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菲比抬起两根手掌,轻轻点着太阳穴。

    沈宁与两个孩子的谈话,并不能说明皇甫耀阳还活着,但是……如果他能看出冷小野情绪中的一些端倪,那么别人为什么不可能?

    如果是比尔真得是去看两个孩子,为何过门不入。

    这样一个小小的疑点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他还是不放心。

    这个时候,任何一个小小的不确定,都有可能会带来致命的后果。

    菲比知道,此时此刻,皇甫耀阳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摩根那边,不可能面面俱到。

    不确定这些只是自己多想,他怎么也不能放心离开。

    ……

    ……

    首相府。

    书房。

    比尔坐在桌边,轻轻地用手指点着桌面,从王宫回来之后,他已经这样在桌边坐了半个多小时。

    助理一直有些拿不准他的想法,也不敢打扰,只是静静地站在旁边。

    许久。

    比尔终于抬起脸,“安德鲁这两天在做什么?”

    “昨天晚上,他乘直升机离开,返回蔷薇军团,现在还没有回来。”助理道。

    “之前在刺杀现场抓到的那个家伙现在在哪儿?”

    “应该还在国安大楼吧,他现在被隔离关押,我们的人也查不到消息。”

    比尔深吸口气,再次陷入沉思。

    虽然他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但是冷小野的表现总是让他觉得哪里不对。

    在现在这个时候,她难免有点太过放松。

    “摩根那边怎么样?”

    “到目前为止,摩根一直都没有太大的动作。”助理耸耸肩膀,“他大概是没有想到,刺杀会失败。”

    之前的刺杀,冷小野并没有向外公布调查真相。

    比尔和助理却很清楚,那应该是摩根手笔,现在这个时候,除了他们之外,会对冷小野下手的人,摩根拥有最大的可能。

    “以他的个性,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比尔微微皱眉,“难道,他也对冷小野没办法?”

    助理叹了口气,“自从出事之后,王宫一直戒备森严,我们安在王宫的四个人有两个已经被暂停工作,岗位都已经被军中调出来的精英替代。”

    连他们都如此举步维坚,摩根想要做什么,自然更难。

    助理抬起手腕,目光落在手上的腕表,时间已经是将近十一点,再过五个小时,选举就要结束。

    “您……真得不做点什么吗?”

    比尔的两只手掌手指交叉在一处,一对灰色的眼睛里,目光渐渐深沉,还有五个小时,选举结果就要公布。

    从眼下的情况来看,冷小野赢得选举的可能性至少有八成。

    比尔原本寄希望于摩根,目前看来,摩根明显已经让他失望。

    如果他再不做点什么的话,一旦选举结束,首相之位落到冷小野手中,那么……他之前所有安排和准备也就赴之东流。

    十年筹谋,他当然不甘心如此放弃。

    可是,该怎么办?

    比尔知道他不能放弃,也知道,他现在同样输不起。

    万一有半点闪失,他之前所有的所有,都会灰飞烟灭,不成功,便是毁灭。<!–章节内容结束–>

第1711章 非常了不起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野认真地听比尔把话说完,端起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小口,“这件事件还没有完全查清楚,我暂时还不能召开发布会。我想,民众想要的是真相,而不是应付。”

    现在真相已经知道,摩根就是幕后之人,但是现在还不是将真相公布于世的时候。

    比尔观察着冷小野的表情,并没有从那张年轻而美丽的脸上看出太多端倪。

    “当然,我尊重您的意见。”比尔轻轻叹了口气,用如长辈一样的语气轻声询问,“国王先生还是没有消息吗?”

    冷小野垂下长长的睫毛,轻轻摇头,手掌抬起来挡住额头。

    “报歉,比尔先生,我想自己呆一会儿。”

    比尔站起身,“我很报歉,我并不是想勾起您的伤心事……”

    抬手向他轻轻摆摆,冷小野没有再说什么。

    “那我就先告辞了。”

    比尔注视她片刻,转身走出门去。

    听着他将门关上,冷小野收回手掌,靠到椅背上,“很报歉,首相先生,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真相。”

    走廊里,比尔带着助理下楼,来到楼下大厅,他停下脚步,转身走向厨房的方向。

    厨房里。

    沈宁正与两个小家伙已经准备好鸡蛋,这会儿正在用打蛋器打发蛋青。

    她拿着电动的打发器,两个小家伙就在旁边看着她工作。

    按下开工,沈宁抬起打发器,看看上面的泡沫。

    皇甫玦歪着头,注视着上面的泡沫,“好像还不行,上次爹地做蛋糕的时候,玛丽就说过,蛋青要像冰淇淋一样才行。”

    “没错。”沈宁笑着转过脸,“没想到,你们的爹地还会做蛋糕。”

    皇甫琦粉嫩唇角扬起,“干妈,我告诉你吧,爹地第一个蛋糕做出来就像烙饼。”

    沈宁轻笑出声,“那后来呢?”

    “后来,爹地悄悄丢掉了,然后去向玛丽请教,才做出来的。”皇甫琦一脸地坏笑,“我和哥哥都看到了,不过我们没有嘲笑爹地,妈咪说,爹地很忙,没有时间练习厨艺,一次失败就能做出成功的蛋糕,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没错!”沈宁温和地注视着身侧的两个小家伙,“干妈可是尝试了三次,才做出合格的蛋糕,比起我,你们的爹地已经很厉害了。”

    皇甫琦的小胳膊趴到操作台上,一对黑眼睛里满是向往。

    “我好期待过生日那天。”

    “我也是。”皇甫玦也接口道,“我想妈咪一定也是!”

    “那我们就继续加油,等到那天,你们两个和妈妈一起做一个最漂亮的大蛋糕,一家人一起分享!”

    “恩!”

    两个小家伙齐应。

    门外。

    比尔微眯着眸子,向助理轻轻摆手,从厨房门边退开,走向大厅。

    厨房里,几个保镖都关注于两个孩子,以免他们受伤,并没有注意到门外的比尔。

    菲比提着一个小礼盒走进来,看到比尔,他礼貌地迎过来,“比尔先生。”

    比尔笑着停下脚步,与他打了一个招呼,“我们还有事,先走了。”<!–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