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纪念。”冷小邪的语气少有的正式,“你为什么要报名参加维和警|察?”

    这个问题来得太过突然,对方的语气又太过正式,纪念一时间有点语塞。

    “我就是想要……锻炼一下自己。”

    事实上,她没有那么多所谓伟大的想法,她的想法很单纯。

    一是为了可以出国,顺理成章地离家一年,二是也是因为这是一个锻炼的机会。

    比起国内的环境,那里肯定更加艰苦,不过她不在乎,相对于那个让人窒息的家,她更宁愿去面对那样的艰难与危险。

    当然,这一层,她是不会告诉冷小邪的。

    她的目光有点躲闪,冷小邪看出她另有原因。

    他没有点破,只是继续说道,“那里的条件会很艰苦,比国内差上许多,危险系数也要高上数倍。”

    “我不在乎,我只要……”“出国”二字在嘴边差点滑出来,纪念迅速将这两个字收住,“通过选拨!”

    担心冷小邪还要再往下问,纪念抱着杯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您先吃饭,我去医务室再帮您拿一个温度计。”

    “不用了,我这里有温度计。”冷小邪看出她想转移话题,他没有刺探别人**的习惯,看出事关蜘蛛之事对她有着很大的影响,他并没有询问,只是站起身来,“纪念,你还是退出吧!”

    如果她不能克服这个心理障碍,就算是她有资格通过选拨,他也不会允许她前往,因为那太危险了。

    试想一下,她在执行任务时看到蜘蛛的样子,那简直不敢想象。

    “你……”纪念咬着嘴唇,“你凭什么让我退出?”

    “我要挑选的是适合这个任务的学员,你明显不合适。”冷小邪道。

    他只是对事不对人,这也是为了她考虑。

    事实上,他很欣赏她,但是工作就是工作,冷小邪在工作上可不会掺杂私人感情。

    而且,就算是站在她的立场上看,这也是为了她好。

    纪念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我不服!”

    她不敢说自己是成绩最好的一个,但是她一直在努力,他凭什么将她的努力全盘否定。

    冷小邪微眯着眸子注视着她的黑眼睛。

    “除非,你能突破蜘蛛这一关,否则,我不会留下你的。”

    “你……”纪念咬牙,“你这是强人所难。”

    冷小邪挑挑眉尖,“连个小小的蜘蛛都怕,你凭什么当警|察,回去之后还是考个公务员转东方文学网.east330.职吧!”

    整个训练小队里,她是所有成绩都排在第一的。

    无论是单兵能力,还是组织控制能力,都是可圈可大。

    说实话,就这样让她放弃,冷小邪也觉得可惜,所以他想给她一点压力,看看她能不能突破自己。

    纪念紧紧地咬着嘴唇,下唇被她咬得发白,几乎要咬出血来。

    最后,她从齿间挤出一句话。

    “我会向你证明,我可以!”

    说完,她转身走了出去。

    冷小邪听着门外,她渐远的脚步声,轻轻摇头。

    纪念忿忿不平地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转身走回他的宿舍门前,推开虚掩的门又走了进来。

第1595章 痒!(2)    此时,冷小邪已经坐到沙发上,因为发烧,他食欲不高,现在还不饿。【】

    听到门开的声音,他疑惑抬脸。

    纪念径直走到他面前。

    “温度计在哪儿?!”

    她的语气完全与温柔不沾边,甚至还带着几分隐约的薄怒。

    冷小邪抬眸看着她,眼中有些惊讶。

    “说话呀,温度计在哪儿?”纪念没好气地重复着。

    气归气,她并没有忘记她是干什么来的。

    一码是一码,他对她苛刻是他的事情,她纪念从来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小丫头片子,一脸别扭的样子,只让冷小邪有点想笑。

    明明恨不得撕了他,却还是回来照顾他,这个小丫头还真是有趣。

    “在书房,桌子右手边的第一个抽屉。”

    纪念走进书房,在抽屉里顺利地找到了温度计,走出来,甩好。

    懒得与他说话,她伸手拿到他的右臂,将温度计夹在他的腑下,扫了一眼表。

    冷小邪继续吃饭,纪念就站在一旁等。

    五分钟后,她一言不发地拿开他的温度计,一看温度,顿时眉尖一跳。

    38度8!

    放下温度计,她直奔饮水机,帮他接了一杯热水,又对了些冷水,拿过之前他放在卧室床头柜上的退烧药,拿过来一起放到他面前。

    “先吃药。”

    冷小邪抬眸。

    “看什么看,快吃!”

    纪念没好气地训斥,那姿态,与他之前在餐厅里训练她的样子,几无二致。

    冷小邪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

    “纪念,你……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话一出口,说话的和听话的都愣住了。

    可爱?

    屋子里的气氛,突然显得暧|昧起来。

    纪念垂下睫毛,向他送了送杯子,冷小邪伸过手指,接杯子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她的手指,她的手指有点凉,指背的肌肤顺滑如丝绸。

    被他手指一碰,纪念如被电到一样缩回手指,仿佛被他传染了发烧一样,她的脸颊也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我去帮你拧个冷毛巾。”

    她转身走进洗手间,等到她拧回冷毛巾的时候,冷小邪已经吞下药片,纪念走过来,一言不发地将冷毛巾敷到他的额上。

    然后,她又走进洗手间。

    再走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托了一个冒着热气的毛巾。

    走到冷小邪面前,她依旧是一言不发,只是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他的左手手腕,用热毛巾帮他擦拭腋下,然后是脖颈。

    看着他身上套着的t恤,纪念到底没有勇气将他的t恤卷起来,只是将手一伸,从他宽松的领口钻了进去,小心地用热毛巾帮他擦拭胸口。

    冷小邪完全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个动作,反应过来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的手已经裹着毛巾钻进领口,落在他的胸口上。

    纪念心无旁骛,只是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一手认真地帮他擦拭胸口。

    心中只是想着,帮他熬过今晚,她也算是仁志义尽。

    从此之后,他和她两不相欠。

    反正枪不是她打的,反正是他主动扑过来,她又没让他救她……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