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几个保镖都是主动退开,将脸看向一边,安德鲁扬扬唇角,转脸看向窗内的男人。

    摘下头上的礼帽,皇甫耀阳吻吻她的发顶,深深地嗅了嗅她身上那熟悉而甜美的气息,才缓缓松开她。

    “还是没有进展吗?”

    安德鲁摇头,“他什么也不肯说。那个女人的资料查到了,是一个职业杀手,只要付钱,她什么都干。现在还不能确定她是受雇于谁。”

    拍拍冷小野的肩膀,皇甫耀阳迈步行到玻璃窗前,片刻沉吟,“我去看看他。”

    “先生?”安德鲁错愕地转过脸,“您……”

    皇甫耀阳转过脸,向他露出一个莫测笑意,“过一会儿,想办法放他出去。”

    安德鲁一怔,然后就明白过来,他的想法。

    “是,我马上去安排。”

    安德鲁拉开房门,走到门外。

    皇甫耀阳就拉开隔门,走进了关押着男子的房间。

    男杀手抬起脸,看到他,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眼睛里,一下子就染上震惊。

    “见到我很惊讶对吗?”皇甫耀阳拉开椅子,坐到他对面,抬起两手放下桌子,将十指交叉在一处,冷笑,“没错,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可是那并不是真的。我想,你的主人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定很惊讶。”

    男杀手微眯着眸子观察着眼前的皇甫耀阳,目光最后落在他的眼睛。

    一个“死”去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他也要确定一下,对方是真是假。

    眼前的男人有着一对奇异的异色双瞳,那样的金色是任何人都没有的。

    “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我不会死。”皇甫耀阳轻轻地敲打着两手手指,“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哼!”男杀手唇角轻牵,冷笑出声,“国王先生,那些对我没有意义,你不可能从我的嘴里问出任何有价值的答案。”

    房门被敲响,冷小野的脸探出来。

    “耀阳,出来一下!”

    皇甫耀阳站起身,走出门外,关上房门,手就伸过来拉住冷小野的手掌。

    “先回王宫去吧,这里交给我!”

    故意让这个男杀手知道他还活着,就是欲擒故纵,顺藤摸瓜,找到对方身后的主使者。

    马上就要安排这个家伙逃走,现在冷小野不适合再呆在这儿。

    冷小野点点头,抬脸在他的唇上轻轻吻了吻。

    “多加小心!”

    抬手,轻轻抚抚她的脸,他温柔开口。

    “好好吃晚饭,有消息我会通知你。”恋恋不舍地收回手指,他扬声下令,“送王后回王宫去!”

    “是!”

    两个保镖立刻就迎过来,将冷小野护送出门。

    走廊里等候的助理和保镖立刻就迎过来,层层保护地将她送进电梯,离开国安大楼。

    冷小野离开之后不久,安德鲁走进来。

    “国王先生,都安排好了。”

    拿起桌上的礼帽戴到头上,皇甫耀阳接过手下送过来的太阳镜。

    “十分钟之后开始。”

    “是!”

    安德鲁恭敬地答应。

    手下拉开门,皇甫耀阳抬手压低礼帽,走出门去。<!–章节内容结束–>

第1693章 我的幸运    <!–章节内容开始–>她很笨吗?

    她真得很笨吗?!

    虽然不是绝顶聪明的人,可是怎么说也是学霸,怎么到他这儿就成了笨呢?

    很快,大家就已经将地上的杂物收拾起来,各自上车。

    冷小邪将从地上捡起一个遗落的矿泉水瓶丢到后备箱的袋子里,关好后备箱,一抬脸就见纪念一手捏着啤酒罐,还在那里沉思。

    “纪念,快上来啊!”

    “再不上车我们可走了!”

    ……

    大家看到她的样子,笑着说道。

    “哦!”

    纪念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大家都已经上车,站在地上的除了她,就只剩冷小邪了。

    此时,猴子和山鹰已经将各自开来的车子启动,她忙着迈开脚步,行到冷小邪的车侧,坐到空着的副驾驶座上。

    冷小邪坐到驾驶座上启动车子,将车开往林外。

    纪念系好安全带,捏着手中的啤酒罐,“教官,咱们去哪儿啊?”

    冷小邪神秘一笑,没有回答。

    踩下油门,他直接将车子开往林外,很快就超过猴子和山鹰的车,给二人带路。

    “纪念。”

    “恩?”

    “话说,明天就要走了,你没什么话要跟师傅说的吗?”

    “当然有啦。”纪念转脸看着他,正色开口,“师傅,谢谢你。”

    “谢我什么?”

    “帮我克服了我的恐惧心理啊,您还救了我的命,还教我格斗,而且还帮我缝……”说到这里,纪念忙着刹住我话头,“总之吧……能够遇到您,是我的幸运。”

    “哦——”

    冷小邪轻声开口,一个“哦”字,被他念得百转千回,透出极深层的意味。

    纪念注意到自己的话有点怪怪的,忙着解释。

    “我的意思是说,我能到您的手下当兵……也不是,我能当您的徒弟,接受您的训练,是我的幸运。”

    “还有呢?”

    “还有……还有我之前对您有些误会……”纪念吐吐舌头,“对不起啊。”

    “恩,还有呢?”

    “还有……”纪念眨眨眼睛,思考着,“还有……您烤得肉很好吃。”

    “恩,还有呢?”

    “还有……”纪念张了张嘴,“还有……还有什么呀?”

    冷小邪转过脸,眸子莫测神秘地在她脸上注视了几秒。

    “除了这些,你就没有别的要和我说的?”

    “教官。”纪念有些不解地看着他,“您到底要我说什么呀?”

    “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你就没有什么要表示一下的?”

    “哦!”纪念笑起来,“对了,您是说请吃饭的事情吧,时间您定,地点您定,想吃什么您定,徒弟够意思吧?”

    “吃什么都行?”

    纪念吐吐舌头,“只要我钱包付得起。”

    视线扫过她粉嫩的小舌尖,冷小邪点头,“一言为定!”

    车子右转,在一处别墅小区前停下,冷小邪停下车,一个保安立刻就迎过来。

    “冷先生。”

    “后面两辆车子都是我的朋友。”

    “好的。”

    保安客气地向他点点头,转身退开。

    冷小邪松开刹车,车子驶入漂亮的欧式拱门,驶入小区内,最后在一座独幢三层别墅外停下车。<!–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