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纪念这边一边擦一边胡思乱想,却并没有注意到,她这个动作对于冷小邪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应该是洗过澡了,身上飘着一股香皂味。

    那是队里统一发的劳保用品,舒肤佳香皂,柠檬味的,和他用的一样。

    她的长发随意地用一根皮筋束起,整张侧脸就在他眼前暴|露无疑。

    不知道是因为运动还是因为害羞,她的颊上泛着一抹粉红,肌肤有一种玉一般的质感。

    耳侧的皮肤有点薄,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的一支细细地绒毛,还有皮肤下的纤细血管。

    有几根长头发没有束进皮筋,随着她的动作滑下来。

    看着那几根快要滑下来的头发,冷小邪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抬起手指,把那几根头发理起来别到她耳后。

    事实上,这不仅仅是一种冲动。

    他的手指一向总是动作迅速,这一次也是一样。

    大脑一有想法,身体已经迅速做出反应。

    他抬起手指,当真将那几根头发理了起来,别到她的耳后。

    感觉到她柔软的耳廊,冷小邪生平第一次,有点为自己的手快有点懊恼。

    因为发烧,他的手指明显有些烫,纪念只觉得脸上一痒,然后耳朵就如被电到一样,一阵酥麻。

    她本能侧脸,看向冷小邪,质问出声。

    “你干什么?”

    冷小邪挑挑眉尖,一脸地理所当然。

    “你的头发,蹭到我了,痒!”

    他的神情太过理所当然,原本质问的纪念反倒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讥讥地撇撇嘴,她将毛巾从他的胸口抽回来,转身走进洗手间。

    冷小邪轻吁口气,抬手看看自己那只不听话的左手,暗叫一声好险。

    幸好,他的脑子反应也快。

    要不然,那丫头肯定又要以为他耍流氓。

    想他冷小邪一世英名,怎么也不能毁在这丫头片子手上。

    纪念重新用热水洗过之后,再次走出来。

    “趴下!”

    颈和腋下、胸口都擦了,现在该后背了。

    “不用了。”冷小邪站起身来,“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纪念抬着脸,黑眼睛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你的伤是因为我受的,我得对你负责任。”

    以为她愿意在这儿呆着?

    要不然看在他中枪的份儿上,她早摔门走人了。

    目光落在她黑白分明的眼睛,冷小邪的心里像是长了草,越发烦燥。

    “又不是破|处,不用这么在意,意思意思得了,回去吧!你再献殷勤,也不可能改变我的决定的。”

    说完,他转身进了卧室。

    他以为她是为了讨好他?!

    纪念挑眉,迈步跟进来,看他侧身躺到枕上,她弯下身去,一把就揭起他的t恤,开始帮他擦背。

    她纪念身正不怕影子歪,管他怎么看,她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够了。

    小丫头片子没完没了是不是啊?!

    冷小邪侧脸,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

    纪念跟本没提防,一下子就被他拉过去摔在床上,身上一沉,男人的身体已经重重地压过来。

    ……

    晚安

    …

第1594章 痒!(1)    “纪念。”冷小邪的语气少有的正式,“你为什么要报名参加维和警|察?”

    这个问题来得太过突然,对方的语气又太过正式,纪念一时间有点语塞。

    “我就是想要……锻炼一下自己。”

    事实上,她没有那么多所谓伟大的想法,她的想法很单纯。

    一是为了可以出国,顺理成章地离家一年,二是也是因为这是一个锻炼的机会。

    比起国内的环境,那里肯定更加艰苦,不过她不在乎,相对于那个让人窒息的家,她更宁愿去面对那样的艰难与危险。

    当然,这一层,她是不会告诉冷小邪的。

    她的目光有点躲闪,冷小邪看出她另有原因。

    他没有点破,只是继续说道,“那里的条件会很艰苦,比国内差上许多,危险系数也要高上数倍。”

    “我不在乎,我只要……”“出国”二字在嘴边差点滑出来,纪念迅速将这两个字收住,“通过选拨!”

    担心冷小邪还要再往下问,纪念抱着杯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您先吃饭,我去医务室再帮您拿一个温度计。”

    “不用了,我这里有温度计。”冷小邪看出她想转移话题,他没有刺探别人**的习惯,看出事关蜘蛛之事对她有着很大的影响,他并没有询问,只是站起身来,“纪念,你还是退出吧!”

    如果她不能克服这个心理障碍,就算是她有资格通过选拨,他也不会允许她前往,因为那太危险了。

    试想一下,她在执行任务时看到蜘蛛的样子,那简直不敢想象。

    “你……”纪念咬着嘴唇,“你凭什么让我退出?”

    “我要挑选的是适合这个任务的学员,你明显不合适。”冷小邪道。

    他只是对事不对人,这也是为了她考虑。

    事实上,他很欣赏她,但是工作就是工作,冷小邪在工作上可不会掺杂私人感情。

    而且,就算是站在她的立场上看,这也是为了她好。

    纪念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我不服!”

    她不敢说自己是成绩最好的一个,但是她一直在努力,他凭什么将她的努力全盘否定。

    冷小邪微眯着眸子注视着她的黑眼睛。

    “除非,你能突破蜘蛛这一关,否则,我不会留下你的。”

    “你……”纪念咬牙,“你这是强人所难。”

    冷小邪挑挑眉尖,“连个小小的蜘蛛都怕,你凭什么当警|察,回去之后还是考个公务员转东方文学网.east330.职吧!”

    整个训练小队里,她是所有成绩都排在第一的。

    无论是单兵能力,还是组织控制能力,都是可圈可大。

    说实话,就这样让她放弃,冷小邪也觉得可惜,所以他想给她一点压力,看看她能不能突破自己。

    纪念紧紧地咬着嘴唇,下唇被她咬得发白,几乎要咬出血来。

    最后,她从齿间挤出一句话。

    “我会向你证明,我可以!”

    说完,她转身走了出去。

    冷小邪听着门外,她渐远的脚步声,轻轻摇头。

    纪念忿忿不平地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转身走回他的宿舍门前,推开虚掩的门又走了进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