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冷小邪已经坐到沙发上,因为发烧,他食欲不高,现在还不饿。【】

    听到门开的声音,他疑惑抬脸。

    纪念径直走到他面前。

    “温度计在哪儿?!”

    她的语气完全与温柔不沾边,甚至还带着几分隐约的薄怒。

    冷小邪抬眸看着她,眼中有些惊讶。

    “说话呀,温度计在哪儿?”纪念没好气地重复着。

    气归气,她并没有忘记她是干什么来的。

    一码是一码,他对她苛刻是他的事情,她纪念从来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小丫头片子,一脸别扭的样子,只让冷小邪有点想笑。

    明明恨不得撕了他,却还是回来照顾他,这个小丫头还真是有趣。

    “在书房,桌子右手边的第一个抽屉。”

    纪念走进书房,在抽屉里顺利地找到了温度计,走出来,甩好。

    懒得与他说话,她伸手拿到他的右臂,将温度计夹在他的腑下,扫了一眼表。

    冷小邪继续吃饭,纪念就站在一旁等。

    五分钟后,她一言不发地拿开他的温度计,一看温度,顿时眉尖一跳。

    38度8!

    放下温度计,她直奔饮水机,帮他接了一杯热水,又对了些冷水,拿过之前他放在卧室床头柜上的退烧药,拿过来一起放到他面前。

    “先吃药。”

    冷小邪抬眸。

    “看什么看,快吃!”

    纪念没好气地训斥,那姿态,与他之前在餐厅里训练她的样子,几无二致。

    冷小邪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

    “纪念,你……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话一出口,说话的和听话的都愣住了。

    可爱?

    屋子里的气氛,突然显得暧|昧起来。

    纪念垂下睫毛,向他送了送杯子,冷小邪伸过手指,接杯子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她的手指,她的手指有点凉,指背的肌肤顺滑如丝绸。

    被他手指一碰,纪念如被电到一样缩回手指,仿佛被他传染了发烧一样,她的脸颊也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我去帮你拧个冷毛巾。”

    她转身走进洗手间,等到她拧回冷毛巾的时候,冷小邪已经吞下药片,纪念走过来,一言不发地将冷毛巾敷到他的额上。

    然后,她又走进洗手间。

    再走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托了一个冒着热气的毛巾。

    走到冷小邪面前,她依旧是一言不发,只是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他的左手手腕,用热毛巾帮他擦拭腋下,然后是脖颈。

    看着他身上套着的t恤,纪念到底没有勇气将他的t恤卷起来,只是将手一伸,从他宽松的领口钻了进去,小心地用热毛巾帮他擦拭胸口。

    冷小邪完全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个动作,反应过来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的手已经裹着毛巾钻进领口,落在他的胸口上。

    纪念心无旁骛,只是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一手认真地帮他擦拭胸口。

    心中只是想着,帮他熬过今晚,她也算是仁志义尽。

    从此之后,他和她两不相欠。

    反正枪不是她打的,反正是他主动扑过来,她又没让他救她……

    …

第1592章 逆鳞和软肋(2)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原本有些混沌的神色瞬间清醒许多,然后就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

    人家好心好意地过来看她,他怎么能发脾气?!

    纪念挑了挑眉毛,转身跑出卧室。

    “喂!”

    冷小邪以为她生气,揭被起身,纪念已经走出卧室。

    “该死!”

    冷小邪懊恼地低骂一声,穿上拖鞋,伸手摸过桌上的手机,正准备给她打电话道个歉。

    房门外脚步轻响,纪念竟然又回来了,一手里捏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塑料小瓶,另外一只手里还捏着一块硬卡纸。

    “你……”

    她没走?!

    “你什么你啊,站到一边去别挡着光,我把这些水银收拾起来,一旦挥发会中毒的!”

    纪念急声说着,人就蹲下身去,小心地用硬卡纸将地上的水银珠,一点点地收集起来,装进小塑料瓶。

    “小心不要弄到手上。”

    冷小邪这会儿已经完全冷醒过来,提醒她一句,立刻就转身到外面去拿了一个手电筒过来,帮着她照明。

    借着手电筒的光,纪念小心地钻到床下,将几个滚到床下地面上的小水银珠也收集起来。

    好一会儿,她才重新从床下钻出来,夺过冷小邪的手电筒仔细照了半天,确定地上已经没有半点水银,她方松了口气,接过冷小邪递过来的塑胶袋将小瓶子封好口。

    床底下打扫不到,灰尘自然不少了。

    纪念刚才连滚带爬地收拾,身上已经沾了不少灰尘,脸上还蹭到了床下的蛛网,一只灰色的小蜘蛛正在她的头上仓惶逃窜。

    “我去医务室找些硫磺把这些水银处理一下。”

    水银是贡,贡遇到硫磺就可以直接产生化学作用,失去毒性。

    “等等!”冷小邪伸手拦住她,抬手扶住她的脸,另一只手就伸过去,从她头上捉住那只蜘蛛。

    提着那只蜘蛛向她晃了晃,他唇角轻扬。

    “您还是先去把脸洗洗吧,蜘蛛精!”

    “啊!”看到他手上的蜘蛛,纪念顿时尖叫一声,慌乱地跳他的床|上缩到床角,“快……快拿走!”

    纪念胆子大,天不怕地不怕,小的时候连蛇都敢抓,偏偏最怕蜘蛛。

    冷小邪不怕蜘蛛,却被她的高分贝吓了一跳。

    “喂,你注意点影响好不好,不知道,还以为我施暴呢!”

    纪念白着小脸,颤抖着缩在床角,声音也是颤抖地。

    “快……快把它拿走!”

    还是头回看到有人这么害怕一个小东西,冷小邪无奈地摇摇头,转身走到窗边,将手掌上那个无辜的小东西吹走。

    “好了,现在您能从我的床上下来了吗?!”

    注意到自己鞋都脱就跳到他的床上,纪念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却依旧小心翼翼地走到床侧。

    “就……就那一只吧?!”

    “我看看。”冷小邪看了看床上,然后目光就落在她的脸上,“呀,你的头上有蜘蛛……”

    “啊!”

    纪念顿时全身汗毛倒竖,抬起自己的手掌在头上拍打。

    “哈!”

    恶作剧得逞的冷小邪,顿时大笑出声。

    听到他的笑意,纪念才反应过来被他耍了。<!–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