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生日当天,皇甫耀阳应该会回来,这从两个孩子与沈宁的话中可以分析出来。

    那样的时候,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当然喽!”菲比笑着直起身,用轻松的语调说道,“叔叔一定会准备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给你们的,我保证,你们肯定想不到!”

    “是什么?”皇甫琦好奇地询问。

    “保密,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菲比拍拍二人的小小肩膀,抬起粉眸,看向走进来的冷小野,“小野,你来的正好,我来向你道个别,就要走了。”

    冷小野一怔,然后点头。

    “什么时候?”

    “马上。”

    “机场那边的票估计会很难买,要不要……我帮你安排一架直升机?”

    “不用了,我自己想办法就好。”菲比耸耸肩膀,“你还是忙你的事情吧!”

    摸摸两个小家伙,他迈步行到冷小野面前,向她伸过手掌。

    “小野……再见!”

    冷小野很清楚,他这一句再见的深意何在。

    看着那只向她伸过来的手掌,她的眼前也是瞬间闪过无数画面。

    大海之中,他拉着她潜游脱险。

    孤岛之上,他伸过来的手掌里托着的几枚红色浆果。

    南非草原,他开着车在半空中向她转脸时,那个欣慰笑容。

    ……

    她伸过手掌,不是右手,而是两手,上前一步,轻轻地拥住面前的男人。

    “菲比……祝你幸福!”

    菲比的两手在身侧,抬起来,快要触到她,又收缩回去。

    “谢谢。”

    冷小野深吸口气,控制住情绪,松开他。

    转脸向两个孩子挥挥手掌,菲比笑着开口,“小玦小琦,再见。沈小姐,再见!”

    “菲比叔叔,再见。”两个孩子一起答。

    沈宁站在原地,向他点头,“一路平安。”

    收回目光,菲比依旧笑着看向冷小野,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他收回视线,大步走向出口。

    “我送你。”

    冷小野追过来。

    “不用了。”菲比背对着她抬起右手,“我不喜欢被人送。”

    冷小野停下脚步,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走到厨房门口,头也不回地离开。

    走出厨房,穿过大厅,菲比一直走出王宫大门,走下台阶,坐上门外格雷的车内。

    “开车!”

    格雷启动车子,黑色车子缓缓地转弯,离开王宫。

    “开快点!”

    菲比轻声下令。

    格雷踩下油门,黑色车子笔直向前,一路驶向城外。

    这其中,菲比始终没有回头。

    只怕,一回头,就会再生出贪念,那好不容易做出的决定就要毁于一旦。

    “停车!”

    菲比突然开口。

    格雷将车子靠到路边,转过脸来,疑惑地看向他。

    “先生?”

    菲比皱着眉,思考片刻。

    “回城。”

    “先生,如果我们现在不走的话,就要错过飞机了。”

    菲比抬起脸,粉眸里目光凌厉,“格雷,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重复命令。”

    格雷无奈,只好将车子掉头,重新返回城内。

    “我送您去哪儿?”

    “首相府。”菲比抬起脸,粉眸中目光清冷,“我要去确定一件事。”<!–章节内容结束–>

第1712章 从来不曾拥有    <!–章节内容开始–>二人一先一后地走向门外,菲比就停下脚步,看看出口,又收回视线来,看看二人走过来的地方,径直走进厨房。

    原本以为,比尔从这里离开,冷小野一定也在这里。

    哪想,走进厨房,只看到沈宁和两个孩子。

    “小玦、小琦!”

    “菲比叔叔!”

    两个小家伙听到他的声音,立刻就唤着他迎过来。

    “上次答应你们的法式酥饼。”菲比向二人送过手中的小礼盒,向转脸看过来的沈宁点点头,“小野……不在?”

    “她刚刚去楼上,见比尔先生。”沈宁解释道。

    去楼上,见比尔先生?!

    菲比转过脸,看看厨房的门。

    “比尔先生没有来厨房吗?”

    沈宁摇头,“没有。”

    菲比的粉眸中闪过异色。

    刚刚他的方向,明明是从厨房的方向离开,他却并没有来厨房,而且小野也并不在这里,这也太奇怪了?

    看看两个孩子,菲比抬手抓住沈宁的胳膊。

    “喂!”

    沈宁疑惑地看向他。

    伸手,从她的手中拿走打蛋器,菲比直接将她拉到厨房一角,低声询问。

    “刚刚,你和两个孩子说过什么?”

    “我们……”沈宁抬眸,迎上他的粉眸,从他的眸子里,她看到了异样的紧张和凝重,“我们只是说起耀阳做蛋糕的事情。”

    “那么,有没有说过什么,暗示他还活着的话?”

    沈宁皱着眉,认真地想了想。

    “两个孩子说……很期待生日那天,然后我说……做完蛋糕一家人一起分享。”

    这样的话,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是刚才比尔……

    沈宁动了动被他抓疼的手臂,“菲比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菲比松开手指,“小野在哪儿?”

    “在楼上。”沈宁道。

    菲比转身,走向出口。

    “菲比先生!”沈宁急声唤住他。

    菲比停下脚步,“我只是想要向她道个别。”

    “菲比叔叔。”皇甫琦好奇地转过脸,“您要走了吗?”

    “是啊。”菲比微笑着走到小家伙面前,“叔叔有些事情,要离开这里了。”

    “什么时候回来?”皇甫琦问。

    “这里不是我的家,不应该用回来。”

    “那菲比叔叔的家在哪儿?”皇甫玦问道。

    “我的家……”菲比直起身子,许久才低声回答,“在很远的地方。”

    家?!

    他从来不曾拥有。

    “那你还会来看我们吗?”皇甫琦又问。

    这几天,与他经常接触,两个孩子与他之间也已经生出感情,现在听说他要走都是有些不舍。

    “当然会。”菲比抬手,扶住他们的小肩膀,“有时间方便的时候,我一定会来看你们。”

    “过几天,就是我们的生日,菲比叔叔不能晚几天再走吧?”皇甫琦扬着小脸,墨黑色的眸子里明显的期盼。

    他的眼睛,很像母亲。

    注视着那对黑亮的眸子,菲比的眼前闪过冷小野的面容。

    菲比蹲下身,歉意开口,“报歉,小琦,叔叔恐怕不能来参加生日宴。”<!–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