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盯了镜子里的自己几分钟,纪念无奈地认定,再折腾她也就是这个德性。

    一脸颓废地走出洗手间,拉开门走向楼下。

    行到楼梯拐角,她突然站住。

    她……她竟然在为了自己出现在他面前的形象纠结,这可是生平中第一次。

    难道?!

    纪念抬起手掌按在额头。

    完蛋了,纪念啊纪念,你完了!

    “纪念?”

    楼梯尽头,传来悦耳男声。

    “哦……”纪念忙着放下按在额头上的手掌,勉强露出笑意,用轻快地脚步下楼,“教官,早!”

    冷小邪站在她面前,没有让开。

    “怎么,头疼?”

    “没……”

    纪念刚说一个字,他的手掌已经覆过来,落上她的额头。

    感觉着他掌心的触感,纪念刚刚平静一些的心跳,瞬间再次加速,冷小邪只当没有看到她小脸上的潮红,收回手掌。

    “不发烧,应该是酒精的作用,我给你准备了鲜榨果汁,喝一点会好一点。”

    “谢谢……教官!”

    纪念垂头丧气地跟在他身后走进餐厅,心中还在胡思乱想。

    难道她……真得喜欢这个家伙了?

    ……

    冷小邪在桌边停下脚步,纪念这边乱想没意识到,头一下子撞到他的背上,她慌乱地退后一步。

    “教……教官,对不起!”

    “在想什么?”

    冷小邪转过身来,一对墨眸审视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纪念掩饰地笑笑,“哦,没……没什么,就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冷小邪没有再问,伸手帮她拉开椅子。

    “坐吧!”

    “好。”

    纪念走过来,坐下。

    刚刚坐定,男人双手已经从她背后伸过来,她刚刚放松的弦,瞬间再次绷紧。

    他要干吗?!

    纪念紧张地后背绷紧,大气不敢出。

    他不会是要抱她,还是……

    结果是,冷小邪即没有抱她,也没有碰她,而是伸过手掌,拿过餐巾,展开铺到她的腿上。

    然后,他就站起身,走到她对面,姿态优雅地入座,给自己也铺上餐巾。

    纪念悄悄抬眸看过去,对面的男人已经端起果汁杯,跟本都没看她。

    纪念……你……你要不要想这么多啊!

    你们又不是情侣。

    人家对你好,不过就是因为你是他的学员,你想多了。

    看看对面那个男人,简直就是优雅如绅士,之前所表现出来不过就是让她们好好训练故意的。

    是啊,他那么优秀。

    家世、长相、能力……完全就是无可挑剔,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一想到此,纪念突然有点心酸。

    冷小邪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果汁,将她的小表情收在眼中。

    咦?!

    小丫头这是什么表情,这可是他精心准备的早餐,她竟然皱着眉不肯赏脸。

    “不合你胃口吗?”

    “没有啊……很好吃……”

    “可是,你还没有吃。”

    “我的意思是,看上去就很好吃。”纪念拿起盘子上的三明治,送到嘴边,向他笑笑,大大地咬了一口,用力嚼着,“真好吃,教官您厨艺真棒,将来谁要是嫁给您,可真幸福。”<!–章节内容结束–>

第1703章 男神现身(2)    <!–章节内容开始–>人呢?

    她疑惑地挑挑眉,汲着拖鞋下楼。

    客厅里收拾得一尘不染,完全没有昨天狂欢之后的痕迹。

    “睡洗了?”

    斜前方传来熟悉的声音,纪念转过脸。

    一眼看去,立刻睁开眼睛,呆在原地。

    餐厅门口,冷小邪套着一条黑色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

    袖子卷着,衬衫的上两颗扣子也解开着,半弯锁骨半露。

    落地窗透出初夏清晨的金色阳光,恰好映在他的身上,白色衬衫被光晕出一圈淡淡的白色光晕。

    眼前的那个男人,如同电影中的特写镜头,帅得一塌糊涂,贵气十足。

    唇角微扬着,一向总是有些随意不羁的冷小邪,竟然让她想到“温东方文学网.east330.尔雅”四字。

    迈步走过来,冷小邪抬手向她送到一个装着温水的玻璃杯。

    “喝点温水,桌上洗漱用品帮你准备好,洗漱完毕下楼吃饭,早餐马上就好。”

    “啊!”

    直到此刻,一直傻乎乎看着冷小邪的纪念才回过神来,慌乱地抬手抓住他手中的杯子,指尖却触到他的手指。

    男人的手指温暖,两指相触,竟然发出啪得一声轻响。

    纪念手指一麻,差点把杯子扔到地上。

    “谢……谢谢!那……那个……”

    “其他人昨天就回队里了,你喝醉睡在楼上,他们没发现你。”冷小邪温和地向她一笑,“叫不醒你,所以抱你上|床,哦……袜子我帮你洗了,就晒在阳台的衣架上,应该干了。”

    “谢谢师傅。”

    纪念扬唇,想要回他一个笑脸,触到他的眼睛,心头又是一阵小鹿乱撞。

    要死。

    大早上的没事穿什么白衬衫,还这么温柔地嘘寒问暖,这家伙明明就是在色|诱她。

    色|诱?!

    有没有搞错,她想哪去了。

    “怎么不喝啊?”冷小邪轻声询问。

    “啊……”纪念意识到自己又在出神,忙着将杯子送到嘴边,咕嘟咕嘟地大口地喝。

    “喝慢点,别呛到。”

    “咳!”

    他一句话未说完,她已经一口水全喷出来,冷小邪的白衬衫瞬间湿了一片。

    “对……对不起!”

    纪念心中着急,也顾不得多想,忙着就伸手过来想要抹掉他衬衫上的水渍。

    衬衫沾了水,被她一抹,贴上他的肌肤,薄薄的布料变成半透明,隔着衣料,她分明感觉到某个小小突起物。

    纪念就如被电到一样,缩回手指。

    “对……对不起,我……”

    下巴被轻轻捧起,不等她反应过来,柔软的手帕已经轻轻地沾上她的唇角。

    冷小邪微皱着眉,语气是温柔的责备,“你啊……总是这么不小心。”

    oh,mygad!

    眼前这个男人,真得是那个不是扳着脸骂她笨,就是毒舌地嘲讽她的冷教官吗?!

    纪念抬眸,注视着男人微垂着的长睫毛。

    眼前的那张脸,似乎比每天都动人,纪念呼吸发紧,心脏越发加速。

    “好了。”仔细帮她的唇角拭净,冷小邪收加手指,向她露出一个温润笑意,“去洗漱吧,再不去的话,我们一会儿有可能会迟到。”<!–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