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副驾驶座上,冷小邪懒懒开口。

    纪念心中不解,却是依言而行,越野车拐上一条岔路。

    “前面五十米左转。”

    “可是……没路啊?”

    纪念看看前面左侧的草地。

    “让你左转就左转,哪那么多废话!”

    她撇嘴,左转,冷小邪再不出声,她就一直将车向前开。

    车子穿过草地,进入树林,纪念小心地驾驶着车子前行,最后进入一片林中空地。

    “停!”

    纪念踩下刹车,车停了下来。

    左右看看,纪念疑惑开口。

    “咱们到这儿干吗?”

    冷小邪拉开安全带,解开训练服的扣子。

    “荒山野岭孤男寡女,你说能干什么?”

    “你……”纪念戒备地看着他纤长的手指解开训练服的第二颗纽扣,“你……你别乱来啊,我……”

    她伸手在身上摸了一把,只摸出口袋里的针线包。

    出来比赛不可能带装备,比赛时的装备已经上缴,她身上并没有武器。

    冷小邪解开最后一颗纽约,脱下来抓在手里,除掉训练服,他的身上只有一件黑色工字背心。

    看着他的人倾过来向她靠近,纪念向旁缩了缩身子。

    “冷小邪,我警告你,不要以为你帮了我的忙,我就会任你所为,要是你敢碰我,我就……”

    冷小邪的右手伸过来,停在她的胸前不足五厘米之处。

    “你怎么样?!”

    她咬牙。

    “我就废了你!”

    眼中闪过笑意,冷小邪俯身,将凑到她脸前。

    “这么说,今天我还非得好好碰碰你这个小丫头不可!”

    男人的脸与她只有不到二厘米的距离,鼻尖都快要碰到她的鼻尖。

    这么近的距离,她甚至可以看清他一根根的黑色睫毛,长而深密,眸子里黑瞳如深井,仿佛可以看透人心。

    她突然有些心慌,垂下眼帘去不敢看他。

    “师傅,别闹了,这种玩笑开多了……就不……不好玩了……”

    老天作证,她现在紧张得要命,甚至比那只蜘蛛爬在她胳膊上还要紧张。

    纪念的心如鼓一样在胸膛着跳动着,她好害怕他听到那声音,只是尽量向后缩了缩身子,好离他远一点。

    男人的气场太强大,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

    她垂着长帘,全身都在紧张地颤抖,黑睫毛忽闪忽闪地让他好一阵心烦意乱。

    只是想要逗逗她的,可是现在……

    冷小邪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抬手按下车笛,懊恼地抓着训练服跳下车去。

    该死的,他为什么要给猴子打电话,带大家过来一起给她庆祝?!

    干吗要中午,晚上不行吗?!

    如果不是知道四周树林里藏着一堆人的话,就算是用强的,也要将她好好欺负一通。

    车笛一响起,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声音。

    几辆车开过来,车门推开,猴子、山鹰还有队里的女学员们……全部都跳下车来,有的抬着烤架,有的提着肉和食材,还有的拎着啤酒和饮料。

    纪念被车笛声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几个女学员们嘻嘻哈哈地从车内拉下来。

    ……

    ……

    小剧场:

    公子如雪冒充的无良记者:冷将军,与夫人纪念日的时候最重要的安排是做什么?

    冷小邪:爱。

    么么哒~<!–章节内容结束–>

第1688章 谢谢    <!–章节内容开始–>“谢谢沈局。”纪念展颜一笑,“这都是我们教官的功劳。”

    “这是咱们内部报刊的许记者,一会儿领完奖让他给你拍个照片,做个专访。”沈局笑道。

    “这……”纪念有些犹豫,“我们下午还要训练呢!”

    “这丫头,真是敬业,放心吧,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沈局侧脸看向冷小邪,“冷将军,没问题吧?”

    “一会儿领完奖,我给你们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要走。”冷小邪道。

    音响内传出主持人的声音,“请所有的参赛选手回到席位,现在我们马上宣布比赛结果,并且为前三名参赛者颁布奖牌和奖杯……”

    沈局笑起来,“快快,纪念……快过去领奖!”

    “好。”纪念瞟了一眼冷小邪,后者轻轻地扬扬下巴,她这才放开脚步,向着主场地跑去。

    沈局与冷小邪等人也回到观赛台。

    最后评定出来的结果,来自美国德克萨丝州的女警获得第三名,日本参赛者获得第二名……

    “第一名,中国,北京区选手纪念!”

    全场掌声,纪念迈步走上前去,站到冠军的席位上。

    接下来,来自公安部和国际公安组织的负责人为三人发放奖牌,纪念礼貌地弯身道谢,随后,举行了升国旗仪式。

    所有人全部起立,一向慵懒的冷小邪亦是站直身子,抬手放在额侧,向着国旗敬礼。

    纪念侧着脸,注视着飘扬的红旗,心中满是感概。

    颁奖礼结束之后,她被那名记者带到旁边的一个公务车上,接受采访。

    “我想问一个,刚才你杀掉那只蛇之后,有大约一分钟的时间,一直在草丛边没有动,当时是什么情况?”

    纪念耸耸肩膀,“我只是在……观察匪徒有没有听到声音,以便确定下一步的行动。”

    她很清楚,这种采访对方想听什么,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該说。

    ……

    “获得冠军一定很兴奋,那么,此时此刻,你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纪念侧脸,隔着车窗,她可以看到远处,冷小邪身上套着一身野战装,正靠在越野车的车侧,与指导员交谈着什么。

    “谢谢!”

    她说。

    此时此刻,她最想对冷小邪说的就是这两个字。

    如果没有他,今天的比赛,她肯定是那个让人嘲笑的失败者,是绝对不可能站到冠军的领奖台的。

    记者耸耸肩膀,“除此之外呢?!”

    纪念起身,拉开车门。

    “我该去训练了,再见。”说完,她一路小跑着,奔到冷小邪身侧,“教官!”

    冷小邪抬手将车钥匙丢给她,“上车!”

    奔过去,坐进驾驶座,看着他在副驾驶座上坐好,扣好安全带,她并没有启动车子,只是转脸寻找指导员。

    “等什么呢?!”冷小邪问。

    “指导员呢?!”纪念收回目光,“刚才我还看到他。”

    “他有别的工作,先不回去。”

    “哦!”

    纪念没多想,启动车子,驶出比赛场地,很快就驶上一条大路。

    “前面一公里右转。”<!–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