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两个小家伙同时点头。

    “乖!”沈宁摸摸二人的小脑袋,“那我们现在换衣服吧!”

    帮着二人换下身上的衣服,沈宁重新带着小哥俩回到客厅,玛丽已经端来热牛奶和一些吃的。

    两兄弟坐到小沙发上吃东西,菲比就走过来,坐到沈宁对面。

    “那个小门……是你们自己找到的吗?”

    沈宁在心中笑了笑。

    果然,如她所料,菲比确定是有所怀疑。

    端过桌上,玛丽为她准备的牛奶,沈宁淡淡开口,“是一名工作人员帮我们逃出来的。”

    “工作人员?”菲比轻轻挑眉,“为什么我没有看到他?”

    “因为他把我们带出去之后就离开了。”沈宁道。

    菲比明显对这个答案并不太满意,“那么,他……什么样子?”

    沈宁摇头,“光线太暗,看不清楚。”

    菲比侧脸看向两个孩子,“小玦、小琦,你们看到了吗?”

    两个小家伙同时摇头。

    菲比没有再问,不是不怀疑,而是知道,沈宁已经与两个孩子统一了口径,他再问也没有意义。

    在那样的情况下,沈宁不可能确定对方是友好还是敌意,按常理是不可能跟对方走的,除非对方是很熟悉的人——她在撒谎。

    而且,如果对方真得是工作人员,也应该将她们送到安全地点,不可能在那个时候离开。

    那么……那个人到底是谁?!

    沈宁喝着热牛奶,目光很快地扫过菲比的侧脸。

    她知道这个谎言有点低劣,不可能骗过菲比,可是她找不出更好的解释。

    要两个孩子帮着一起圆谎,她编得太详细,反而更容易穿帮。

    她只能希望,菲比不会想到皇甫耀阳。

    毕竟,那个人“已经死了”!

    两个小家伙吃饱之后,开始连续的打起哈欠,毕竟还是孩子,精力有限。

    “走吧,干妈带你们洗澡睡觉。”

    “可是妈咪还没有回来。”

    “忘了干妈和你们约好的吗,妈咪要工作,小玦小琦要……”

    “乖乖照顾好自己。”

    两个小家伙一齐答。

    “没错!”沈宁牵住二人的小手,“走吧,我们去洗澡。”

    菲比站起身,跟着三人一起走到门边。

    答应过冷小野要保护好这两个孩子,他当然不能失言。

    很快,沈宁就带着裹着白色小浴袍的两个孩子走出来,认真地帮他们吹干头发,涂润扶乳液,然后安顿到冷小野与皇甫耀阳的大床上。

    侧身坐在床侧,她拿过床头柜上的一本儿童读物,声调温和地给二人读故事。

    她的声音极是平静,仿佛今晚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夜晚,仿佛刚才的一场危机跟本就没有发生过。

    两个小家伙很快放松下来,沉沉入梦。

    将书签夹好,沈宁直起身,替二人拉拉被子,走出门口。

    菲比主动退开,她就帮着两个小家伙关上房门。

    客厅里,只剩下菲比与沈宁,瞬间安静下来。

    沈宁拿过自己喝到一半的牛奶,送到嘴边,继续喝,菲比走过来,坐到她的身侧。

    看着她放下牛奶杯,伸手去捏盘子里的饼干,他突然开口。

    “皇甫耀阳还活着,对吗?”

第1667章 叫得好听点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并不理会,只是用膝盖压住她的腰,继续帮她按摩。

    今天被摔得够呛,要是不放松一下,明天早上她床都起不来。

    纪念也知道,他的目的,可是她实在忍不住啊。

    “师傅,你能不能轻点啊……”

    “不能!”

    “啊……疼……咝……”

    “声音小点,别搞得跟叫、床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滚床单呢!”

    纪念气吼,她也不想叫,可是,真得很疼啊!

    “谁叫你那么用力的……啊……”

    “如果你实在忍不住,就叫得好听点!”

    纪念小脸瞬间红若火烧,咬着牙不再出声。

    嘴上毒舌,冷小邪到底是放松了些力量,纪念的呻|吟声渐渐小下去,按摩完后背,冷小邪又帮她放松了腿上肌肉。

    “好了,今天到此结束。”

    纪念没有反应。

    “干吗,还想再被我蹂躏一回?!”

    纪念还是没有反应。

    冷小邪蹲下身,抬起她滑下来的头发,只见她趴在自己的手臂上,垂着眼帘,鼻翼轻轻扇动。

    竟然,睡着了!

    这也难怪,白天要和其他人一起参加正规训练,晚上还要过来吃小灶练习格斗,她的疲惫自不用说。

    被他这一通按摩之后,肌肉放松,人的精神自然也放松下来。

    冷小邪轻轻摇头,“在我这种流|氓变|态前,你也敢睡觉,不怕我猥琐你?!”

    他抬腕看看时间。

    时间显示,马上就十二点,过了十二点,学员宿舍那边就没有热水了。

    他扶住她的肩膀,轻轻推了推。

    “纪念,醒醒,洗个澡回宿舍睡。”

    “恩——”

    纪念嘴里应了一声,人就翻了个身,变成侧睡,然后就在地上像婴儿一样缩成一团。

    这位是有多困啊?!

    冷小邪有些哭笑不得。

    知道她累,可是在这里睡也不是办法啊!

    他伸手又推了推她的肩膀。!

    “纪念,快起来!”

    “师傅……你……你先回去,让我再躺一会儿……一分钟!”

    睁开眼睛看了看他,纪念含糊地低语一声。

    扫过她满是倦色的小脸,冷小邪微微皱眉。

    转身走过去,关掉空调,拿过椅子上自己的外套,裹住她的身体,冷小邪伸手将她抱起来。

    纪念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抬手向他摆了摆。

    “师傅……明天见!”

    然后,头就向他怀里一歪,再次睡着。

    冷小邪轻笑出声,“就你这还当警察呢,被人丢走卖掉都不知道。”

    抱着她走出格斗室,他用手肘关掉灯,大步将她抱出来走出格斗室。

    看看通向她宿舍的路,再看看不远处自己的宿舍楼。

    这样抱她送回宿舍太不像话,还是带她回自己的宿舍吧!

    冷小邪转过身,大步向宿舍楼走过去。

    抱着一个人,废劲地打开开锁,摸着黑将她送到里面床上,冷小邪打开小灯,帮她脱掉鞋袜,皱眉扫了一眼纪念身上的衣服。

    t恤都已经湿透了,这样睡一晚上,非感冒不可。

    挑挑眉尖,他抬手将手掌伸进她的t恤,托起她的头背,只用另一只将她的t恤脱下来。

    ……

    ……

    周一例行拉票。不投票的让小邪打你们pp,哼哼~<!–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