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冠军童鞋,还等着我们请你下车呢!”

    “一会儿看我们怎么灌你!”

    “就是就是,今天绝对不能放过小念念……”

    ……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将她拉到草地上,其他人已经准备好烤架,铺上床单充当野餐毯。

    “喂!”冷小邪瞟一眼草地上干干净净的军绿床单,不悦开口,“这好像是我的床单吧?”

    猴子坏笑,“没办法,谁叫您的床单最干净呢!”

    纪念被几人拉到草地上,此时已经明白过来,这一定是冷小邪的安排。

    看着坐到自己斜对面的男人,她的心中满是感激。

    猴子和山鹰生火的时候,冷小邪环视众人一眼,很轻地咳嗽了一声。

    “这次叫大家来,一来是庆祝纪念获得国际女警大赛的冠军,二来也是想和大家好好地聚一次。”他轻吸口气,“今天是16号,到今天下午为止,你们入队整整一个月,也就是说……你们的训练到今天为止,就全部结束了。”

    众人的脸上都露出惊愕的表情,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起来。

    纪念原本看到草地上的一朵小紫花,伸手想要拨弄,听到他的话,她也是手指一僵,错愕地抬起脸,看向对面的冷小邪。

    这么快,训练就结束了?

    她的心情一下子就从云端跌落谷底。

    最开始的时候,每天都在盼望着训练快点结束,好不用看他那张臭脸。

    可是现在,突然就要离开,她的心中却沉甸甸地,仿佛突然压上一块巨石,喉咙都显得有些塞。

    如果不是他提醒,谁也没有想到,一个月的时间竟然这么快就已经过去了。

    从最初对这个年轻人的不认同,到心甘情愿地跟着他的节奏训练,在所有学员的心目中,冷小邪都已经是一个非常值得尊敬的存在。

    “教官……”一位年纪稍大一些的女学员轻声开口,“选拨不是还要几天吗?”

    冷小邪点点头,“情况是这样的,因为队里的工作安排,我只能给你们这一个月的时间,明天我这边的新兵就要过来,你们会转移到公安部为你们安排的拓展中心,到时候,会有老师为你们提醒一些礼仪和法规方面的培训。”

    一个留着长发的女学员吸了吸鼻子,“教官,那我们……这就散伙了呀!”

    她一开口,草地上的气氛瞬间有些压抑。

    “怎么会?”冷小邪抬起两只手掌放到膝盖上,“等过几天,你们参加选拔赛的时候,我会和你们一起参加的。”

    “真的?”

    纪念的声音带着几分惊喜响起。

    抬起一只手臂撑住下巴,冷小邪微眯着墨眸看向对面的纪念。

    “我骗过你吗?”

    他的眼神太蛊惑,只一眼就让她心跳加速。

    纪念抿抿嘴唇,移开视线。

    “所以!”冷小邪拍拍手掌,“大家别这么低落呀,又不是生离死别,就算是你们真得选上维和警察,出了国,也飞不出地球去。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都高兴点。”<!–章节内容结束–>

第1686章 最直接的接触    <!–章节内容开始–>事实上,从她发现那只蜘蛛到现在为止,只不过才过去半分钟而已。

    只不过,此时的时间,亦仿佛已经停滞,第一秒都漫长的仿佛一个世纪。

    她能清楚地感觉到那只小虫八只腿落在肌肤上的感觉,事隔十年,这是她第一次与这种她最害怕的小动物有这样最直接的接触。

    她屏着呼吸,一动不敢动。

    换到十天之前,她肯定还会尖叫出声。

    但是,她没有。

    之前冷小邪的变|态训练作用明显,她虽然紧张,却已经不再像是最初那样的恐惧。

    看着那只蜘蛛,纪念一直在祈祷,祈祷它马上离开她的胳膊。

    可是仿佛是乖乖与她做对似的,小蜘蛛在她的手臂上走了两圈,突然转头,向着她的上臂方向爬过来。

    它一点点地爬过她的手肘,然后向着上臂进发……

    纪念的后背上,已经满是冷汗,明明是夏天,明明是燥热的天气,此刻她仿佛是在冰窑之中,全身几乎要发抖。

    十年前的那个夏天,曾经也有蜘蛛这样爬过她的手臂,那样的触感几乎相同。

    因为那一咬,她的手臂紧紧地肿了两周,整晚的疼痛简直如同恶梦。

    此时,小蜘蛛已经顺着她的衣袖继续向上,爬上了她的肩膀。

    纪念移过眼珠,追踪着它的身影,整个精神也是紧张到极点。

    她不自觉地晃了晃身子,眼前一黑,几乎要晕倒在地。

    胸口,有什么东西撞到肩带的金属扣上,发出一声脆响。

    她垂脸看过,看到的是一只银色的小蜘蛛——是冷小邪送给她那条蜘蛛项链。

    脑海里,再次响起冷小邪的声音。

    “连个小小的蜘蛛都怕,你凭什么当警|察,回去之后还是考个公务员转东方文学网.east330.职吧!”

    眼前闪过那一张张写着数字的蜘蛛卡,还有他懒洋洋地将那个项链盒丢给她的样子。

    “好,你赢了!”

    为了她突破这个瓶颈,冷小邪废了那么多的心血。

    如果这次输在这一只小小的蜘蛛上,纪念……你还配做警|察吗?你还有脸回去见教官吗?

    看着那只已经快要爬到她衣领上的小东西,纪念咬了咬牙,猛地吸了口气,用力一次。

    小蜘蛛从她肩膀上飞落下去,她抬起右足,重重踩下,侧碾。

    碾碎得不仅仅是一只蜘蛛,还有这么多年来的胆怯和恐惧。

    然后,她飞身跳过草丛,利落地穿过与窝棚之间的几米距离,在入口处停下。

    挑帘而起,她抬枪瞄准。

    窝棚内,人质被绑着绳子,缩在一角。

    一只脚飞过来,踢飞了她的手枪。

    纪念后退,避过对方踢过来的第二脚。

    高大的“匪徒”随之冲出来,伸手抓住她的肩膀。

    右手如爪探出,捉住对方的拇指,用力向上一扒,反手一拧,纪念抬脚踢在对方膝盖后窝,将对方扑倒在地,伸手拨下手铐锁住对方的手腕。

    然后,她站起身来。

    “你被捕了!”

    “人质”从窝棚里走出来,带着绳索向她露出笑意。

    “小同|志,恭喜你!”<!–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