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你知道就好!

    冷小邪淡笑。

    “像您这么优秀,肯定有不少女孩子追您吧,对了……昨天您怎么不把女朋友带过来,一起和大家开心一下啊?”

    冷小邪刚要开口,说自己没有女朋友,纪念已经自顾自地再次开口。

    “哦……我知道,对方肯定也很优秀,所以很忙。”纪念抓过杯子,大大地喝了一口,“对方肯定是大家闺秀吧,回头我请你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带过来,我也认识一下师母,就这么说定了哟!你们一定喜欢西餐吧,我到时候好好考虑一下餐厅,对了……师母有喜欢的餐厅也可以告诉我哟,到时候我去订位子……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西餐……不过无所谓,你们喜欢就行了……”

    纪念东扯西扯地,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桌子对面,冷小邪缓缓地喝着果汁,看着她局促地说着话。

    她很慌乱,目光躲闪,分明就是言不由心。

    “纪念!”

    冷小邪突然打断她的话。

    “啊?!”

    纪念停下来,抬眸看向她。

    “你到底想说什么?!”冷小邪注视着她的眸子问。

    纪念脑子里嗡得一声响,忙着移开目光。

    完蛋了,他一定是看穿她了。

    小的时候,妈妈说过,她不擅长说谎。

    “我……”纪念做个鬼脸,“我的脑子还没清醒,那个……我……我也忘了想说什么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快点吃吧,要不然,一会儿我该迟到了,回去还要收拾行李呢!”

    冷小邪刚要说什么,口袋里手机已经响起来,他伸手拿过手机接通。

    “小邪,是我,沈宁!”

    “小宁,什么事?”

    “我现在在小野这里,短时间内回不了北京。过几天,我爸妈结婚纪念日,我帮我爸妈准备订了一个游轮游,那个要签一个保险单,我这边签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不方面,你有空帮我去一趟旅行社吗?”

    “好的,没问题。”

    “那就谢谢啦,一会儿我把电话和地址发到你手机。”

    “好。你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快了吧,耀阳这边已经有眉目,事情应该快解决了。对了,听说,你谈恋爱了,恭喜啊!”

    冷小邪挑眉,“又是林丛那个大嘴巴说的吧?”

    “这是好事,好兄弟原本就应该分享一下吗?等小野这边完事我要回北京几天,到时候让姐姐见见,给你把把关!”

    冷小邪抬眼,看向对面的纪念。

    “刚好,她过几天请我吃饭,你也一起来吧!”

    “说定了,那北京见,拜拜。”

    “那边情况复杂,你一定要多加小心,注意安全。”

    冷小邪提醒她一句,才挂断电话。

    对面,纪念埋头吃着三明治,一对眼睛却认真地捕捉到冷小野这边的动静。

    听到这边,意识到这个“她”是指自己,纪念不由地心中一动。

    小宁,应该是女孩子的名字。

    难道,那边就是“师母”?!

    他真得有女朋友了?

    嘴里动作一乱,她一下子咬到舌头。

    咝!

    吐出舌尖,她吸着凉气。<!–章节内容结束–>

第1705章 乱了分寸(1)    <!–章节内容开始–>盯了镜子里的自己几分钟,纪念无奈地认定,再折腾她也就是这个德性。

    一脸颓废地走出洗手间,拉开门走向楼下。

    行到楼梯拐角,她突然站住。

    她……她竟然在为了自己出现在他面前的形象纠结,这可是生平中第一次。

    难道?!

    纪念抬起手掌按在额头。

    完蛋了,纪念啊纪念,你完了!

    “纪念?”

    楼梯尽头,传来悦耳男声。

    “哦……”纪念忙着放下按在额头上的手掌,勉强露出笑意,用轻快地脚步下楼,“教官,早!”

    冷小邪站在她面前,没有让开。

    “怎么,头疼?”

    “没……”

    纪念刚说一个字,他的手掌已经覆过来,落上她的额头。

    感觉着他掌心的触感,纪念刚刚平静一些的心跳,瞬间再次加速,冷小邪只当没有看到她小脸上的潮红,收回手掌。

    “不发烧,应该是酒精的作用,我给你准备了鲜榨果汁,喝一点会好一点。”

    “谢谢……教官!”

    纪念垂头丧气地跟在他身后走进餐厅,心中还在胡思乱想。

    难道她……真得喜欢这个家伙了?

    ……

    冷小邪在桌边停下脚步,纪念这边乱想没意识到,头一下子撞到他的背上,她慌乱地退后一步。

    “教……教官,对不起!”

    “在想什么?”

    冷小邪转过身来,一对墨眸审视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纪念掩饰地笑笑,“哦,没……没什么,就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冷小邪没有再问,伸手帮她拉开椅子。

    “坐吧!”

    “好。”

    纪念走过来,坐下。

    刚刚坐定,男人双手已经从她背后伸过来,她刚刚放松的弦,瞬间再次绷紧。

    他要干吗?!

    纪念紧张地后背绷紧,大气不敢出。

    他不会是要抱她,还是……

    结果是,冷小邪即没有抱她,也没有碰她,而是伸过手掌,拿过餐巾,展开铺到她的腿上。

    然后,他就站起身,走到她对面,姿态优雅地入座,给自己也铺上餐巾。

    纪念悄悄抬眸看过去,对面的男人已经端起果汁杯,跟本都没看她。

    纪念……你……你要不要想这么多啊!

    你们又不是情侣。

    人家对你好,不过就是因为你是他的学员,你想多了。

    看看对面那个男人,简直就是优雅如绅士,之前所表现出来不过就是让她们好好训练故意的。

    是啊,他那么优秀。

    家世、长相、能力……完全就是无可挑剔,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一想到此,纪念突然有点心酸。

    冷小邪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果汁,将她的小表情收在眼中。

    咦?!

    小丫头这是什么表情,这可是他精心准备的早餐,她竟然皱着眉不肯赏脸。

    “不合你胃口吗?”

    “没有啊……很好吃……”

    “可是,你还没有吃。”

    “我的意思是,看上去就很好吃。”纪念拿起盘子上的三明治,送到嘴边,向他笑笑,大大地咬了一口,用力嚼着,“真好吃,教官您厨艺真棒,将来谁要是嫁给您,可真幸福。”<!–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