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宁眼底闪过一抹惊讶,手掌却依旧伸过去,捏过一块饼干。

    “我希望如此。”

    菲比粉眸微微眯起。

    眼前的女人平静如深湖,没有半点波澜,难道说……真得是他猜错了?

    不!

    她太平静了。

    这反应有点不正常。

    菲比挑挑眉尖,“教唆两个孩子说谎,这可不是一个干妈应该做的事情!”

    沈宁转过脸,墨眸迎上他的眼睛,“对两个信任你的孩子撒谎,是一个叔叔应该做的事情吗?”

    迎上那对如深井一般黑亮的眼睛,一向能言善辩的菲比,竟然无言以对。

    她不愧是医生,真是一针见血!

    沈宁的目光落在男人精致的侧脸,轻轻叹了口气。

    其实菲比错了吗?

    不,沈宁并不认为他错了。

    其实,她还有几分同情菲比,爱上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那绝对是世间上最痛苦的事情。

    一个男人,追求自己爱的女人,有什么错?

    这个男人很聪明,不需要她去讲大道理,他只是需要自己想通,学会放手。

    她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将桌上的最后一杯牛奶向他推了推。

    “吃点东西吧,论起安神的作用,牛奶比红酒有效!”

    “谢谢!”

    菲比的视线落在桌上的牛奶杯,伸手拿过来握在掌心。

    杯子是热的,不像是酒水,需要用掌心去温暖。

    他犹豫着喝了一小口,很醇香的奶味,没有放糖。

    “聊点别的吧!”沈宁拢着自己的牛奶杯,“听说,你去过很多海滩,那么……如果我想去度假的话,有没有什么建议。”

    菲比想了想,“牙买加尼格瑞尔海滩,那里有17英里的白沙滩,海岸线侧有许多小餐馆,冬天的时候去,游客很少,随便买一杯咖啡,晒太阳、看海、翻翻书……可以轻易地享受几个小时的安宁时光。”

    “听上去不错!”沈宁点点头,“那么……你呢,你最喜欢哪个海滩?”

    “美国佛罗里达新士麦。”

    “抿我所知,那里有很多鲨鱼。”

    “没错。”菲比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杯壁,“大海原本就是它们的。”

    沈宁耸耸肩膀。

    她听得出来,菲比和冷小野是一类人。

    张扬不羁,喜欢刺激,不喜欢按部就班。

    如果冷小野没有遇到皇甫耀阳,而是先遇到菲比,也许她的故事会完全不同,只是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就算是两次被推到冷小野身边,菲比却注定不可能得到她。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运!

    门被推开,冷小野带着夜风扬和安德鲁走进来。

    “别担心,两个孩子睡着了。”

    沈宁放下牛奶杯站起身。

    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推开门看看两个小家伙平安地睡在枕上,冷小野这才吁了口气。

    这个时候,夜风扬的目光却已经落在,和沈宁一起站起身来的菲比脸上,夜风扬顿时露出一脸地惊讶。

    “司空月冥?!”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差点认错。”冷小野笑着走过来,“我来帮你们介绍一下。这是菲比、沈宁。这位是国际刑警高级警司,夜风扬!”

    ……

    ……

    么么哒(今天提前更新,出去撸个饭,如果我回来时还能保持清楚,就给你们加更)

第1668章 勉强接受好了    很君子地别过脸,不去看纪念的胸部,冷小邪随手一拉就将被子拉过来,盖到她身上,提了她的湿t恤要走。

    枕上,纪念抬手将胳膊从被子里抽出来,压在被子上。

    一条如细藕一样的手臂就呈现在冷小邪面前,手肘上还有一片青紫色,那是昨天受得伤。

    灯光映出她露在被外的半边肩膀,上面只有一根黑色的肩带。

    锁骨露出,形成一个深深的小窝,里面静静睡着那只银色的蜘蛛。

    灯光下,她的肌肤若发显得细腻,冷小野的手掌仿佛是不听使唤一样抬起来,伸到她的颊侧。

    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冷小邪挑眉,手在半空中停了停,然后就伸过去,帮她抚开脸上乱发,用指腹轻轻地抚了抚她的面颊。

    “既然你这么愿意当我女朋友,那本人就勉强接受好了!”

    冷小邪不是低情商的人。

    这些天下来,他很清楚,自己对纪念的感情已经超过了一个教官该对学员应有的关心。

    他喜欢她,毋庸置疑,他也不想回避。

    从纪念脸上收回目光,他提着她的t恤站起身,微扬唇角。

    “小丫头片子,你就等着乖乖投降吧!”

    提着她的t恤走出门边,冷小邪替她关掉灯,轻轻闭上房门。

    ……

    ……

    车队很快驶入王宫,老管家与玛丽一脸焦急地迎出来,看着沈宁带着两个孩子走下车子,他们立刻就奔过来,扶住两个孩子,上下打量。

    “我们没事!”

    “没有受伤。”

    两个小家伙立刻就主动安慰二人。

    “夫人呢?!”老管家关切询问。

    “小野还在那里,她没事很安全。”沈宁走过来,“先进去再说吧!”

    “对!进去再说!”

    老管家站直身,引着几人一起上楼,回到寝室。

    “走吧,我带你们去换一下衣服。”

    沈宁将二个小家伙引进卧室的更衣间,立刻就蹲下身来,扶住二人的肩膀。

    “记住,如果菲比叔叔问起,是谁带我们出来,就说是工作人员。如果他问对方长什么样子,你们就说光线太暗,没有看清楚。如果他问为什么没有看到那个人,你们就说,他带我们出来就急急地走了。”

    皇甫琦眨眨自己黑亮的大眼睛,“干妈,我们为什么要对菲比叔叔撒谎?”

    “因为我们要保护爹地的秘密,除了妈咪之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爹地还活着。”沈宁答道。

    “爹地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回来?”

    这一次,提问的是皇甫玦。

    “那是因为有坏人要伤害你们和妈咪,爹地要找出那个坏人,所以现在不能回来。”

    “那……”皇甫琦思考了一会儿,“菲比叔叔可能是那个坏人吗?”

    沈宁轻吸口气,“他不是,但是,我们答应过爹地的事情,就要做到,因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关系到你们、妈咪、宠儿、爹地……所有人的安全。你们明白吗?干妈知道,不应该让你们撒谎,不如……等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再向菲比叔叔道歉,好不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