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西北行省,省长府。

    办公桌前,助理低声述说着,“露西死了,卡尔被抓,现在就关在国安局大楼。”

    啪!

    摩根手中的咖啡杯重重地砸过来,咖啡飞出来,溅了满地,杯子落在地上,碎成数片。

    助理抿着唇,大气也不敢出。

    “笨蛋!”摩根铁青着脸站起身来,咆哮着,“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马上杀了他,杀了卡尔!”

    比起事情失败,卡尔的被抓更加让他愤怒。

    助理小心翼翼地开口,“省长先生,您不用太担心,卡尔他是不会出卖我们的,这个时候我们动手的话,反而有可能会暴露,现在卡尔肯定是在严密的防护之中……”

    “闭嘴!”摩根从桌子后面绕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我不相信他,只有死人才不会说错话!”

    “是!”助理不敢再说什么,小心翼翼地从摩根手中拉出他的领带,“我马上就去!”

    另一个助理迅速地走过来,捡起地上的碎瓷片,摩根深吸口气,大步走到窗边,脸上依旧有狰狞的怒意。

    “笨蛋,全是笨蛋,连一个女人都杀不了,要你们有什么用?!”

    原本以为,顺利地除掉冷小野,他就可以凭着自己的票数,顺利地坐上首相之位,这个国家也就尽收他的囊中。

    哪想到,冷小野不仅平安无事,可抓走了一个他的人,自己竟然输给一个女人,摩根的心中满是不甘。

    好一会儿,他的情绪才平静下来。

    “投票的情况怎么样?”

    正在擦拭地板的助理站起身,“王后的支持率涨了一个百分点,其他没有太大变化。”

    因为这个慈善宴会,阿瓦利王子、菲比这两位土豪的支持,再加上朱蒂带来的那些贵族的表态,让原本有些对冷小野持摇摆态度的民众们,对于这位王后也是越发有信心。

    不少民众纷纷倒戈,转投到冷小野的阵营之下。

    “一个女人?”摩根转过身,眼睛瞪视着助理,“你告诉我,她凭什么?”

    助理愣了愣,“也许是因为那个……深水港口计划,您也知道,那个代表着很大的商机。在昨天的宴会上,那位菲比先生说得很清楚,他只相信王后,这让那些贵族和投机者都已经站到冷小野的麾下去了。”

    “那个菲比是什么人?”

    摩根皱眉问。

    阿瓦利王子也就罢了,现在又突然冒出一个菲比,这个女人还真是讨男人喜欢啊!

    “是一个模特,拥有不菲的身家,数日前刚刚收购了sk集团,他拥有广泛的人脉,阿瓦利也是他的好友之人。”“抹黑他与王后的关系。”摩根道。

    “这个……恐怕很难。”助理耸耸肩膀,“之前就有过这样的质疑之声,后来,菲比当众宣布出柜,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与王后只是闺蜜好友。”

    “死基|佬!”摩根厌恶地怒骂出声。

    “现在的情况,对您非常不利。如果在明天投票之前,我们不能想出什么好办法的话,那么……首相之位便要落到冷小野手里。”助理皱着眉,“看来,她的安保工作做得非常到位……每次出行都是层层保护,我们很难对她下手。”<!–章节内容结束–>

第1696章 冰冷杀意    <!–章节内容开始–>安德鲁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

    时间过去九分钟之后,他抬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一分钟之后,开始。”

    说完,安德鲁挂断电话,推开门走进内间,坐到男杀手面前的桌子上,他伸过手掌,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

    “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谈谈了?”

    男杀手依旧沉默。

    安德鲁一把将他搡开,手中原本握着的一个小小的追踪器已经不在手上,粘在男杀手的衣领。

    一分钟的时间,匆匆而过,当安德鲁手表上的腕表再一次划过12点的时候,头上的灯突然闪了一闪。

    紧接着,火警的铃声响起来。

    “该死!”安德鲁懊恼地嘟囔了一声,从椅上站直身来,抓住男杀手锁在桌子上的手铐打开,将他从椅子上拉起来,“我警告你,不要耍花样,否则……我不介意将子弹射入你的头!”

    一手拉着男杀手,他一手握着枪,拖着他走出门外。

    走廊里,到处都是急急奔逃的人影。

    安德鲁左右看了看,拉着男杀手冲向楼梯间。

    男杀手的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当二人走到楼梯间的时候,他突然出手,猛地将肩膀向安德鲁胸口撞去。

    安德鲁松开他倒摔出去,抬起手枪。

    “站住!”

    男杀手不理会,只是大步向着楼梯下冲去。

    “该死的,站住!”

    安德鲁追过来,扣下扳机,子弹击在男杀手踩过的地面和身侧的墙上。

    当然,他是故意打偏。

    看着男杀手逃入下一层楼,安德鲁取出对讲机。

    “抓住那个家伙,他逃了!”

    男杀手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圈套,冲下楼梯,他迅速地冲到楼下,跟着混乱的人群奔出国安大楼,立刻就飞快地转入一道小巷。

    此时,早已经布置在四周的特工立刻就悄悄地跟过来,将他牢牢地监控住。

    男杀手冲上马路,一边跑一边用自己摸出来的一根细针打开手铐,将手铐塞进口袋,他随意地走出小巷。

    超市边,一辆送货车正好停下,送货工刚好搬了货进超市,男杀手借机跳上车,启动车子。

    “喂!”送货工追出来,大吼,“站住,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男杀手并不理会,只是将车子疯狂地向前开。

    此时,已经有车子追过来,他甩开尾巴,将车在一个公园外停下,跳下车,奔入公园。

    一路奔到公园对面,他立刻就奔进一个公用电话亭,塞了一枚从货车上摸来的硬币进去,取下听筒开始播号,当他的手指伸向那个手机号的最后一位时。

    嘭!

    一颗子弹射穿电话亭的玻璃窗,射入他的后心。

    男杀子身子抽了抽,无力地靠倒在电话亭壁上,手中的听筒也脱手落下。

    “喂?!”

    听筒里,传出摩根的声音。

    套着黑西装的保镖走过来,帮皇甫耀阳拉开公用电话亭的门。

    伸过手掌拿过垂在半空中的听筒,皇甫耀阳抬眸看向话机上显示的数字,异色双瞳中露出冰冷杀意。

    “摩根!”<!–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