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没错,草丛里,一条灰色的蛇正与纪念对恃着。

    那条蛇很粗壮,看样子应该个头不小。

    这位应该是在草丛里休息,结果被她打扰到,此刻正不高兴地向纪念的方向吐着信心。

    她仔细地将蛇看了一几圈,从蛇的花纹和头来看,这条蛇应该是冷小邪向她们讲过的无毒草蛇的一种,确定这一点之后,纪念的心情稍稍放松。

    没有乱动,眼睛紧盯着对面的蛇,以防它有任何轻举妄动,纪念的另一只手就悄悄地摸出匕首。

    一旁的树上,镜头无声推进,将纪念和那条蛇清楚地呈现在大屏幕上。

    冷小邪原本懒洋洋靠在椅背上的身体已经绷紧,微眯眸子看向屏幕上的蛇。

    片刻,他已经确定那是一条无毒的草蛇,确定这一点之后,他的后背复又重新靠到椅子上,硬币依旧在手指间如蝶一般地飞舞着。

    “刚才我们询问了一下相关人员,大概可以确定这应该是本地的一种喜欢吃鸟蛋的无毒草蛇,”主持人的声音再一次想起来,“不过……一般这种蛇类受到惊害之后都会立刻离开,这条蛇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肯走呢?”

    “一般说来有两种可能。”男主持人接过话头,“一种就是它在这里发现了食物,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里有它的孩子,当然,现在我们还不太能确定。”

    “哦,天啊!”

    女主持人惊呼出声。

    屏幕上,那条大蛇竟然主动向纪念发起了攻击。

    它的身体突然展开,头部就冲起来,咬向纪念的手臂。

    注视着屏幕上的纪念,冷小邪眯眸屏住呼吸。

    坐在他身侧的沈局,早已经紧张地握紧椅背。

    那蛇是无毒蛇,可是真得被这么一个家伙咬上一口,疼肯定也是少不了的。

    如果真被咬到,纪念的比赛肯定会受到影响。

    纪念抽手,避过这一击,右手一伸,已经抓住大蛇的颈部,同时,左手匕首刺出。

    噗!

    匕首斜刺入大蛇的身体,虽然不算很正,却也伤到了心脏。

    大蛇身子扭了扭,不再动了。

    纪念松了口气,小心地拨出匕首,抬起手背抹了一把额上的汗。

    她虽然不怕蛇,可是这样近身与一条蛇战斗还是第一次,尤其还是这样的一条大蛇,刚才抓住它身体时那滑溜溜阴凉的手感,实在是不怎么让人舒服。

    冷小邪手臂上绷起的肌肉重新放松,沈局也是长吁口气。

    “小丫头,有胆色。”

    女孩子们,一般对于这种软体动物都会有莫名的恐怖,从蛇出现开始,沈局就为纪念捏了一把汗。

    看着纪念杀死大蛇,两个主持人也是松了口气。

    “原本以为,选手们的威胁应该是来自于她们的对手和匪徒,没想到这片树林中还会有这样的凶险。”

    “是啊,这也是我们选择这里做为比赛场地的初衷,做为一名女警,不仅需要过硬的专业素质,还需要过硬的心理素质,这样才能应对高强度的工作压力。”<!–章节内容结束–>

第1683章 有什么发现吗    <!–章节内容开始–>如果是在这样的地方隐藏,肯定会靠近水源,这样比较方便用水,这是她选中第二个地点作为目的地的主要原因。

    看着大屏幕上的纪念没有去木屋,而是行向水源的方向,冷小邪微微扬唇。

    小丫头片子,快能出徒了!

    林中小屋距离出口最近,有参赛者已经先一步到达,仔细搜查之后,她们就知道,她们错了。

    木屋搭建的很好,可是里面什么也没有,不要说是匪徒和人质,活物都没有一只。

    她们没有机会再来。

    最后的实战演习,只有一次的选择机会,一旦你进入你选中的目的地,也就意味着你不能再回头,选错了就只能退出。

    因为如果这是一次真正的抓捕,一次的失误就意味着嫌犯逃脱,自然你也不可能再抓住他。

    时候不大,50名参赛者已经锐减到38名,而此时,还有不少参赛者正在向着林中小屋的方向靠近。

    这个时候纪念已经在林中有所发现,在一片杂草之中,她找到了一枚扣子。

    观察了一下手中的扣子,她仔细地对比了一下照片,扣子与照片中人质身上的扣子完全相同。

    纪念轻扬唇角,她知道自已选择的方向是正确的。

    将扣子塞进口袋,她继续向前,动作也是越发小心谨慎。

    嫌犯不是死人,他有可能会因为发现情况随时有进一步的变化,这在之前的行动说明中就已经指出,越是知道自己在向他靠近,纪念越不能掉以轻心。

    凭借着冷小邪教给她们的辩论方向和水源的技巧,纪念很快就找到了一条河道的分流。

    扒开草从,看着下面流淌着的清水,纪念的目光落在那只从颈间划出来的蜘蛛上,眼前不由地闪过冷小邪的脸。

    之前,他教学员们这些知识的时候,还被她嘲讽过。

    “我们是警察,不是特种兵,学习这些有什么用?”

    现在事实已经证明,这些不仅有用,而且非常有用。

    抬手将那只蜘蛛塞到颈间,纪念迅速起身,顺着河道继续向前搜索。

    终于,她找到河道,在河道边的树林里发现用树枝搭成的窝棚一角。

    “现在,来自中国北京的纪念,已经找到河边树林里的窝棚,里面是否会有人质,还是会和林中木屋一样,只是一个陷阱呢?”主持人的声音再一次从音响中传出来,“现在,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大屏幕上,纪念小心地向前摸索着,在距离窝棚大约十米的一根树枝上,她发现了一角布丝。

    纪念认出那是人质的外套同样的布料,从眼下的情况可以判断,人质极有可能就在里面。

    当然,匪徒也有可能也在里面。

    她越发放松脚步,一点点地向着窝棚前进,摸到一片高草面前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

    “她停下来了,又有什么发现吗?”

    随着主持人的声音,主控人员已经调整了附近的监控方向。

    “哦,天啊……”主持人一声惊呼,“是蛇!”

    ……

    ……

    本人和邪爷一样,嘴花心不花,哪里邪恶了~?~<!–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