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电话占线,打不通。

    菲比挂断电话,过了片刻,又打,电话还是处于占线状态。

    格雷几乎要将车子开飞过来,片刻之后,车子一路飙进王宫。

    王宫台阶上,管家和一名助理正焦急地站在台阶上。

    菲比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台阶,“小野在哪儿?”

    “夫人不在王宫,两个小伯爵出事了……”

    菲比一把拉住助理的胳膊,“我有他们三个的消息,帮我准备一架直升机,马上!”

    “您跟我来!”

    助理立刻就跑起来,带着他冲向后院。

    那里,有一架备用的直升机。

    “启动飞机!”菲比一边命令格雷,一边就停下来,转脸看向助理,“两个孩子在直升机上,正在被带往西北方向,马上通知小野。”

    说完,他飞身跳下格雷已经启动的直升机。

    “走!”

    直升机迅速拉高,格雷转过脸来,看向冲过来的菲比。

    “我们去哪儿?”

    菲比坐到他旁边的椅座上,“先向西北。”

    格雷将直升机开往西北方向,菲比就抓出直升机上的卫星电话,再次拨出冷小野的电话。

    ……

    ……

    此时此刻,冷小野的车队已经来到城际高速,找到了停在路边的王宫垃圾车,但是车上已经没有两个孩子的踪影。

    定位仪上显示,两个孩子坐标已经离开高速公路。

    “我已经找到车子,可是车上没有人……”冷小野正在与皇甫耀阳通电话,“定位仪上显示,他们现在正在向着西北方向追踪,可是这里没有路……哦,天啊……一定是直升机!”

    “我马上到,你调两架直升机过来。”

    “好!”

    冷小野挂断电话,刚刚转脸看向助理,手机已经响起来。

    “调直升机过来,马上!”

    向助理吩咐一声,她接通手机。

    “喂?!”

    “小野,我有沈宁和两个孩子的消息,他们现在在直升机上。”

    “果然如我所料,我现在已经调动直升机过来。”

    “他们戴了脚环?”菲比问。

    “是的!”

    “谢天谢地。”菲比微松口气,“把坐标给我,我现在在直升机上,也许过去的比较快一点!”

    冷小野扫了一眼手中的定位仪,向他报出坐标。

    “好的,不用担心,我会把他们带回来。”

    “菲比……记得保护好沈宁!”

    “放心吧,我会把她们三人全部安全地带回来。”

    “谢谢。”

    “不客气。”

    菲比挂断电话,不远处,一辆车子亦已经如野马一样冲过来。

    车子还没有停稳,皇甫耀阳已经冲过来,保镖们看到他,都是惊讶地瞪大眼睛。

    此时此刻,皇甫耀阳已经没有心机去想什么保密的事情了。

    大步冲过来,他一把抓住冷小野手中的定位仪。

    “直升机在哪儿?”

    “马上就到!”

    助理答道。

    “不用担心。”皇甫耀阳安慰地拥住冷小野的身子,在她背上拍了拍,“不会有事的,这里交给我,你先回王宫。”

    此时,一架直升机已经迅速靠近,放下软梯。

    皇甫耀阳带头爬上直升机,几个保镖忙着跟过去。

    …

第1720章 不许碰她(1)    电话拨过去,很快接通。

    电话那头,沈宁的口袋里,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

    因为直升机的巨大噪音,手机的震动声被掩盖住。

    沈宁感觉到口袋里手机震动,抬眼扫了一眼旁边的几个劫持者。

    上了飞机之后,几个家伙知道她们三个不可能逃走,此时都已经放松下来,并没有再一直盯着沈宁和两个孩子不放。

    毕竟是在直升机上,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能有什么作为?

    将手缩到皇甫玦身后,沈宁小心翼翼地摸出手机。

    两个小家伙注意到她的动作,同时转过脸,沈宁忙着向二人摇头。

    两兄弟一向聪慧,看到她摸出手机,立刻就主动靠过来,替她挡住。

    沈宁扫了一眼手机上菲比的号码,迅速挂断。

    然后就进入短信箱,迅速地输入几个字。

    “sos,直升机,西北,通知小野!”

    输入这些简单直接的信息之后,她迅速按下发送键,等待短信息发出去的瞬间,她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儿。

    与同伴说笑的家伙突然转过脸来,看向被扔在直升机后部的沈宁和两个孩子,此时沈宁已经将手机塞到皇甫玦的围裙里。

    那家伙迎上她的目光,疑惑地站起身,走过来。

    “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

    “站起来!”

    “不许动干妈!”

    “别害怕,干妈不会有事。”

    两个小家伙再次护住沈宁,将二人向后拉了拉,沈宁站起身。

    男人一把抓住她的衣领,上下摸了摸她的口袋,并没有什么发现,目光落在沈宁脸上,他的眼中闪烁出邪恶的光芒。

    一把将她拉过来,男人色眯眯地打量着沈宁的胸口。

    “我还没有玩过亚洲女人,听说她们紧得很,你们听说过吗?”

    飞机上的几个家伙都坏笑起来。

    “放开我干妈!”

    “不许碰她!”

    两个小家伙齐齐地冲上前来,皇甫琦抓住他的胳膊用力咬下,皇甫琦就去夺他的枪。

    “滚开!”男人用力甩开两个小家伙,胳膊上已经多出一个明晃的牙印,边缘的地方已经有些出血,“该死的小杂种……”

    他懊恼地怒骂出声,猛地拨从刚才皇甫琦没有夺走打他来对准三人。

    借着这个机会,沈宁已经迅速逃开,将两个小家伙从地上扶起来,护在身后。

    “好了,约瑟夫!”一个同伴走过来,安抚地拍拍那个男人的肩膀,“我们现在不能杀他们,如果你喜欢那个女人,等下了飞机再动手,我可不想听到孩子的哭声,太烦人了!”

    忿忿地抹掉手臂上的血迹,约瑟夫从鼻中挤出一声冷哼,目光就落在沈宁身上。

    “臭婊子,一会儿我要把你的喉咙捅碎!”

    骂了一句,他忿忿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沈宁没有出声,只是拥住两个小家伙,将二人圈在怀里,轻声安慰。

    “别怕,不会有事的。”

    电话那头。

    菲比看着手机上的那条短信,立刻皱紧眉头。

    “去王宫,开快点,快!”

    向格雷吩咐一句,他立刻就拨向冷小野的电话。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