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反正早晚都是他的,看两眼有什么不行的?

    再说……她两手抱得紧紧的,跟本就什么也看不到。

    “你!”纪念咬牙,抬脚向他踢过来,“滚出去!”

    侧身躲过她的脚,冷小邪笑眯眯地看着可爱的窘态。

    “这种态度……我偏不出去!”

    纪念气得小脸泛青,再次抬脚踢过来,却被他大手抓住小脚。

    纪念想要抽回脚,却怎么也抽不回来。

    扫一眼指间那只漂亮的小脚丫,冷小邪伸过一根手指,将手指伸到她的脚心前。

    “说点好听的!”

    “休想!”

    双手抱着胸,一脚却他抓着,纪念只能单腿站在地上,无法攻击,只是咬着牙瞪着他。

    冷小邪斜她一眼,伸出一只手指,轻轻地挠挠她的脚心。

    脚心奇痒,瞬间从整个脚心到小腿都是一阵酥麻。

    纪念咬着牙,忍着痒。

    “冷小邪,你这个混蛋……”

    斜她一眼,冷小邪又在她脚心轻轻地抓了两下,纪念全身绷紧,脚趾都缩了起来。

    强忍着笑意,她努力咬着牙,再骂。

    “冷小邪,我……哈……”

    骂到一半,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还骂不骂?”

    “我就骂,冷小邪……哈……”

    “还骂不骂?”

    “冷小邪,混蛋无耻龌龊变|态……哈……哈……”

    她越骂,他就越发攻击她的脚心,一阵阵酥麻奇痒的感觉传遍全身,纪念几乎快要站立不住。

    偏偏,她就是不肯认输。

    抱着胸口,努力保持着平衡,她咬着牙忍着笑。

    “冷小邪,你别给我机会,要是让我抓到你,我……哈……我非得……哈……阿嚏……”

    笑到最后,她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

    听到她的喷嚏声,冷小邪眉尖轻挑。

    松开她的脚腕,他轻轻撇嘴。

    “算了,本将军饿了,不陪你玩了!”弯身从地上捡起她掉落的t恤,抖了抖上面的土尘,他扬手扔给她,“到处乱扔,早知道不给你洗!”

    冷小邪转身走向门口,伸手接过自己的t恤,听到他最后那一句,纪念惊讶地证住,将t恤送到鼻下轻轻嗅了嗅。

    t恤上有淡淡的香味,那是香皂的味道。

    他……帮她洗衣服了?

    走了两步,冷小邪又停下来,向她转过身。

    纪念顿时瞪着眼睛,一脸戒备地将衣服挡在身上。

    “你……你又干吗?”

    将手伸进口袋,冷小邪伸手掏出一对白色棉袜,随手丢到床上。

    “穿之前把你的脏脚丫给我洗澡,还有……记得中午把我的床单洗了,不洗澡就上床,没见过你这么脏的女人!”他转过身,走到门口,又停下来转过身,“还有……被罩也要洗,全被你睡臭了!”

    “你才臭呢!”纪念红着脸反驳道,“谁愿意睡你的脏床脏被子呀,谁叫你带我过来的!”

    她一向爱干净,几乎没有不洗澡就上床的时候,这回竟然被冷小邪嫌弃脏,也是十分难为情,只是发脾气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说到这里,她又意识到一个问题。<!–章节内容结束–>

第1675章 一片如瓷的莹白    <!–章节内容开始–>正睡得香甜的纪念,突然受到这样的攻击,瞬间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坐直身子。

    缩回被按得疼痛难奈的脚,她双手抱着小腿,看着坐在床尾的冷小邪,疑惑地眨眨眼睛。

    “教官?!”

    冷小邪转过脸,视线扫过她露出被外,在胸衣里半隐半现的胸口,手一扬就将手中的t恤丢过来。

    “先穿衣服。”

    “哦!”

    纪念抬手接过t恤,突然反应过来,看看手中的t恤,再看看自己的身体。

    揭被而起,她直接跳下床。

    “冷小邪,你给站住!”

    此时,冷小邪已经走到门口,听到纪念唤他,他停下脚步。

    “什么事?”

    “你给我转过来!”纪念吼道。

    转过身,面对着她,冷小邪抱起胳膊,注视着她泛着红晕的小脸。

    “什么事?!”

    纪念紧抓着手中的t恤,语气中满是怒意。

    “谁让你脱我的衣服的?!”

    “我。”

    “呃!”纪念一怔,“你说什么?”

    “你不是问我谁让我脱你衣服的吗?”冷小邪扬起唇角,“是我自己想脱。”

    “你!”

    纪念气结。

    一个大男人脱她的衣服,他还理直气壮的。

    他想脱?

    她的衣服他凭什么想脱!

    “我的衣服不是你想脱就脱的!”

    气吼一声,纪念挥手就是一拳。

    冷小邪伸手挡住她的拳头,将她推开。

    “别闹了,再晚你会错过早餐的!”

    脚下绊到自己的鞋子,纪念身子一晃。

    “小心!”

    冷小邪看她撞向床头,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臂,纪念反手捉住他的手指,双足在地上一顿,人就飞扑过来。

    侧身避过她的一扑,冷小邪反手去捉她的腕。

    小丫头手一滑,手腕从他指间溜走,昨天的训练成效显著,小丫头的反擒拿手法竟然很娴熟地使用出来。

    不错啊!

    冷小邪在心中赞了一声,伸手抓住她的肩膀。

    纪念侧身,滑腻肩膀从他手下滑脱。

    啪!

    冷小邪的手指只抓住她的胸衣肩带,一声轻响,肩带断裂,整个东方文学网.east330.胸瞬间松脱。

    身上的束缚一松,纪念的胸衣就向下脱落。

    停下动作,她抬手护住滑下来的胸衣。

    因为她是背对着冷小邪,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左手一抬已经抓住她的肩膀,将她转过身来,同时伸过右手。

    纪念,旋身。

    头发上,皮筋松脱,长发散开,旋转起来如一片黑色丝绸散开。

    转过身来的小丫头,双手紧紧护着胸口,因为手掌的挤压,原本包裹在胸衣的两只小兔子已经呼之欲出。

    注意到她的异样,冷小邪脸上一惊,抓过来的手掌在距离她不足五厘米的地方险险停住。

    手掌带起一阵掌风,将她的长发都拂起来,黑色发丝下,一片如瓷的莹白。

    双手护胸的小丫头,双脸涨红,含怒带嗔地瞪着他。

    注意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纪念只恨不得撕了他,两手却只能护住胸口。

    纪念羞愤地怒骂出声,“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冷小邪收回还在她胸口前的手掌,唇角一扬,露出一口的白牙,“好看!”<!–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