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众人立刻就走过来,一人拿了一套装备,穿戴到自己身上。

    冷小邪也拿过一套装备,穿戴到自己身上。

    “大家不用紧张,我会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如果有任何问题,都可以用无线电与我联系。”

    “好!”

    大家应着。

    不过十多分钟,众人已经赶到现场。

    现场早已经来了数辆警车,看到冷小邪跳下车,现场的负责人早已经迎过来,向他敬了一个礼。

    “情况怎么样?”冷小邪问。

    “冲突已经暂时平息了,可是有两个人挟持着人质,就在那边的办公室三楼里,情绪比较激动。”负责人介绍道。

    冷小邪点点头,“下面的事情,我来接管。”

    猴子拿过地图,纪念等人立刻就聚拢过来,看向地图。

    冷小邪用手指点了点办公室,“人质和两个嫌疑人都在里面。猴子!”

    “在!”

    “你带一队正面进入院子,与嫌疑人进行勾通,尽量控制住他的情绪,吸引他的注意力。”

    “是!”

    “山鹰!”

    “是!”

    ……

    冷小邪将25个人分成的其中两个小队都做了布置,最后,他叫了纪念的名字。

    “纪念!”

    “是!”

    纪念挺身站立。

    “你和你的小队,从后面和我一起侵入,解救人质,抓捕嫌疑人。”

    “是!”

    纪念利落地应着。

    “行动!”

    冷小邪一挥手,三个小队立刻行动起来,纪念就带着自己队里的几个人和冷小邪一起,奔到楼后。

    猴子带了自己的队伍进入院子,开始向嫌疑人喊话,山鹰带人疏散院子里的伤员和其他冲突人员,冷小邪就带着纪念等人奔向楼房后面。

    跑在冷小邪身后,纪念的视线扫过他t恤袖子里露出来的一圈纱布,只是皱眉。

    这家伙也不知道退烧没有,他现在的状态,能执行任务吗?!

    这时,众人已经跑到楼后,冷小邪轻抬手。

    几个人立刻就四下极开,寻找合适的地点向上攀爬。

    纪念立刻就飞身上来,抓住墙上的排水管,迅速向上爬去,她的动作利落而敏捷,很快就爬到第一个。

    冷小邪也跟在她身后爬上来,看着她的动作,再看看四周众人,他目光里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比起初入队的时候,这些女孩子们都已经有了质的变化。

    纪念第一个到了三楼,小心地探出脸,向着窗内看去。

    窗内,两个工人,其中一个手中抓着一把美工刀,一手扼着一个戴眼睛的中年女子。

    另一个工人正在向着楼下的猴子喊话。

    “我们不投降,他们凭什么欠债不给啊,不拿钱我们就不放人……我们家里还等着这些钱吃饭呢……”

    原来,这是一起债务纠结。

    因为工厂里欠了工人的工资,这些工人过来要债,双方发生冲突。

    后来,这两个工人就抓了一个财务人员。

    那名女财务早已经吓哭,“你们别杀我,我……我也没钱,钱都在老板那里,我……我就是一个打工的!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这事真得我没有关系啊……”

    ……

    ……

    最后一天,有月票的妞别藏来,再藏浪费了,投过来投过来,哈~~

第1597章 差点破功(1)    <!–章节内容开始–>男人的身体,有着沉重的压力。

    纪念只觉自己的胸口一闷,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她本能地抬眸,眸子正对上一对眼睛。

    那是一对眼角微微上扬的桃花眼,此时,那对眼睛正处于半眯的状态,其间透着嘲讽、怒火……还有几分她看不懂的情绪。

    总之,十足危险。

    那目光太逼人,她原本想要大吸口气,吸了一半就被那对眸子所摄,呼吸一窒。

    原本的呼吸节奏被打乱,纪念的呼吸一下子就变得急促起来。

    他的手掌还抓在她的手腕上,身上的t恤还半拉着,因为高温滚热的肌肤隔着一层薄衣依旧烫着她的肌肤。

    两个人的脸很近,近得几乎不超十厘米,他呼出来的热气都扑在她的脸上。

    让她皮肤发紧,汗毛倒竖。

    “你……”纪念微微喘息着,下意识地伸出舌尖舔了舔因为紧张而发涩的嘴唇“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冷小邪扬唇,笑得极是轻佻,“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才对,这么勾|引我,你想干什么?”

    纪念气结。

    “你……你放尊重点!谁……谁勾|引你了?!”

    尊重?

    她尊重他了吗?

    说了几次让她走,这小丫头不仅不听,还拿着一个破毛巾在他身上乱擦。

    这不是勾|引是什么?!

    他也是男人,再这样擦下去,真得要被她破功了!

    冷小邪眯着眼睛看着她,近在咫尺的那张小脸,没有半点脂粉的痕迹。

    玉白的肌肤如剥了壳的鸡蛋,光滑而腻。

    因为刚刚咬过嘴唇,她的唇比平日里显得有些充血,又染了水色,颜色就呈出一种鲜亮的红色。

    就如同一颗鲜亮刚刚洗过的樱桃一般,诱惑着他的嘴唇。

    因为喘息,她的胸口也是随着微微起伏,隔着薄衣,他清楚地感觉到她的两团软肉,时尔贴上他,时尔分开。

    冷小邪分明感觉到,小腹处有热气升起,某物已经蠢蠢欲动。

    他不自觉地向她凑近。

    看着男人凑近的脸,纪念本能地一缩脖子,将脸向旁边歪着躲闪。

    看着那只送到自己眼前的白嫩耳朵,冷小邪张唇抬齿,直接咬上她的耳垂。

    “啊!”纪念疼得尖叫出声,猛地将他推开,“你属狗的啊你!”

    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邪念,冷小邪逼视着纪念的眼睛。

    “我再说最后一次,要么现在滚出我的房间,要么今晚我就和你浴血奋战,把你生吞活剥!”

    意识到那个“浴血奋战”的意义,纪念的脸,瞬间烧了起来。

    “你……你起来!”

    单臂撑床,冷小邪起身跳到床下。

    纪念立刻就从他的床|上跳起来,抓着毛巾就跑出门去。

    长吁口气,冷小邪跟过来将门闭紧。

    死丫头,差点被她破功!

    纪念一路冲下宿舍楼,以百米冲刺地速度跑回学员宿舍,只跑得满脸是汗,下意识地抬手用毛巾擦了一把汗。

    她突然如触电一般地停下动作,看向手中的毛巾。

    该死,刚才太紧张,怎么把他的毛巾也拿回来了。<!–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