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野伸手取出手机,手机上,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心中一动,忙着将电话接通。

    “是我!”听筒里,果然传来皇甫耀阳的声音,“这个是我的新号码,以后,我都会用这个电话和你联系。”

    将门关紧,冷小野转身走上阳台,“好的,你现在怎么样?”

    “我就在你对面,如果你有任何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十分钟之内我会就赶到你面前。”

    对面?

    冷小野推开腕上的手表。

    将那个孩子安顿好之后,安德鲁已经将手表重新送回来交给她。

    定位仪显示,他与她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五百米,冷小野看看地图,抬脸看向窗子斜对面。

    那里是一片住宅区,很明显,此时皇甫耀阳就在靠近大街的楼房里。

    “现在我能看到你,以后不要这样在阳台上,这样太危险了,回房间去。”

    电话那头,皇甫耀阳温柔提醒。

    冷小野抬脸,露出一个笑意。

    虽然看不到他,但是她知道他看得见。

    “你查到什么没有?”

    “正在查。”

    “今天比尔来见我,表示他也要参加竞选。”

    “我会留意这件事情,现在……进房间去,听话。”

    冷小野退回房间内,坐到沙发上。

    “两个孩子怎么样?”皇甫耀阳继续问道。

    “我没有告诉他们,不过……现在他们情况还好,你不用担心,另外……妈妈和爸爸我都已经通知我,还有我告诉了我爸,除此之外,没有人知道实情。”

    “你还好吗?”

    “我?!”冷小野轻笑,“我很好啊,晚饭吃得很香,今晚上也可以睡个好觉了。”

    “你的脸色不太好,今晚上好好睡一觉,记得自己准备一杯水,这个季节的天气很干燥,你的喉咙又比较敏感……好了,时间不早了,去睡吧!”

    “耀阳!”

    冷小野的视线扫过桌上菲比的空杯子,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说出菲比的事情。

    “恩?!”

    她想了想,到底还是咽了回去。

    皇甫耀阳现在忙正事都要忙疯了,她实在不想再给他添乱,这件事情她应该可以应付的。

    “没什么,我只是……有点想你。”

    电话那头,皇甫耀阳深吸口气,“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会去看你。”

    “不用……我……我只是说说,你忙你的,这样太危险了,我没关系的。”

    电话那头,皇甫耀阳语气固执。

    “我有关系。”

    冷小野轻笑出声。

    “那好吧,不过……要保证安全,多加小心。”

    “好。现在,回到你的卧室去,记得把门窗关好,我看到你关灯才会回去工作。”

    她挂了电话,转身穿过回廊,回到自己的卧室,去看了看两个孩子,接了一杯水放到桌边。

    洗漱完毕之后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对着对面的楼笑了笑,躺到枕上关掉了灯。

    对面。

    皇甫耀阳用高倍望远镜看着她的房间,灯光暗下,又注视了片刻,才收回望远镜重新回到房间。

    “现在,我们需要注意的人再加一个。”

    他拿起桌上的笔,在面前的纸上添了一个新名字——比尔。<!–章节内容结束–>

第1591章 逆鳞和软肋(1)    <!–章节内容开始–>在那张纸上,已经写了两个名字,这两个人都是已经宣布要竞选首相的人。

    一个是道格拉斯,一个是摩根。

    现在,在这两个名字的后面,皇甫耀阳又写了一个新名字——比尔。

    三个人名,都是力透纸背。

    在他面前,是几位工作人员,这些都是皇甫耀阳吩咐安德鲁从蔷薇军团调过来的。

    之前,皇甫耀阳在蔷薇军团的时候,这些人就是他的得力团队,是他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那么现在……开始吧!”

    皇甫耀阳一声令下,桌边的几人立刻就站直身来,一齐向他敬了一个军礼。

    “是,将军!”

    他是国王,但是在蔷薇军团里,他永远是将军。

    然后,几个立刻行动,有人离开这里去安排人手监督这几个人的行踪,有人开始调查他们的各种资料和信息——接近过什么人,最近有什么举动……

    一张大网,以这个不大的居室为中心,迅速地向着整个a国蔓延开来。

    所有人都在忙碌的时候,皇甫耀阳已经重新走到阳台上,拿过望远镜,看向街对面的王宫。

    一街之隔,那里是他的家,有他最在意的人,值得他用生命和所有去守护。

    ……

    ……

    北京。

    训练基地,宿舍楼。

    纪念加重手上的力道,再一次将门扣响。

    过了片刻,门内才有了反应。

    脚步声靠近,房门拉开,冷小邪只套着一件紧身的t恤和五分裤站在她面前,一对漂亮的眉微微地皱着,暴|露出他此刻有些烦燥的心情。

    纪念向他赔个笑脸,扬了扬手中的保温盒。

    “教官,晚饭!”

    看着廊灯下那张带着笑脸的脸,冷小邪靠到门框上,皱着眉毛。

    “纪念,你是成心来报复我的对不对?”

    术后低烧,失血后身体虚弱,再加上低烧引起的头痛,他现在只是想要安安静静地睡上一会儿。

    “我没那个闲功夫!”

    纪念翻个白眼,从他身侧走进宿舍。

    拜托,她好心好意地给他送饭,外加主动过来给他当特护,还要被如此鄙夷?

    要不是看在他受伤是因为救她的份儿上,纪念早转身走人了。

    “饭送到,你可以走了,记得帮我关门!”

    冷小邪跟着她走进来,径直回了卧室,人刚躺回枕头,就听身后脚步轻响,他疑惑转脸,一只微凉的手掌已经覆到他的额头。

    “怎么这么烫啊?!”纪念感觉着掌心他肌肤热度,顿时心头一紧,立刻就从身上取出体温计来,甩了甩,送到他面前,“快试个温度!”

    冷小邪挡住她的手掌,“你烦不烦啊!”

    冷小邪的性格一向很好,但是这并不表示他身上就没有逆鳞。

    有一种脾气叫起床气,而冷小邪便是拥有这种脾气之中的佼佼者。

    若是平时,他一向冷静有耐性,但是现在他绝对地暴躁危险。

    啪!

    纪念没有防备,体温计一下子飞出去,摔落在地,应声碎裂,里面的水银立刻就滚出来,洒了一地的小银珠。

    听到那声音,两个人都愣住了。<!–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