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人呢?

    她疑惑地挑挑眉,汲着拖鞋下楼。

    客厅里收拾得一尘不染,完全没有昨天狂欢之后的痕迹。

    “睡洗了?”

    斜前方传来熟悉的声音,纪念转过脸。

    一眼看去,立刻睁开眼睛,呆在原地。

    餐厅门口,冷小邪套着一条黑色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

    袖子卷着,衬衫的上两颗扣子也解开着,半弯锁骨半露。

    落地窗透出初夏清晨的金色阳光,恰好映在他的身上,白色衬衫被光晕出一圈淡淡的白色光晕。

    眼前的那个男人,如同电影中的特写镜头,帅得一塌糊涂,贵气十足。

    唇角微扬着,一向总是有些随意不羁的冷小邪,竟然让她想到“温东方文学网.east330.尔雅”四字。

    迈步走过来,冷小邪抬手向她送到一个装着温水的玻璃杯。

    “喝点温水,桌上洗漱用品帮你准备好,洗漱完毕下楼吃饭,早餐马上就好。”

    “啊!”

    直到此刻,一直傻乎乎看着冷小邪的纪念才回过神来,慌乱地抬手抓住他手中的杯子,指尖却触到他的手指。

    男人的手指温暖,两指相触,竟然发出啪得一声轻响。

    纪念手指一麻,差点把杯子扔到地上。

    “谢……谢谢!那……那个……”

    “其他人昨天就回队里了,你喝醉睡在楼上,他们没发现你。”冷小邪温和地向她一笑,“叫不醒你,所以抱你上|床,哦……袜子我帮你洗了,就晒在阳台的衣架上,应该干了。”

    “谢谢师傅。”

    纪念扬唇,想要回他一个笑脸,触到他的眼睛,心头又是一阵小鹿乱撞。

    要死。

    大早上的没事穿什么白衬衫,还这么温柔地嘘寒问暖,这家伙明明就是在色|诱她。

    色|诱?!

    有没有搞错,她想哪去了。

    “怎么不喝啊?”冷小邪轻声询问。

    “啊……”纪念意识到自己又在出神,忙着将杯子送到嘴边,咕嘟咕嘟地大口地喝。

    “喝慢点,别呛到。”

    “咳!”

    他一句话未说完,她已经一口水全喷出来,冷小邪的白衬衫瞬间湿了一片。

    “对……对不起!”

    纪念心中着急,也顾不得多想,忙着就伸手过来想要抹掉他衬衫上的水渍。

    衬衫沾了水,被她一抹,贴上他的肌肤,薄薄的布料变成半透明,隔着衣料,她分明感觉到某个小小突起物。

    纪念就如被电到一样,缩回手指。

    “对……对不起,我……”

    下巴被轻轻捧起,不等她反应过来,柔软的手帕已经轻轻地沾上她的唇角。

    冷小邪微皱着眉,语气是温柔的责备,“你啊……总是这么不小心。”

    oh,mygad!

    眼前这个男人,真得是那个不是扳着脸骂她笨,就是毒舌地嘲讽她的冷教官吗?!

    纪念抬眸,注视着男人微垂着的长睫毛。

    眼前的那张脸,似乎比每天都动人,纪念呼吸发紧,心脏越发加速。

    “好了。”仔细帮她的唇角拭净,冷小邪收加手指,向她露出一个温润笑意,“去洗漱吧,再不去的话,我们一会儿有可能会迟到。”<!–章节内容结束–>

第1702章 男神现身(1)    <!–章节内容开始–>“你紧张什么?”冷小邪笑问。

    “我也不知道……”纪念微眯着眼睛,一脸无辜,“就是……紧……紧张,心脏跳得好快……”

    冷小邪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纪念,你喜欢我吗?”

    纪念仔细看了他一会儿,轻轻摇头。

    “我……不知道,没……没想过。”

    她的脸上染着酒意,整个人都显得懒懒的,微眯着的眼睛,透着平日里少有的妩媚。

    说话时,唇齿间的酒味随着呼吸送出。

    冷小邪闻得出来,那是葡萄酒的味道,没有太多的酒味,却有一种类似玫瑰的馨香。

    微甜,醉人地微熏。

    强迫自己从她的唇上移上目光,冷小邪霸道开口。

    “现在想!”

    “可是……我好困。”

    “想完再睡。”冷小邪轻轻捏捏她的脸颊,“这是命令!”

    纪念撇撇嘴,将头歪到一边,然后,她抵在他胸口的手掌亦已经一点点地垂下去。

    “想好了没?”

    冷小邪问。

    没有反应。

    他歪过头来,看向她的脸。

    只见小丫头片子双目早已经闭上,呼吸轻缓,竟然又睡了过去。

    冷小邪皱眉。

    “死丫头,难道睡觉比我还重要?”

    扶住她的脸,将她转过脸面对着自己,冷小邪注视她睡容片刻,叹了口气将她松开,拉拉被子。

    起身走到门边,手拉住门把手,他又停下来。

    转身走回她的床侧,弯下身来,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嘴唇。

    抬起脸,还是觉得不满意,索性再次吻过来,她的唇上,有淡淡的酒香,勾动着他的味蕾。

    将那唇细细地吮到充血润红,冷小邪抬手捏住她的鼻子。

    呼吸受阻,纪念本能地张口呼吸,借着这个机会,他立刻就不客气地长驱而入,纠缠住她的舌尖。

    一直到纪念被他吻疼了舌,本能躲闪,冷小邪才停下来,合齿在她嘴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松开她,微微喘息着,冷小邪低声开口。

    “死丫头,你等着,不让你主动向我表白献身,我就不是冷小邪!”

    从小到大,收到过各种各样的表白无数,向来都是他拒绝别人,这个死丫头竟然这么久还没有喜欢他。

    骨子里的骄傲,在纪念的不确定面前,难免有些小小受挫。

    邪爷,你傲骄了哟!

    直起身子,帮纪念掖掖被角,冷小邪深吸口气,压下心中想要将她拆骨吃肉的想法,转身走出房门。

    ……

    ……

    第二天早上,纪念一觉醒来,睁开眼睛看着头顶上陌生的屋顶和水晶灯,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昨天晚上真是喝多了点,她已经完全断了片,现在一点也不记得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揭被起床,她抬手按按微微有些发闷的太阳穴,伸臂打了一个吹欠。

    唇角,微微有些疼。

    她抬手摸摸嘴唇,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赤着足穿上床边的男式拖鞋,纪念用手理理头发,拉开门走出来。

    并没有如她想象的,看到其他学员的身影,走廊里静悄悄的。<!–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