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爬到楼顶,用套着手套的手抓住滑行环,从另一端滑下。

    立刻,就有数个活靶相继出现。

    射击是她的强项,一手抓住滑行环,一手拨枪,她抬手扣下扳机。

    十颗子弹从枪管中呼啸而出,全部命中靶子,其中有八颗都在10环靶心的区域。

    大屏幕上迅速呈现出她的射击成绩——98环,加上之前在障碍赛中的得分,原本位居第九的纪念,瞬间上升到第一位。

    负责解说的两位男女主持人,也是齐齐惊呼出声。

    “简直不敢置信,瞬间就从第九位上升到冠军的位置。”

    “是啊,这一次的比赛真是能人备出。活动打靶的难度系数可是非常高的,要高速地下滑之中,人的眼睛会很容易出现误差,还有手臂的稳定性……”

    ……

    四周,一片议论声。

    几位来自国外的教官和负责人也是坐直身子,将目光移向这个一直没有注意到的中国小姑娘。

    沈局的脸色一下子就明艳起来,“这丫头,真行啊……冷将军都是教导有方,教导有方!”

    靠在椅背上,冷小邪依旧在玩那枚硬币,语气还是和刚才一样淡淡的,“小丫头片子,运气好而已。”

    “这可不是运气,这得有实力才行……强将手下无弱兵,还是你训练有方。”沈局不失时机地说道。

    冷小邪懒得与他周旋这种无聊的话题,扬扬唇角,没再出声。

    一对目光却只是盯着纪念,眸子里也有了专注的神情。

    他了解纪念,知道她只要不发挥失常,这个比赛对她来说,跟本没有什么难度。

    比起前面的障碍赛和移动打靶,最后这一顶才是真正的考验。

    实战比赛是在一个百亩的仿生林地之中进行,林地之中地形复杂,而且她们还要跟据手上拿过的信息,来推断出人质的具体位置,并且成功地解救出人质。

    最后一项,才是决定整个比赛成败的关键。

    纪念双足落地,松开滑行环进入实战场地,立刻就从身上取出之前工作人员发给她的资料。

    资料里是一张地图、一张人质照片。

    地图上,用红笔标着四个可疑点——林中木屋、溪边河谷、山坡树林以及湿地。

    人质就在这四个地点中的一个,接下来就要考虑学员们的判断力和侦察能力。

    纪念并没有盲目地开始行动,而是盯着地图看了一会儿,然后就向着溪边河谷的方向摸过去。

    一路小心靠近,她一边观察着四周,寻找着可能的蛛丝马迹。

    其他参赛者,此时亦已经分别选中自己的目的地,迅速向前。

    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林中木屋,这样的选择也算是在情理之中,正常人的思维,林中木屋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藏身之地。

    但是,纪念不这么想。

    木屋距离河道比较远,这样的设计原本就是有些不太合理的。

    一个匪徒带着一个人质,他肯定会选择最方便的地方。

    否则,他取水的时候是将人质留下,还是要对方一同前往?<!–章节内容结束–>

第1681章 屁股肿得扶墙走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只是一个动作,纪念已经意会。

    那家伙是在提醒她,如果成绩不好,就要打屁屁。

    纪念撇嘴,瞪他一眼,收回目光。

    想想自己挺大一人,竟然被别人打屁股惩罚,简直是叔可以忍婶不能忍啊。

    纪念心中暗下决定,有招一日,一定要将这些天被他打得全部讨回来。

    真是的,上回大好机会怎么就没下去手。

    她的屁股他打的,他的屁股她就打不得?

    哼!

    下次一定要将他屁股打肿,让他不能坐,只能趴着睡……想到屁股肿得扶墙走的冷小邪,她差点笑出声来。

    四周,其他参赛选手都是或多或少地有些紧张,纪念这里光惦打着打某人的屁屁报仇,早把紧张这孩子给忘到脑后。

    听到工作人员提醒大家对表,她抬腕看了看手表。

    “现在,所有参赛选手就位!”

    大家列队,行到起点。

    此次,参加比赛的一共有,来自十几个国家的五十多名选手,同时进行比赛。

    信号枪响,比赛正式开始。

    身边立刻就有人冲了出去,纪念没有冲,而是按照平日里的训练速度,匀速起跑。

    刚入队的时候,队里比赛,她一向也是冲在最前面,因为这个不知道被冷小邪骂过多少次。

    “你以为你是百米跨栏还是五十米短跑,要掌握节奏,每一步、每一次呼吸……都是有节奏的……身体与呼吸要配合,就像是歌手和鼓手的配合一样……”

    她匀速向前,踩上独木桥,趴地匍匐着穿过铁丝网,翻越障碍墙……始终保持着一个稳定的节奏。

    一直到五层攀爬楼前,纪念抓住绳索,向上攀爬。

    她并不是最快的一个,但是她的速度始终稳定,并没有出现气喘吁吁的情况。

    整个比赛才是刚刚开始,如果这个时候就耗废太多体力的话,接下来将会非常困难。

    为了比赛公平,更好地监督所有的参赛者,同时也是尽最大可能避免危险发生……整个比赛场地各处都有摄像头装饰,将学员们的情况传送到小操场临时设立的大屏幕上。

    冷小邪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一手撑着扶手,托着下巴,手里还把玩着一枚硬币。

    他并没有看手掌,那枚硬币却像是有一根看不到的线,连在他的手指上一样,始终不曾掉落,在他几个手指之间穿梭,连成一片银色的光影。

    屏幕一侧,显示着前十名的姓名、国籍、使用时间和成绩。

    现在,纪念是第九。

    旁边的沈局明显地有些不太满意,只是介于冷小邪的身份,他也并没有太过表露出来。

    沈局悄悄看一眼身侧,只见身侧冷小邪气定神闲,一如在海边晒太阳的度假客。

    斟酌着自己的用词,沈局虽然关心结果,却又生怕真得得罪这位小爷。

    “冷将军,这……发挥算正常吗?”

    冷小邪扫一眼屏幕。

    “比赛吗……重在参与吗,对不,沈局?”

    “也是。”

    沈局悻悻一笑,没有再出声。

    这位爷可是上头钦点的教官,且不说这位的来头,光是论起本身的级别,别看他的年级足够做对方的父亲,冷小邪的职位还在他上面。<!–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