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邪并不理会,只是用膝盖压住她的腰,继续帮她按摩。

    今天被摔得够呛,要是不放松一下,明天早上她床都起不来。

    纪念也知道,他的目的,可是她实在忍不住啊。

    “师傅,你能不能轻点啊……”

    “不能!”

    “啊……疼……咝……”

    “声音小点,别搞得跟叫、床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滚床单呢!”

    纪念气吼,她也不想叫,可是,真得很疼啊!

    “谁叫你那么用力的……啊……”

    “如果你实在忍不住,就叫得好听点!”

    纪念小脸瞬间红若火烧,咬着牙不再出声。

    嘴上毒舌,冷小邪到底是放松了些力量,纪念的呻|吟声渐渐小下去,按摩完后背,冷小邪又帮她放松了腿上肌肉。

    “好了,今天到此结束。”

    纪念没有反应。

    “干吗,还想再被我蹂躏一回?!”

    纪念还是没有反应。

    冷小邪蹲下身,抬起她滑下来的头发,只见她趴在自己的手臂上,垂着眼帘,鼻翼轻轻扇动。

    竟然,睡着了!

    这也难怪,白天要和其他人一起参加正规训练,晚上还要过来吃小灶练习格斗,她的疲惫自不用说。

    被他这一通按摩之后,肌肉放松,人的精神自然也放松下来。

    冷小邪轻轻摇头,“在我这种流|氓变|态前,你也敢睡觉,不怕我猥琐你?!”

    他抬腕看看时间。

    时间显示,马上就十二点,过了十二点,学员宿舍那边就没有热水了。

    他扶住她的肩膀,轻轻推了推。

    “纪念,醒醒,洗个澡回宿舍睡。”

    “恩——”

    纪念嘴里应了一声,人就翻了个身,变成侧睡,然后就在地上像婴儿一样缩成一团。

    这位是有多困啊?!

    冷小邪有些哭笑不得。

    知道她累,可是在这里睡也不是办法啊!

    他伸手又推了推她的肩膀。!

    “纪念,快起来!”

    “师傅……你……你先回去,让我再躺一会儿……一分钟!”

    睁开眼睛看了看他,纪念含糊地低语一声。

    扫过她满是倦色的小脸,冷小邪微微皱眉。

    转身走过去,关掉空调,拿过椅子上自己的外套,裹住她的身体,冷小邪伸手将她抱起来。

    纪念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抬手向他摆了摆。

    “师傅……明天见!”

    然后,头就向他怀里一歪,再次睡着。

    冷小邪轻笑出声,“就你这还当警察呢,被人丢走卖掉都不知道。”

    抱着她走出格斗室,他用手肘关掉灯,大步将她抱出来走出格斗室。

    看看通向她宿舍的路,再看看不远处自己的宿舍楼。

    这样抱她送回宿舍太不像话,还是带她回自己的宿舍吧!

    冷小邪转过身,大步向宿舍楼走过去。

    抱着一个人,废劲地打开开锁,摸着黑将她送到里面床上,冷小邪打开小灯,帮她脱掉鞋袜,皱眉扫了一眼纪念身上的衣服。

    t恤都已经湿透了,这样睡一晚上,非感冒不可。

    挑挑眉尖,他抬手将手掌伸进她的t恤,托起她的头背,只用另一只将她的t恤脱下来。

    ……

    ……

    周一例行拉票。不投票的让小邪打你们pp,哼哼~<!–章节内容结束–>

第1665章 分别是折腰    <!–章节内容开始–>“是!”

    看冷小邪真得要教她,纪念立刻来了精神,迅速从地上站起身,认真地看着他出招。

    冷小邪利落地摆开架势,为她演示。

    “老汉折枝、太公摆旗、顺手牵羊,今天就教你这三招!”

    原本懒懒散散的一个人,突然就仿佛变了一个样子,手掌抓出,虎虎带风,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利落刚劲中,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纪念只看得双眼发亮。

    重新收住招式,冷小邪转脸看向纪念,“看清楚了吗?”

    “恩!”

    纪念点头。

    冷小邪重新恢复慵懒的状态,“好,你来练一下。”

    学着他的样子,纪念抬腿伸手,右手做爪抓出,三个招式,动作完全正确。

    冷小邪眼中闪过赞许,嘴上却继续毒舌。

    “跳舞呢?重来!第一个动作,老汉折枝!”

    纪念右腿上前一步,抓出右手。

    “停!”冷小邪迈步走过来,抬手就在她腰上拍了一巴掌,“你这哪是折枝啊,分别是折腰……挺直!下一个,太公摆旗。”

    纪念变招。

    冷小邪左右看了看,走到她身后,伸过两手来调整她的动作。

    “所有的动作一定要记住快、准、狠……招式并不是永远一成不变的,对方也是活人,不会像死尸一样等着挨打,所以一定要跟据对方的变化而变化……”冷小邪从她的手臂上缩回双手,扶住她的腰身,“腰部的肌肉一定要随时绷紧,要用腰肌去带动你全身的动作,所有的肌肉都要行动起来,这样的动作才会更有力度。整个发力过程应该是这样,腰带背,然后带动手臂,出手!”

    一边说,他的手掌就从她的腰上滑过来,指尖从腰上移过后背,最后落在手臂。

    他的身体就在她身后,因为扶着她的双臂动作,头就在她的头侧,说话的时候,呼吸便若有若无地掠过耳侧,掠起发丝滑过耳廊。

    身上就是一件薄薄的t恤,男人掌心的温度隔着衣服清楚地传过来。

    感觉着他的指尖掠过,纪念只觉全身肌肤收紧,身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感觉到手掌下她肌肤异样,冷小邪收回目光,看向她的侧脸。

    “冷?”

    “没……没有!”

    纪念的声音干巴巴地,颊侧一抹红晕已经缓缓升起来。

    灯光下,她白皙细腻的耳根明显地开始泛红。

    生怕他看出异样,她侧脸,向着一旁假装咳嗽了一声。

    脸被她束起的马尾辫蹭到,有些发痒,冷小邪随意地在她肩膀上蹭了蹭。

    “我说得记住没有?”

    “记住了。”

    “好,再来一次!”

    冷小邪松开手掌,退到一边。

    纪念就按照他说的要领又来了一次。

    “恩,就是这样,自己练习。”

    留在她自己练习,冷小邪转身走到墙边,拿过遥控器,将空调的温度向上调了两度。

    重新走过来,看她练了几遍。

    “现在,我们开始实战,站到我对面。”

    纪念走过来,在他面前站好。

    冷小邪突然出手,抓向她的肩膀。<!–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