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菲比伸过一只手掌,挡住她。

    她停下来,有些错愕地抬起脸,腰上一紧,下一瞬,她已经被他轻拉入怀。

    那是一个非常节制的拥抱。

    事实上,菲比只是轻轻地环住她的背,大手在她背上很轻地拍了拍。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保证!”

    他垂着脸在她耳侧说道,声音很轻很温柔,却透着浓烈的决然与坚持。

    怀中的身体比想象中的还要纤细,她比他想象的还要瘦,腰几乎细得稍一用力就会折断。

    菲比扶在冷小野腰上的手指,不自觉地紧了紧,心中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将怀中人抱紧的冲动。

    以前,他只认为,那是喜欢。

    不过是因为她很特别,所以喜欢而已。

    五年前,在非洲草原,当他开上越野车,明知道冲过去等待他的是死亡的时候,他还是意无反顾地那么做了。

    他坐在驾驶座上,侧目凝视,看着她头发凌乱地被夜风吹起,美得惊心动魄。

    想象着,她可以活下去,可以继续那样露出那样灿烂的笑意,就如同阳光下明媚的原野,他就觉得一切都值得。

    直到那一刻,他才明白。

    那不是喜欢,那是爱。

    只是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了,甚至连抱她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拥抱,整整地迟了五年。

    在冷小野反应过来之前,菲比松开了手臂,重新将身子站直。

    注视着她略有些慌乱无措的脸,菲比正色开口。

    “冷小野……我会让你接受我。”

    “菲比……”

    “你应该知道,我不仅仅是菲比。”抬起手指,轻轻扶住她的脸,菲比微微眯起粉眸,“你也应该知道,我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改变。”

    眼前的菲比,依如当年,那个指掌他人生死的司空月冥。

    固执、霸道、不容拒绝。

    冷小野皱起眉来,“菲比,我知道你的心情,我也知道,你是怜悯我,我很感激,可是……”

    “不!”菲比收回手指,“你错了,我不是怜悯你,我也不是同情你,冷小野,你听好……我爱你。”

    冷小野如被雷击,人一下子僵在原地。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菲比已经转身,走到会客厅的门口。

    手握住门把手,他轻轻拧开门,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转过脸来,看着她。

    “我也会让你爱上我!”

    冷小野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她犹豫的时候,菲比已经推开门走了出去。

    她追到门边,他已经走到楼梯处下了楼。

    抬手抚额,冷小野满脸满心都是无奈。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点不太确定,那么现在他已经向她挑明,他就是司空月冥。

    五年前,他说过要带她去非洲,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使用了所有的手段。

    冷小野了解他,这个男人的固执与霸道,丝毫不逊于皇甫耀阳。

    以他的个性,无论她拒绝也好,躲闪也罢,他都不会放弃。

    她难免有些担心,他接下来还会做什么事情出来。

    口袋里,手机震动。<!–章节内容结束–>

第1586章 不速之客(2)    冷小野欣赏比尔,但是并不代表她就完全信任他。

    现在,所有国会参议员的八位主要议员,她任何一个人都怀疑,都戒备。

    这其中,也包括比尔。

    所以在他面前,她的表现依旧如同,皇甫耀阳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一样。

    深吸口气,冷小野看看两个小家伙,轻声开口。

    “我们吃饭吧!”

    比尔没有继续再说什么。

    晚餐吃完之后,比尔并没有太多停留,就告辞三人离开。

    冷小野引着两个孩子,亲自将他送出客厅。

    上了车之后,比尔从后视镜里注视着牵着两个孩子转身走向门口的冷小野,一对眉就缓缓皱起。

    这一次过来,他就是想要试探一下冷小野的底细。

    一个女人,在这种时候,能够有这样的坚强,这让比尔难免有所怀疑。

    他不太相信,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会有这样的坚强和果断。

    可是今晚这整整一顿晚餐,冷小野滴水不露,比尔并没有从她身上看出什么。

    “我们去哪儿?”

    助理一边开车一边询问。

    比尔收回目光,“去机场。”

    车子驶出王宫,穿过王宫路。

    路侧,车子内。

    菲比从手中的电脑上抬起脸,从口袋里摸出药水来向两只眼睛里各点了一滴。

    他并没像大多的白化病人那样,影响到视力,但是一直盯着这类的荧光屏太久,他的眼睛依旧会干涩不舒服。

    “那是首相比尔的车子。”坐在驾驶座上的格雷从窗外收回目光,“他刚才拜访了王后。”

    菲比抬手揉揉太阳穴,“现在,宣传参加首相竞选的人,都有谁?”

    冷小野要竞选首相的事情,菲比当然早已经知道。

    如果想要继续控制住这个国家的权力,这是唯一的途径,对她的这个决定,菲比并不是惊讶。

    冷小野得到这么多的人支持,这也就意味着,她会成为其他人竞争首相之位的一个强敌。

    如果有其他人想要夺走这个国家的控制权,她就是头号敌人。

    这意味着危险,同时也是一个机会。

    因为那个一直站在幕后的人,一定会跳出来。

    格雷翻了翻手中的资料,“现在已经宣布参加竞选的人一共三位,除了夫人之外,一位是财政部长兼国会议员道格拉斯,还有一位是北省省长摩根,他是保守党的核心人物之一,一直致力于推倒这个国家的国王制度,在北部地区非常有威望。其中,道格拉斯是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偶然透露出这个消息,摩根却是在今天上午发布的声明。”

    “比尔呢?”菲比问。

    格雷轻轻摇头,“一个小时之前,他发布了一个声明,支持夫人参加这一次的竞选,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可以证明他会继续参加竞选。”

    菲比点点头,“去查查那个摩根。”

    所有国会议员的资料,他早已经翻遍。

    这个新跳出来的北省省长摩根先生,却还是一个新人物。

    保守党对于皇甫耀阳的支持率一向不高,这个时候,摩根这样高调地宣布参加竞选,菲比当然要查一下,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