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菲比扫了一眼那个助理,收回目光跟着管家走进比尔的书房。

    “菲比先生,大驾光临!”比尔笑着与他握了手,将菲比让到沙发上,“您喝点什么?”

    “咖啡!”菲比随意地说道。

    管家去给二人准备饮品,比尔就笑着开口。

    “菲比先生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关于之前的深水港工程,我想首相先生……”

    “我现在可不是首相了,四点钟之后,得票最多的那位才是首相。”

    “四点钟之前,您还是首相,不是吗?”菲比笑道。

    比尔朗笑出声,“菲比先生很幽默。”

    菲比耸耸肩膀,“不管怎么样,就算您不是首相,也肯定是国会内阁成员。这么大的工程,只是王后人肯定是不可能做决定的,所以……我想与比尔先生谈谈,想要听听您的意见。”

    “这个工程,无论是对于我们国家还是所有的民众来说,都是意义非常,不管是做为前首相,还是未来的国会议员,我都非常支持这个工程。”

    “那真是太好了。”菲比露出笑意,“能够得到您的支持,我想这个工程的进度一定会事半功倍。”

    管家走进来,将两杯咖啡放到二人面前。

    伸手端过杯子,菲比轻轻用银勺子搅了搅里面的咖啡,“比尔先生,关于未来的国会内阁,你有什么建议?”

    比尔撑咖啡的手指,微微一僵,“我不太明白,这些应该是新首相来决定的吧?”

    “我不防实说吧。”菲比放下手中的咖啡,“是小野让我过来,向比尔先生取经的,您也知道,她在政|治上面远不如服装设计那么精通。刚才聊天的时候,她向我表示,非常欣赏您的工作,同时也对您非常报歉。不过……我想您应该能够理解,她这样做也是无奈之举,并不是针对您个人。”

    比尔正色点头,“我明白,而且,我认为,王后很有这方面的潜质。您可以转告夫人,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全力帮助她。”

    “那真是太好了。”菲比笑着向他伸过手掌,“我代表王后感激您对国家和王室的忠诚,我还要回王宫一趟,就不打扰了。”

    听说他要回王宫,比尔站起身来。

    “对您的深水港计划,我很感兴趣,不如,坐下来多聊一会儿?”比尔扫一眼桌上的咖啡,“这咖啡的味道还不错,菲比先生可以试一试。”

    菲比轻扬唇角,重新入座。

    ……

    ……

    王宫。

    烤箱里,有明显的蛋糕香味溢出。

    “还有五分钟!”沈宁从冰箱里取出奶油,“那么……我们要在蛋糕上画什么呢?”

    “干妈,我可以裱花吗?”皇甫琦一脸兴奋地凑过来。

    “当然。”沈宁打开奶油盒子,“现在我们要先把奶油打发。”

    “好香啊!”皇甫玦也走过来,“但是,我们要在蛋糕上画什么?”

    沈宁想了想,“这个吗,要好好地想一想……”

    脚步轻响,一个黑衣保镖迈步走进来,“大卫,王后让您带人过去一趟,说是有事与你们商量!”

    ……

    ……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第1715章 太可怕了    <!–章节内容开始–>比尔皱着眉,认真地思考着。

    眼前,闪过冷小野的眼,接着是两个孩子……最后是皇甫耀阳的脸。

    那个人,真得死了吗?!

    “调爆炸之前的视频给我!”

    助理立刻依言而行,关掉灯,找开墙上的屏幕,调出皇甫耀阳遇难之前的视频。

    比尔抬起脸,盯着屏幕,看着皇甫耀阳抱着那个孩子,随后被烟尘吞噬。

    “倒回去,再放一遍。”

    一切重放。

    比尔站起身,拿过助理的遥控器,重新将画面向后倒,最后,画面定格在皇甫耀阳抱着那个孩子,退到一旁的面画。

    比尔盯住他怀中的那个孩子。

    “他救的这个孩子就是阿瓦利的儿子安德烈?”

    “是啊。”助理轻轻摇头,“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巧合。阿瓦利的支持至少帮王后增长了一个百分点的支持率。”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此。”比尔抱起胳膊,“你没有想过,为什么一个孩子能活下来,皇甫耀阳却始终没有消息。”

    “天知道,这些只能是上帝的安排。”助理道。

    “那么……有没有另一种可能。”比尔道。

    “另一种可能?”助理满脸不解,“您的意思是?”

    比尔向屏幕上的皇甫耀阳扬扬下巴,“假设……他还活着呢?”

    “这怎么可能!”助理明显不认同这种假设,“如果他还活着,他早就应该出现了对,为什么一直不肯露面。”

    深深地吸了口气,比尔微眯眸子,注视着屏幕上的皇甫耀阳,“如果我是他,我也不会出现。”

    助理一怔,旋即,理会到他的猜测,脸色瞬间变化。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也太可怕了!”

    “不要低估他。”比尔的目光依旧在屏幕上,“一个四岁起就独立生存,在这样的情况下坚强地活到现在,坐上王位的男人……如果你低估他,只会自取灭亡。”

    身为王位继承人,皇甫耀阳从小到大,面临过多少危险。

    一个孩子,能够在这样的凶险中成长起来,足以证明,他有着强大的心智。

    “那……我们怎么办?”助理一脸无措地询问。

    比尔缓缓地扬起唇角,“摩根不出手,那我们就替他出手,如果国王先生真得活着,这一次,我也要将他逼出来。”

    “您的意思是?”

    “吩咐我们的人,带走两个孩子,送往西北行省,威胁冷小野,让她马上退出选举!”

    比尔话音刚落,门已经被人敲响,管家先生走进来,向他通报。

    “菲比先生,想要见您?”

    “菲比?”比尔眼中闪过疑惑,他与菲比并不相识,这个时候,这位模特先生来找他做什么呢,“请他进来。”

    管家去请菲比,助理就询问地看向比尔。

    比尔向他扬扬右手,“去做你的事情,记得……这件事情一定要加倍小心,抓到两个孩子之后,立刻带他们前往西北行省。”

    助理点头离开,走出廊道的时候,菲比亦已经被管家带上来。

    助理看到他,向他微笑点头,快步下楼。<!–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