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她昨天可不记得睡在他床|上,怎么会跑到他宿舍的?!

    “我……我怎么会在你这儿?”

    “你忘了?”

    冷小邪问。

    纪念微皱着眉,注视着他等着下东方文学网.east330.。

    “昨天晚上,你在地板上睡着了,我叫你起床,你直接就抱住我,拉都拉不开。”冷小邪装模做样地叹了口气,“没办法……我只好把你抱回来。”

    “胡说!”

    纪念才不会信他的鬼话。

    “要不然呢,你说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纪念哪里想得起来,“反正……我不可能抱着你!”

    “人睡着的时候和喝醉的时候状态基本相似,都容易真情流露。”冷小邪坏坏地笑着,“刚才你睡觉的时候还叫我的名字,纪念……你是不是喜欢上本教官了?”

    “胡说八道,我才没有!”

    纪念立刻反驳,却不自觉地皱眉。

    太过疲惫,她跟本就不记得自己做没做梦,看他说得煞有介事的样子,难道她……她真得叫他的名字?

    “真得没有?”

    纪念抬起脸,瞪着他。

    “你放心好了,别说一点,半点也没有。”

    死丫头片子,竟然敢说半点都没有,冷小邪微微眯眸。

    “没有最好,要不然,我还真要苦恼。”从门框上直起身,冷小邪懒洋洋转身,“要是你哪天真得喜欢上我,记得告诉我喜欢哪点,我马上改掉!”

    背对着她摆摆手,冷小邪走出门外,顺手帮她关上了门。

    “哼!”纪念对着门皱皱鼻子,迅速冲过来,将门上锁,“您老人家做您自己就好了,您身上没有半点值得我喜欢的地方!”

    锁好门,她这才放松下来,松开抱着胸口的胳膊看看胸衣。

    该死的!

    后面的部分完全撕开了,这怎么穿啊!

    将胸衣丢在一边,她迅速套上t恤,垂脸看看胸口,t恤上两颗小豆豆清楚可见。

    “啊!”

    纪念懊恼地抓住头发。

    从这里到宿舍足有一公里远,她要怎么回去。

    不说路上那么多人,一想到那个家伙就在门外,有可能会看到她这个样子,她就一阵头大。

    不管了,大不了一路冲回去!

    走到床边,伸手拿过袜子,她抬手想要将袜子往脚上套,看看手中洗得雪白的袜子,再看看自己的脚,她又停下来。

    抬起手掌,看着手中洁净如新的棉袜,纪念垂脸落在身上还透着香皂味的t恤。

    想象着那个家伙从自己脚上脱下鞋子和袜子,站在水龙头下认真清洗的样子,抬手抓抓头发。

    昨天晚上,她只记得很累,然后他帮她按摩,后来肯定是睡着了,然后他才抱她回来,看到她的t恤打湿才脱下来帮她清洗。

    仔细想想,他应该是好心。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是男人,她是女人……怎么能随便脱她的衣服呢?!

    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纪念还没有理清思路,门已经被敲响。

    当当当!

    “干吗?”

    纪念坐在床边,没好气地问。

    “开门!”冷小邪的声音响起来,语气是命令式的,“快点!”<!–章节内容结束–>

第1679章 限制级‘凶器’    <!–章节内容开始–>不过……

    一边吃早餐,一边被人像大爷似地伺候着,尤其是被这位大少爷伺候,感觉还是挺爽的。

    咬着肉包子,纪念颐指气使地开口。

    “记得吹八成干,要不然伤发质,本人这头发留了好几年了,吹坏你可赔不起……离我头皮远点,别烫到我……”

    小样儿,给点阳光就灿烂上了?!

    冷小邪好笑地摇摇头,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一手拉起她的头发,他的另一只手掌小心地控制着吹风机。

    等到纪念迅速地吃完早餐,冷小邪亦已经将她的头发吹干。

    这时,他的电话已经响起来。

    “好的,我们马上过来!”冷小邪挂断电话,迅速地收拾起桌上的餐具,“快去穿鞋,再晚来不及了!车已经到大门口了。”

    冲进卧室套上她的袜子和鞋,纪念左右看了看,从地上捡起自己的皮筋,拢着头发急急地往门外走。

    t恤内,她刚刚缝好的胸衣,受力撑开。

    她头发还没有系好,刚刚缝好的部分已经重新绷开,胸口那两团软肉瞬间逃出束缚。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纪念一时气愤,嘴里已经吐出一句脏话。

    “尼玛!”

    冷小邪从门上拨下钥匙。

    “个人恩怨不要牵涉父母,我妈可没得罪你!”

    “什么啊,我不是骂你,我是骂胸衣!”纪念急急转过脸,“快开门,再拿一下针线包!”

    “怎么了?”冷小邪疑惑地看向她。

    “我……我胸衣又坏了!”纪念一脸无奈,“刚才……好像没缝结实。”

    “你是不是女人啊?”

    冷小邪无语地看她一眼,迅速打开门,冲门房间,一把抓住桌上的针线包,转身冲过来将盒子打开,从里面扯出还带着线的针。

    “转过去!”

    “什么?”

    冷小邪一把将她转过身,“手扶着胸!”

    她本能地动作,脸还在不解地转过脸看他,“你……要……”

    问题没有问完,冷小邪已经挑起她的t恤,扯过松脱的胸衣开口处。

    “你!”

    “难道你想真空上阵?”

    纪念无语,只是认命地抱住胸口。

    时间已经来不及,现在已经不可能再回宿舍换衣服,她总不能真空上阵。

    捏住裂开的衣服两端,冷小邪迅速地用针线缝合着她的衣服。

    “缝结实点!”她轻声提醒。

    “放心,我比你懂!”

    将针捏在手里,冷小邪弯下身来,直接用牙将线头咬断,伸手捏住她的胸衣搭扣,迅速扣好。

    “ok,快走!”

    纪念迅速调整一个胸衣,大步冲向门外。

    冷小邪就将针塞进针线包,抓着针线包追出来。

    锁上门,跟着她跑下来,二人一起跑到办公楼前,坐上前来接应的车子。

    向车上的指导员打个招呼,冷小邪悄悄将手中的针线包塞到纪念手里。

    “拿着,以防万一!”

    纪念红着脸接过。

    指导员转过脸,“怎么,还有秘密武器呢?”

    冷小邪一笑,“那是!”

    说话的时候,他还不忘转过脸,目光暧昧地看向纪念。

    “限制级‘凶器’!”<!–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