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你紧张什么?”冷小邪笑问。

    “我也不知道……”纪念微眯着眼睛,一脸无辜,“就是……紧……紧张,心脏跳得好快……”

    冷小邪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纪念,你喜欢我吗?”

    纪念仔细看了他一会儿,轻轻摇头。

    “我……不知道,没……没想过。”

    她的脸上染着酒意,整个人都显得懒懒的,微眯着的眼睛,透着平日里少有的妩媚。

    说话时,唇齿间的酒味随着呼吸送出。

    冷小邪闻得出来,那是葡萄酒的味道,没有太多的酒味,却有一种类似玫瑰的馨香。

    微甜,醉人地微熏。

    强迫自己从她的唇上移上目光,冷小邪霸道开口。

    “现在想!”

    “可是……我好困。”

    “想完再睡。”冷小邪轻轻捏捏她的脸颊,“这是命令!”

    纪念撇撇嘴,将头歪到一边,然后,她抵在他胸口的手掌亦已经一点点地垂下去。

    “想好了没?”

    冷小邪问。

    没有反应。

    他歪过头来,看向她的脸。

    只见小丫头片子双目早已经闭上,呼吸轻缓,竟然又睡了过去。

    冷小邪皱眉。

    “死丫头,难道睡觉比我还重要?”

    扶住她的脸,将她转过脸面对着自己,冷小邪注视她睡容片刻,叹了口气将她松开,拉拉被子。

    起身走到门边,手拉住门把手,他又停下来。

    转身走回她的床侧,弯下身来,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嘴唇。

    抬起脸,还是觉得不满意,索性再次吻过来,她的唇上,有淡淡的酒香,勾动着他的味蕾。

    将那唇细细地吮到充血润红,冷小邪抬手捏住她的鼻子。

    呼吸受阻,纪念本能地张口呼吸,借着这个机会,他立刻就不客气地长驱而入,纠缠住她的舌尖。

    一直到纪念被他吻疼了舌,本能躲闪,冷小邪才停下来,合齿在她嘴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松开她,微微喘息着,冷小邪低声开口。

    “死丫头,你等着,不让你主动向我表白献身,我就不是冷小邪!”

    从小到大,收到过各种各样的表白无数,向来都是他拒绝别人,这个死丫头竟然这么久还没有喜欢他。

    骨子里的骄傲,在纪念的不确定面前,难免有些小小受挫。

    邪爷,你傲骄了哟!

    直起身子,帮纪念掖掖被角,冷小邪深吸口气,压下心中想要将她拆骨吃肉的想法,转身走出房门。

    ……

    ……

    第二天早上,纪念一觉醒来,睁开眼睛看着头顶上陌生的屋顶和水晶灯,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昨天晚上真是喝多了点,她已经完全断了片,现在一点也不记得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揭被起床,她抬手按按微微有些发闷的太阳穴,伸臂打了一个吹欠。

    唇角,微微有些疼。

    她抬手摸摸嘴唇,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赤着足穿上床边的男式拖鞋,纪念用手理理头发,拉开门走出来。

    并没有如她想象的,看到其他学员的身影,走廊里静悄悄的。<!–章节内容结束–>

第1700章 物色一个如意郎君    <!–章节内容开始–>电话里,片刻沉默,过了一会儿,皇甫耀阳才轻柔开口。

    “我爱你们。”

    冷小野转过脸,注视着两个孩子。

    “我们也是。”

    挂断电话,她微笑着回到沙发边。

    两个小家伙立刻就跳起来,一人一个拉住她的手掌。

    “妈咪,爹……”皇甫琦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竖起小手在唇边“嘘”了一声,人也压低声音,“我们要小声点,妈咪,爹地说,他要回来吃蛋糕。”

    “是吗?”

    “恩,爹地真得说了,而且他还说他保证。”皇甫玦证明。

    “那太好了。”冷小野弯下身,扶住两个小家伙的脸,“现在,我们去洗澡睡觉,等明天早上,我们就去向玛丽学习烤蛋糕,然后,我们亲手做一个三层的生日蛋糕,好不好?”

    “好!”

    两个小家伙同时答应。

    沈宁站起身,“妈咪工作一天已经很辛苦,干妈带你们去洗澡好不好?”

    “恩。”

    两兄弟一起点头。

    “好了。”沈宁接过二人的手掌,向冷小野一笑,“你也去洗个澡吧,我来负责照顾他们二个,一会儿,你们母子三人好好睡一觉。”

    冷小野没有拒绝她的好意,只是俏皮地向她眨眨眼睛,“那就辛苦沈大主任了,等这些事情尘埃落定,本王后一定为你物色一个如意郎君。”

    “我妈那边已经为我物色了一个加强连,您就别跟着添乱了。”沈宁白她一眼,带着两个小家伙走进主卧。

    冷小野没有立刻去洗澡,而是返回会议室,简单安排好明天的工作。

    重新回到卧室,目光落在桌上的纸牌,她走过来将纸牌收好,装进牌盒。

    想起菲比,她轻轻挑眉。

    从昨晚之后,他还一直没有出现,但愿……这一切他能彻底走出自己的阴影。

    ……

    ……

    北京。

    冷小邪的别墅。

    在几个还保持着清醒的学员的帮助下,猴子和山鹰运送了好几趟,才将几个喝醉的女学员抬上车。

    冷小邪虽然喝了不少,人却还依旧很清醒。

    取出两张毯子交给走在后面的一个女学员,让她给几个喝醉的女学员盖上,他站在台阶上向猴子摆摆手。

    “路上开慢点,回去之后把她们都安顿好,你们两个再休息。”

    “放心吧。”山鹰在后面车上应。

    “头儿……那我们先走了啊?”猴子向他挥挥手,启动汽车。

    “教官,再见。”

    几个没喝醉的向冷小邪摆摆手,车子启动,驶向小区门外。

    冷小邪看着车子走远,折身回来,关上门收拾地上的瓶瓶罐罐,大家闹了大半夜,此时客厅里已经是一地狼籍。

    等他将酒瓶和垃圾收拾干净,擦完桌子,吸完地毯……桌上的手机已经响起来。

    “头儿!”听筒里,猴子语气中有些无奈,“你快看看,纪念在不在你那儿!”

    纪念?

    冷小邪看看左右,“她没在车上。”

    “没有,刚才我以为她在山鹰车上,山鹰以为在我车上,结果……到地方才发现,她没上车!”<!–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