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手臂上伤口因为吃力收缩,牵扯着一阵疼痛。

    冷小邪稍微有点分心,也没有完全料到会有这一招,眼看着纪念的动作,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他侧了一下脸,纪念的手掌擦着他的左颊掠过。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冷小邪皱了皱眉,一把将她拉过来,看着她的身体重新躺回沙发床,他才松开抓着她的右手。

    身体重新躺回床上,纪念感觉着身体从悬空状态中解脱出来,背挨上柔软的沙发,感觉到事情不对。

    侧脸看看身侧,再看看身上盖得严严实实的毯子,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会错了意。

    沙发边,冷小邪抬手摸了摸脸,轻吁口气。

    纪念慌乱地从沙发床上抓着毯子跳下来,站在他面前。

    “教官,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是说,我……”

    她结结巴巴地,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她垂着脸,两手紧张地绞在一起。

    “要不……”纪念抬起脸,“你打我一巴掌……不,两巴掌?”

    冷小邪抬起右手,她以为他真得要打她,本能地缩了一个脖子。

    将她的样子收在眼中,冷小邪只是扬扬唇角,看了看臂上的伤口,还好没有出血。

    “对面房间有床,如果你不习惯睡别人的床,就在这里接着睡。”

    纪念原本搭拉着眼皮等着挨揍,听到男人温和的声音,她心中一怔,疑惑抬脸。

    他……竟然没生气?!

    纪念还在疑惑,面前的冷小邪已经转过身去,走向门外。

    她清楚地看到,他左侧颊上靠近耳朵的位置有三道明显的红色抓痕。

    她忙着抬手看看手指,这几天训练任务太忙,她没有来得及剪指甲,长指甲里有明显的血迹。

    “教官!”

    纪念心头一紧,忙着追出来。

    只见冷小邪正站在墙边的镜子上,照自己的脸。

    从小到大,活了二十三年,头一回被人打了脸,冷大将军此刻也是不由地有点小郁闷。

    要说受伤,大大小小的伤他也受得多了。

    可是最近这些伤,真是有点冤枉。

    第一天,被她咬了嘴唇,现在嘴唇上还有一圈淡淡的疤痕,现在脸上又添了几道。

    再这样下去,他这张脸非得被她毁容不可,冷小邪有些自嘲地想。

    小跑着来到他身侧,纪念的语气极是小心翼翼。

    “教官!我……我帮您涂点药吧?”

    斜了她一眼,冷小邪心中一动。

    “涂药就行了?”

    “呃……我……我……”

    纪念再次语塞,她实在也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钱更是没有。

    冷小邪挑挑眉尖,“我记得有人说要帮我干活的?”

    “干活也行。”纪念忙着说道。

    “那好。从明天起,训练结束之后,直接到我那里报道,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冷小邪将脸凑到她的脸前,在距离她不足十厘米的地方停下,“要是不听话,你就赔我的脸!”

    纪念抿了抿嘴,“先说好啊,我……”

    干活倒是无所谓,这家伙要是耍流|氓她可坚决不干。

    “只干活不卖身!”冷小邪替她说出她要说的话,“对不对?”<!–章节内容结束–>

第1603章 你行不行啊【月票加更】    <!–章节内容开始–>看着有些颓废的纪念,冷小邪伸手将林丛拉到外间。

    “一会儿,顺便问问她……为什么这么怕蜘蛛!”

    “蜘蛛又是怎么回事?”林丛问。

    “这小丫头,看到蜘蛛网都吓得全身哆嗦,她说被咬过,我觉得这其中肯定另有隐情,你仔细问问。我得想办法帮她克服,要不然她通不过考核的。”

    林丛笑起来,“哟……冷教官,这么上心啊?!”

    冷小邪只是淡淡白他一眼,然后就又咏叹调一样的声调说道,“啊,宁宁,你就是我心中的太阳,一天不见你,我的世界就是阴天……”

    林丛脸上的笑意染上无奈。

    “邪爷,咱不提这壶行不行?”

    冷小邪淡笑,“其实我觉得吧,以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学生来说,这诗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采相当不错。”

    那是上小学的时候,林丛给沈宁写的情书,结果被老师捡到,在全班大会上念出来,弄得全校皆知。

    后来无数次同学聚会,大家还曾经研究过那情书到底是谁写的。

    这件事情,除了冷小邪之外无人知道。

    那件事情,不过就是当年与冷小邪打赌输了的糗事,哪想到后来闹得全校皆知,十岁不到的孩子,哪懂什么爱情。

    一向骄傲的林丛怎么也不肯这样的被沈宁知道,要不然,以后他还能在沈宁面前抬起头来吗?

    那家伙非得笑死她不可。

    于是,这件事情就成了他多年来威胁林丛的筹码。

    “爷,冷大爷,咱别背了行不行?”

    冷小邪阴笑,“行,那你就干正事去!”

    “是!”

    林丛立刻就挺直身子答应一声,进了里间的治疗室。

    一进门,关上门,他已经敛起脸上不着调的姿态,露出温和笑意。

    “纪念,我这音乐怎么样,还不错吧?”

    纪念抬起脸,勉强向他笑了笑,“挺好听的,好像是莫扎特吧?”

    “行啊,看来你比小邪那家伙品味强多了。”林丛伸过手掌,如兄长一样温和地拍拍她的肩膀,将她轻轻按到沙发靠背上,“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心里挺难过的,不用担心,现在闭上眼睛,放松……”

    林丛开始为纪念进行心理辅导治疗的时候,门外冷小邪扫了一眼已经溢出血来的伤口,轻轻地吁了口气,坐到椅子上。

    半个小时之后,林丛拉开门,轻手轻脚地走进来。

    “怎么样?”冷小邪站起身来。

    “嘘!”丛林竖起手指在唇边,示意他小声点,“睡着了。”

    二个人一起走出门来,站到走廊里,林丛才正色开口。

    “我已经对她进行了一些开导,不过她的自我保护意识特别强,我催眠她也没有问出什么来。”

    冷小邪微眯着眸子,怀疑地看了他一眼。

    “你行不行啊?”

    “本人心理学博士学位可不是潜规则来的。”林丛回他一个白眼,“她的戒心很强,把那件事情藏得很深,不过我看得出来,她确实对蜘蛛的事情非常忌惮,那件事情应该是对她伤害非常大……想要克服的话,只怕不太容易。”

    冷小邪轻轻点头,“有什么建议?”

    调侃归调侃,冷小邪很清楚,林丛在这方面是专业人士,他的意见非常值得听一听。<!–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