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庄园附近的山坡上。

    菲比小心地分开面前的灌木,用望远镜扫了一眼山谷,立刻就在不远处的那幛二层木屋上定下目光。

    “一定在那里!”

    之前,利用冷小野给他的坐标,他很快就发现了那架直升机。

    因为对方在直升机上不方便动手,所以一路悄悄地跟到附近,远远地看着对方的直升机降落,为免打草惊蛇,他就命令格雷将直升机降落在附近。

    用望远镜将不远处的小木屋观察片刻,菲比放下手中的望远镜。

    “记住,无论如何,也要保证两个孩子的安全。”

    “先生!”格雷突然惊呼出声,“您看那边!”

    菲比转过脸,顺着格雷的手指看过去,只见木屋另一侧的森林里,有人影闪动。

    他拿过望远镜,仔细看过去。

    只见一个套着深色西装的身影利落地闪出灌木丛,躲到一处草垛的后面。

    他看得真切,那是皇甫耀阳。

    “不用担心,是自己人!”

    菲比的语气中透着几分喜色。

    只是他们两个,想要同时救护两个孩子和沈宁,并且保证三个人完全毫发无伤,还是有点困难。

    毕竟,杀人容易,救人才难。

    对方都是些亡命徒,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会伤到沈宁和孩子。

    “过去与他们会合。”

    菲比站起身,二个人利落地钻过树林,向着皇甫耀阳的方向靠近。

    木屋对面。

    皇甫耀阳藏在草垛后,取出定位仪来再次确定,定位仪显示,两个孩子就在这里。

    他抬起手掌,向随行而来的保镖做个兵分两路的手势。

    转脸看向木屋,耳朵却捕捉到林中靠近的脚步声。

    抬起一手,示意几个保镖暂停,皇甫耀阳侧身缩起身子,右手已经抓起手枪。

    “不要开枪,是我!”

    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皇甫耀阳小心地探出脸,只见不远处的树林里,一个熟悉的脸正从树后探出来。

    银发粉眸,正是菲比。

    “联手吧?”菲比在树后轻语。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向他勾勾手指,菲比立刻就奔过来,躲到他身侧。

    “他们在楼上,两个孩子在右手边的房间,沈宁暂时还不确定是否与他们在一起。”皇甫耀阳拿过手中的定位仪,指了指上面的两个红点。

    “我刚才已经观察过,他们一共有五个人,当然,房间里是否还有其他人暂时还不确定。”菲比探眸看一眼不远处的木屋,“我们兵分三路,让格雷他们从楼下进入,我们两个直接去二楼。”

    “我走东边,你走西边。”皇甫耀阳道。

    菲比点点头,“好。”

    看他起身要走,皇甫耀阳抬手拉住他,将一把枪递过来。

    转脸,目光落在他手中的枪,菲比耸耸肩膀。

    “谢了,我有枪!”

    “小心。”皇甫耀阳将枪收起,“你们从楼下正门进入,我们两个上楼,大家一起行动,记住……一定要保证两个孩子和沈宁的安全!”

    “格雷,你也和他们一起。”菲比也跟着下令。<!–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22章 不许碰她(3)    <!–章节内容开始–>“起飞!”命令直升机起飞的同时,他转脸向冷小野挥挥手,“回王宫等消息!”

    “小心点!”

    冷小野大声提醒着他,直升机轰鸣着起飞,迅速向着西北方向追击。

    “夫人!”助理扶住她的胳膊,“我们先回王宫吧!”

    天空中,直升机渐远,冷小野抿抿嘴唇,转身坐回车内。

    ……

    ……

    直升机一路飞入西北行省省域,在城郊的一处庄园内落下。

    沈宁和两个孩子都被拉下来,拖进庄园的木质小楼。

    几个小时的飞行,两个孩子明显已经有些疲惫,这会儿也是没精打采的。

    在客厅中停下脚步,沈宁正色开口。

    “他们需要喝水。”

    为首的那个名叫约瑟夫的家伙停下脚步,转身走到冰箱边,从里出抓出两瓶水丢过来。

    沈宁忙着接过来,替两个小家伙打开瓶盖。

    “小玦、小琦,喝点水!”

    沈宁喂两个小家伙喝水的时候,约瑟夫已经取出手机,走到窗边,再次拨通比尔助理的电话。

    “我们已经到达西北行省,接下怎么办?”

    “等候命令,记住……那两个孩子绝对要看护好,绝对不能让他们跑掉!”

    “那个女人呢?!”约瑟夫扫了一眼弯着身子的沈宁,目光贪婪地落在她漂亮的腰臀部曲线上。

    “随便你!但是……记住别耽误了正事。”

    “好的,先生。”约瑟夫笑着断挂电话,重新回到厅中,“带她们上楼。”

    几个手下立刻就冲过来抓住两个孩子,沈宁忙着护住两个孩子,牵住他们的小手,“不要吓到他们,我带他们上楼!”

    留下两个人在楼下看守,约瑟夫带着剩下的二人一起将三人带到楼上的主卧。

    上前一步,他一把抓住沈宁的胳膊。

    沈宁用力将他甩开,两个小家伙也是一齐对他怒目而视。

    约瑟夫抬起脸,指住沈宁的脸,一脸狞笑,“现在,是该陪你好好玩玩的什么了……”

    啪!

    沈宁扬手就是一计耳朵,重重打在他的脸上。

    “滚开!”

    约瑟夫动了动被打疼的脸,吐出一口带血的口水,手一伸已经将匕首拨出来,一把拉过一个小家伙。

    “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好让他来帮我消消火气!”

    沈宁咬咬嘴唇。

    “你放开他,我跟你去别的房间。”

    “干妈,不要!”

    皇甫玦立刻就冲过来,抓住她的胳膊。

    他虽然人小不明白对方要做什么,却已经猜到肯定不是好事。

    “小玦别怕,干妈只是和他谈谈。”沈宁安慰地摸摸小家伙的脸,“乖,听话。”

    轻轻推开小家伙的手掌,沈宁迈步走向房门。

    约瑟夫一把将手中拉着的皇甫琦推开,皇甫玦抚起弟弟,一起向沈宁追过来,立刻就被约瑟夫的两个手下抓住。

    “干妈!”

    两兄弟用力呼吸挣扎,却无济于事。

    沈宁咬着嘴唇,走出房间,立刻就被约瑟夫抓住一只胳膊,拖向斜对面的另一间卧室。

    将门锁死,约瑟夫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溢出来的血迹,人就向摔倒在地的沈宁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手就伸过来,一把拉开腰带。<!–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