稍微有点分心,也没有完全料到会有这一招,眼看着纪念的动作,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他侧了一下脸,纪念的手掌擦着他的左颊掠过。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冷小邪皱了皱眉,一把将她拉过来,看着她的身体重新躺回沙发床,他才松开抓着她的右手。

    身体重新躺回床上,纪念感觉着身体从悬空状态中解脱出来,背挨上柔软的沙发,感觉到事情不对。

    侧脸看看身侧,再看看身上盖得严严实实的毯子,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会错了意。

    沙发边,冷小邪抬手摸了摸脸,轻吁口气。

    纪念慌乱地从沙发床上抓着毯子跳下来,站在他面前。

    “教官,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是说,我……”

    她结结巴巴地,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她垂着脸,两手紧张地绞在一起。

    “要不……”纪念抬起脸,“你打我一巴掌……不,两巴掌?”

    冷小邪抬起右手,她以为他真得要打她,本能地缩了一个脖子。

    将她的样子收在眼中,冷小邪只是扬扬唇角,看了看臂上的伤口,还好没有出血。

    “对面房间有床,如果你不习惯睡别人的床,就在这里接着睡。”

    纪念原本搭拉着眼皮等着挨揍,听到男人温和的声音,她心中一怔,疑惑抬脸。

    他……竟然没生气?!

    纪念还在疑惑,面前的冷小邪已经转过身去,走向门外。

    她清楚地看到,他左侧颊上靠近耳朵的位置有三道明显的红色抓痕。

    她忙着抬手看看手指,这几天训练任务太忙,她没有来得及剪指甲,长指甲里有明显的血迹。

    “教官!”

    纪念心头一紧,忙着追出来。

    只见冷小邪正站在墙边的镜子上,照自己的脸。

    从小到大,活了二十三年,头一回被人打了脸,冷大将军此刻也是不由地有点小郁闷。

    要说受伤,大大小小的伤他也受得多了。

    可是最近这些伤,真是有点冤枉。

    第一天,被她咬了嘴唇,现在嘴唇上还有一圈淡淡的疤痕,现在脸上又添了几道。

    再这样下去,他这张脸非得被她毁容不可,冷小邪有些自嘲地想。

    小跑着来到他身侧,纪念的语气极是小心翼翼。

    “教官!我……我帮您涂点药吧?”

    斜了她一眼,冷小邪心中一动。

    “涂药就行了?”

    “呃……我……我……”

    纪念再次语塞,她实在也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钱更是没有。

    冷小邪挑挑眉尖,“我记得有人说要帮我干活的?”

    “干活也行。”纪念忙着说道。

    “那好。从明天起,训练结束之后,直接到我那里报道,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冷小邪将脸凑到她的脸前,在距离她不足十厘米的地方停下,“要是不听话,你就赔我的脸!”

    纪念抿了抿嘴,“先说好啊,我……”

    干活倒是无所谓,这家伙要是耍流|氓她可坚决不干。

    “只干活不卖身!”冷小邪替她说出她要说的话,“对不对?”<!–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