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谢谢!”

    纪念抬手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伸手捏住露出衣领的项链,塞进领口。

    项链贴上汗湿的肌肤,略有些冷,却让人精神震奋。

    不远处,几个人影相继从树林中冲过来,看着这一幕,都是露出失望之色。

    纪念已经救出人质,这也就标志着整个赛事已经结束。

    “让我们恭喜来自中国北京的选手纪念!”

    两个主持人的声音里都染着骄傲,这一次国际女警大赛,会在中国以及国外的数个军事频道上进行现场直播。

    纪念夺得的这个第一,不仅仅是她个人的荣誉,也是祖国的荣誉。

    “太好了!”

    沈局一脸笑意地站起身,向身边的冷小邪伸过手掌,“冷将军,太棒了!”

    冷小邪与他握了握手,紧张的神经也是完全放松下来。

    对结果,他并不关心,相比较起来,纪念的突破才是最让他开心的事情。

    小丫头片子,没白疼你!

    各国的代表和领队们纷纷起身,走过来向沈局恭喜他的胜利,毕竟这一次是公安部的事情,他们并不了解冷小邪的身份。

    “这可不是我的功劳,诸位应该去恭敬我们的冷将军!”

    沈局转过身,身边,冷将军已经不见人影。

    冷小邪没有凑这个热闹,手掌握来握去,说一些恭维没营养的废话,他实在没兴奋。

    穿过人群,他直接来到场地出口。

    “教官!”

    这时,纪念已经从场地里一路小跑着出来,远远看到站在出口处的冷小邪,她立刻就兴奋地欢呼一声,加快速度。

    看着她跑过来,冷小邪懒洋洋地从栏杆上站直身子。

    “恭……”

    刚说一个字,身上一紧,已经被纪念抱住。

    冷小邪完全没有防备,差点被她扑倒,后退一步,他才稳住身形,纪念却是浑然不觉。

    “教官……”抱着他的脖子,纪念手臂收得紧紧的,嘴里兴奋地嚷嚷着,“我不怕蜘蛛了,你看到了吗,我一踩将它踩碎的,简直不敢相信……”

    十年来难以克服的恐惧,竟然被他给治好了。

    此时此刻,纪念就是一个大病初愈的孩子,满心都是兴奋和感激。

    “小疯子!”冷小邪抬手在她背上拍了拍,“看到了,表现不错,我还准备着今晚大刑伺候呢,算你走运躲过一劫!”

    “嘿嘿……”纪念在他耳边轻笑,“我哪敢给您丢人啊!”

    注意到走过来的沈局等人,冷小邪轻轻咳嗽一声,“丢不丢人的,你能不能抱松点,您那望远镜硌死我了,你有肉盾,我没有啊!”

    纪念垂脸一眼,只见自己胸前垂着的望远镜正挤在自己的胸口和他的胸口之间。

    意识到他说的“肉盾”是什么,她脸上一红,忙着松开他。

    “你……你就不能正经一回?”

    “怕你受不了,吓着!”冷小邪白她一眼,扫了一眼她露出来的侧腰,“衣服拽拽,什么形象啊!”

    撇嘴,纪念伸手拉了拉皱起来的t恤。

    这时,沈局已经带着指导员和几个手下走过来,向纪念伸过手掌。

    “纪念,恭喜!”<!–章节内容结束–>

第1685章 怎么不动啊    <!–章节内容开始–>两个主持人轻松讨论的时候,大屏幕上的局面已经进一步变化。

    因为不少人判断失误,此时,还在继续比赛的人数已经锐减到不足十人。

    其中,包括纪念之外,还有三个人正在向着窝棚的方向靠近。

    “现在,已经有另外三位参赛选手向着河边的方向摸过来,看来,她们亦已经注意到这里的窝棚了。纪念终于有了竞争对象,三位分别是来自日本、美国还有俄罗斯的女警……”

    “怎么回事?”沈局有些疑惑地开口,“纪念怎么不动啊?”

    大屏幕一分为四,分别播放着四个参加窝棚方向的女警的动向。

    右下角的纪念还保持着刚才的姿态,一直没有动作。

    “是摄影机出了问题吗?”主持人发现了异样。

    “不会,你看树叶,还在动!”男主持人说道。

    镜头中,树叶和草都在动,只有纪念像石雕一样,一直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她不会是被咬到了吧?还是出了什么问题!”主持人疑惑地注视着面前电脑上的图像,“摄影师,推进一下纪念的镜头!”

    摄影师调整摄像头,拉近纪念。

    纪念的身影一点点地放大,她的手臂上并没有伤口,一手握着匕首,一手就虚抬在半空。

    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手臂上的肌肉都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

    脸色明显地有些苍白,眼睛只是紧盯着自己的右臂,仿佛那里有什么危险。

    “她很紧张,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会是草丛里还有蛇吧?”

    “应该不会啊!”

    沈局疑惑地询问道,“冷将军,怎么回事啊?!”

    冷小邪也是观察着镜头,很快,他就注意到一些异样——她一直在紧盯着自己的右臂。

    他移过目光,看向她的手臂。

    露在外面的白皙手臂上,有一些污渍,但是,还是能够清楚地看到,在她的手臂上,有一个小小的东西在移动。

    灰色的,上面有一些小小的黑点,八条细长的小腿,大肚子……

    那是……一只蜘蛛,一只在北京地区非常常见的土蜘蛛。

    那只蜘蛛加上腿不过才有半厘米大小,但是,对于纪念来说,它带来的恐惧远远地胜过那条将近一米多的大蛇。

    冷小邪的手指猛地伸开,抓住了原本在手指上把玩的那枚硬币,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收紧手指,握住手中的硬币,冷小邪的眼睛落在屏幕上,呼吸都放得极轻。

    纪念,挺过去……一定要挺过去!

    如果这一次,她能咬着牙熬过,从此之后,蜘蛛对她再也不是问题。

    如果不行,那么维和警察最后的评选,他就不能让她参加。

    正如刚才的主持人所说,专业素质固然重要,心理素质也同样是重中之重。

    纪念,我相信,你可以的,不要让我失望!

    想想你看过的那些图片,想想你身上还挂着一条蜘蛛项链,想想你的梦想……

    屏幕里,纪念如石雕一样纹丝不动,她的手臂上已经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