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却吃得没滋没味的,总觉得嘴里这肉没有上次冷小邪烤的好吃。

    大概,是因为她今天不太饿吧!

    放下手中的盘子,她随手拿过面前的一罐饮料拉开,送到嘴边喝了一口,立刻被苦得挑眉。

    随手拿了一罐,竟然是一罐啤酒。

    纪念酒量一般,不到劲头上基本上不喝酒,不过现在已经喝了第一口,她也不好意思再换,只好小口地喝着。

    “咱们大家敬纪念一杯吧!”一个学员提议道。

    “对!”

    大家一齐附和,向她伸过自己的饮料瓶,有啤酒,也有汽水、可乐……

    冷小邪和猴子、山鹰都没喝酒,猴子和山鹰各捏着一罐红牛,冷小邪手里却只是一瓶矿泉水。

    一会儿还要开车,他们三个当然不能喝酒。

    “谢谢!”纪念感激地向大家点点头,“今天这个奖牌,不是我个人,如果没有教官,没有两个老兵,没有你们……我肯定也不可能有这个成绩,矫情的话就不多说了,我先干为敬!”

    将啤酒送到嘴边,她很实在地喝了一大口。

    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地,来来去去,不一会儿,纪念已经将一罐啤酒喝完。

    大家边吃边聊,最后,冷小邪开口。

    “现在,我最后再唠叨大家一句。”他抬手,指住一个学员,“黄莉。”

    “到!”对方用训练时的口吻报到,以示郑重。

    “你的射击部分一定要加强,开枪不仅要技术,还要凭感觉,再自信一点。”

    “谢谢教官。”

    “宋小雅。”

    “到!”

    ……

    一个人一个人,他直接了当地道出对方的缺点或者是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

    有的是关于训练,有的是关于性格,态度忠恳而真诚,每一个点到的人都是点头。

    最后,冷小邪的目光落在纪念身上。

    “纪念!”

    “到!”

    纪念抬起墨眸,看着他,等待着他对她的评价和指点。

    冷小邪却注视着她微微泛红的小脸叹了口气,“你呀……缺点太多,一句两句说不完,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凭什么呀!”纪念不高兴地吼起来,“每个人都送一句话,你凭什么不送我呀!”

    冷小邪不理会她,只是抬起手中的水瓶。

    “虽然你们之中只有十个人能通过最后的选拨,我还是要说,能够在我这里留下来的,全部都是……这个!”他竖起右手拇指,“所以……哪怕不能通过选拨,也没有关系,因为不管你在哪里,都会释放出你的光芒。我以水代酒,敬你们!”

    拧开手中的水瓶,他抬脸,将水瓶里的水一口气喝干,然后大手一挥。

    “走,收拾东西,咱们转移阵地!”

    大家起身收拾东西,纪念就迈步来到冷小邪面前。

    “不公平,你也要送我一句话。”

    “好!”冷小邪抬手帮她抹掉脸上的一抹油渍,“你呢……哪里都好,就是一点不好。”

    “哪点不好?”纪念追问。

    冷小邪抬手按住她的额头将她推开。

    “笨!”

    说完,他转身走开,去帮着大家收拾东西。

    纪念眨眨眼睛。

    她……很笨吗?!

    ……

    ……

    鉴于大家一致认定我越来越邪恶,我决定,收敛一下。

    从今天起,我只摸不说话。

    么么哒

    (小宁会写的,而且我个人认为那故事很精彩,小宁是开新还是在这里写,还没决定,看我心情,不排除小宁开新书的可能。主要是同时写两本,朕真得做不到啊~~)<!–章节内容结束–>

第1689章 荒山野岭孤男寡女    <!–章节内容开始–>副驾驶座上,冷小邪懒懒开口。

    纪念心中不解,却是依言而行,越野车拐上一条岔路。

    “前面五十米左转。”

    “可是……没路啊?”

    纪念看看前面左侧的草地。

    “让你左转就左转,哪那么多废话!”

    她撇嘴,左转,冷小邪再不出声,她就一直将车向前开。

    车子穿过草地,进入树林,纪念小心地驾驶着车子前行,最后进入一片林中空地。

    “停!”

    纪念踩下刹车,车停了下来。

    左右看看,纪念疑惑开口。

    “咱们到这儿干吗?”

    冷小邪拉开安全带,解开训练服的扣子。

    “荒山野岭孤男寡女,你说能干什么?”

    “你……”纪念戒备地看着他纤长的手指解开训练服的第二颗纽扣,“你……你别乱来啊,我……”

    她伸手在身上摸了一把,只摸出口袋里的针线包。

    出来比赛不可能带装备,比赛时的装备已经上缴,她身上并没有武器。

    冷小邪解开最后一颗纽约,脱下来抓在手里,除掉训练服,他的身上只有一件黑色工字背心。

    看着他的人倾过来向她靠近,纪念向旁缩了缩身子。

    “冷小邪,我警告你,不要以为你帮了我的忙,我就会任你所为,要是你敢碰我,我就……”

    冷小邪的右手伸过来,停在她的胸前不足五厘米之处。

    “你怎么样?!”

    她咬牙。

    “我就废了你!”

    眼中闪过笑意,冷小邪俯身,将凑到她脸前。

    “这么说,今天我还非得好好碰碰你这个小丫头不可!”

    男人的脸与她只有不到二厘米的距离,鼻尖都快要碰到她的鼻尖。

    这么近的距离,她甚至可以看清他一根根的黑色睫毛,长而深密,眸子里黑瞳如深井,仿佛可以看透人心。

    她突然有些心慌,垂下眼帘去不敢看他。

    “师傅,别闹了,这种玩笑开多了……就不……不好玩了……”

    老天作证,她现在紧张得要命,甚至比那只蜘蛛爬在她胳膊上还要紧张。

    纪念的心如鼓一样在胸膛着跳动着,她好害怕他听到那声音,只是尽量向后缩了缩身子,好离他远一点。

    男人的气场太强大,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

    她垂着长帘,全身都在紧张地颤抖,黑睫毛忽闪忽闪地让他好一阵心烦意乱。

    只是想要逗逗她的,可是现在……

    冷小邪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抬手按下车笛,懊恼地抓着训练服跳下车去。

    该死的,他为什么要给猴子打电话,带大家过来一起给她庆祝?!

    干吗要中午,晚上不行吗?!

    如果不是知道四周树林里藏着一堆人的话,就算是用强的,也要将她好好欺负一通。

    车笛一响起,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声音。

    几辆车开过来,车门推开,猴子、山鹰还有队里的女学员们……全部都跳下车来,有的抬着烤架,有的提着肉和食材,还有的拎着啤酒和饮料。

    纪念被车笛声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几个女学员们嘻嘻哈哈地从车内拉下来。

    ……

    ……

    小剧场:

    公子如雪冒充的无良记者:冷将军,与夫人纪念日的时候最重要的安排是做什么?

    冷小邪:爱。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