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弯身放下两个孩子,任他们如两只小雀一样兴奋地冲到冷小野身侧,菲比却转过脸,看了一眼二楼的方向。

    那个出口就连他都不知道,沈宁竟然将两个孩子找到出口逃出来。

    是巧合,还是另外有人帮助他们呢?

    如果是后者,那个人是谁!

    “小宁!”拥住两个奔过来的孩子,冷小野抬脸看向沈宁,“你没事吧?”

    沈宁轻轻摇头,“这里安全吗?”

    冷小野转过脸看看不远处,警方和王宫的人已经赶到,车子开进来,在附近停下。

    一位负责人立刻就跳下车,冲到冷小野面前,向她敬了一个礼。

    “王后陛下!”

    “马上解决电力问题,楼上还有许多宾客,尽量保证他们的安全。”冷小野命令道。

    “是!”

    负责人应了一声,带着身后众人冲上楼去。

    此时此刻,楼上大厅。

    安德鲁虽然没有找到两个孩子,却已经发现另外的两个杀手,一人被击毙,一人腿部受伤被活捉。

    等到赶过来的飞虎队人员带着手电冲进来的时候,大厅里,安德鲁已经与夜风扬和众手下们合作,完全控制住局面。

    外部的工作人员已经检修到破坏的电路,重新进行修缮。

    灯光闪了闪,重新明亮起来。

    皇甫耀阳在小门内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转身闪入黑暗之中。

    与赶过来的人员简单的交涉之外,安德鲁迅速奔下楼,向冷小野报告楼上的情况。

    “来宾没有人员伤亡,我们的人三死两伤,现在正在疏散受到惊吓的宾客!”

    冷小野拥着怀中的两个小娃,轻轻点头。

    “小琦小玦,跟干妈到车上坐一会儿!”将两个孩子重新交给沈宁照看,冷小野抬眸看向菲比,“菲比,麻烦你送他们回王宫好吗?!”

    两个孩子不能留在这里,她不在他们身边,她也是实在不放在。

    “你放心吧,我会保护他们直到你回去。”菲比的粉眸落在她的脸上,然后他伸过手掌,从口袋里摸出一方手帕,“脸上沾到血了,擦一下吧!”

    “谢谢。”

    冷小野接过手帕,菲比就带沈宁和两个孩子一起走到不远处的车边,坐到车上。

    吩咐警车护驾,看着车子走远,冷小野转身与安德鲁一起回到楼上大厅。

    看到平安无事的朱蒂侯爵和阿瓦利王子,她立刻就迎过来,与朱蒂拥抱,向阿瓦利王子表达自己的歉意。

    “我很报歉!”

    阿瓦利倒是一脸轻松的样子,“王后的保安工作非常到位,我受到细致的保护,并没有受伤。”

    “那太好了。”

    冷小野向他笑了笑,然后就走过去慰问其他人。

    此时,首相比尔正与他的助理一起,安慰着大厅内的贵族们,冷小野看到他,立刻就走过来。

    “王后陛下,您和两个孩子都很安全吧?!”

    看到她,比尔一脸关切地询问。

    “谢谢您的关心,我很好。”冷小野轻轻点头,“您没事吧?”

    “只是摔了一跤,没有大碍。”比尔脸色凝重,“真是……太凶险了!好在抓到一个活口,可以让我们尽快查到真相。”<!–章节内容结束–>

第1664章 亲爱的……(3)    <!–章节内容开始–>今晚的来客都是国内和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值得庆幸的是,并没有宾客受伤,只是有一些女性受到惊吓,算起来已经是很好的结果。

    冷小野向大家道歉之后,命令工作人员迅速清理现场。

    ……

    ……

    北京,训练场格斗室。

    一声闷响,纪念再一次被摔出去,落在橡胶垫子上。

    这当然不是她第一次挨摔。

    自从冷小邪为她加餐吃小灶之后,每天的格斗课,基本就是纪念的挨摔课。

    从第一天摔到全身筋骨酸疼,到现在摔倒之后立刻爬起来,继续攻击,纪念其实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进步。

    眼看着纪念冲过来,冷小邪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拧身,一计漂亮的过肩摔。

    纪念再一次被摔倒在地。

    这一次,纪念没有起来,不是起不来,而是不想起。

    “不干了!”盘腿坐在地上,她嘟着嘴不肯起来,“什么吗……说好了教我练习格斗的,你分明是把我当沙包使,天天摔来摔去的!”

    冷小邪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纪念的小脸,好笑地扬扬唇角。

    拜托,挨摔可是格斗的必修课好不好。

    没有抗击打能力,谈什么格斗?

    “起来!”

    “不起!”

    “我命令你,起来!”

    “不起不起就是不起,反正我起来你也是把我摔倒。”纪念坐在地上,没好气地说道。

    这几天,她跟伺候老佛爷似地伺候他。

    衣服她洗(包括内裤),地她拖,桌子她擦……他处理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她帮着打字。

    除了替他上厕所,喂他吃饭,她什么事都干了。

    这家伙倒好,一招没教她,还天天拿她当沙发一样摔来摔去的,算什么师傅啊!

    “我决定了,和你解脱师徒关系。什么吗,说好了当人家的师傅,结果天天把我当沙包摔,我不学了……”

    嘴里说不学,纪念却并没有甩手走人。

    冷小邪歪着头看着小丫头在那里嘟着小嘴抱怨,突然笑了。

    小丫头片子,这是……在撒娇?!

    蹲下身,他好整以暇地向她扬扬下巴。

    “怎么……不想学了?”

    纪念白眼,“你反正也没想教我。”

    不想教她,他在干吗呢?

    没事他躺床上听音乐睡觉多好,跟她这每天晚上折腾一身臭汗。

    看这招不起作用,纪念又换了招数。

    “师傅!”重新换上笑意,她伸手扶住他的胳膊,“您就行行好,教我两招呗,好师傅,冷大将军,亲爱的……”

    她原本想说亲爱的教官,结果,“的教官”三字还没说出来,冷小邪已经叫了停。

    “好……看在你这么乖的份儿上,就教你两招。”

    “真的?!”纪念立刻就双眼放光地看过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被人家占了口头便宜,“不骗人?!”

    “我骗过你吗?”冷小邪反问。

    “呃……”

    纪念语塞。

    他……好像还真没骗过她。

    “师傅是真男人,说一不二。”她拍个马屁,还不忘眨眼卖萌,“那您现在教我吧?!”

    “好!”冷小邪站起身,“今天开始,教你擒拿手,看好了!”

    ……

    ……

    小念念,邪爷坑已挖好,等你来跳^0^<!–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