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黑暗中,沈宁扬起唇角。

    原本紧张的心情也是放松许多。

    对皇甫耀阳,沈宁也同样有着绝对的信任,有他在,这两个孩子就肯定不会有事。

    这个男人,一直就是强大的代名词。

    对于两个小家伙来说,自然更是如此。

    在这样的时候,能够听到父亲的声音,那声音简直已经胜过天籁,心中的紧张和担忧,在扑入那熟悉怀抱的瞬间,已经化成无尽的欣喜和激动。

    紧紧地抿着小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两个小家伙的小手却早已经伸过来,紧紧地抱住皇甫耀阳的脖颈。

    小哥俩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凑过小嘴,在父亲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将自己的小脸贴上他的脸。

    爸爸的怀抱,总是那么结实而温暖。

    感觉着二人的情绪,皇甫耀阳的心中,有激动,也有歉意。

    大手紧紧拥住两个小小软软的身子,他侧脸,分别吻吻二人软软的面颊。

    “现在,爹地带你们到安全的地方去,小玦,到爸爸背上去!”

    “恩。”

    两个小家伙齐声答应。

    皇甫玦就从他的怀里爬出来,爬到皇甫耀阳的背上。

    “抓紧。”

    提醒他一声,皇甫耀阳在黑暗中伸过手来,抓住沈宁的胳膊。

    “走。”

    两个小家伙,一个在他背上,一个被他抱在怀里,都是用自己的小胳膊小腿紧紧缠在他身上,就像两只缠着父亲的小树袋熊。

    沈宁从地上小心地直起身子,为了尽量不发出声音,她脱掉了两只高跟鞋,提在手里。

    四人顺着主席台的墙壁走下来,摸到主席台一侧。

    皇甫耀阳在手上摸索了两下,就从墙上摸开一扇门。

    这扇门,是用来拉布景板用的夹墙的小门,从另一侧可以通往厅外。

    一向那门都是锁着的,不过,因为冷小野要来这里参加活动,皇甫耀阳早已经探查过这里的情况,而他就一直站在那扇小门后,倾听着她和两个孩子的声音。

    站在离他们很近的地方,守护着他最珍视的这三个人——不,是四个人。

    皇甫耀阳最先走进去,沈宁跟着他摸进门内,到底是不如他了解情况,手中提着的高跟鞋碰到门内的墙,发出一声轻响。

    “小心点!”皇甫耀阳扶稳她的手臂,“跟在我后面!”

    此时,菲比已经走到附近,听到这边的动静,他迅速地凑过来。

    虽然是在黑暗中,他的动作却是十分速度。

    因为天生异于常人,在再加上并不光明的出身,菲比在童年时期,一直是司空一氏不愿意触及的伤疤。

    曾经有数年的时间,他一直被关在房间里,在黑暗中度过,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会被允许走出房门。

    因此,在黑暗中,菲比更加自如灵活,他也比平常人更适合黑暗的光线。

    摸索到墙上的不同处,他轻轻一拉,就将那扇门拉开。

    不确定刚才走进门内的人是谁,菲比小心翼翼地跟进来,摸索着前行,全身的肌肉如豹一样绷紧。<!–章节内容结束–>

第1658章 乖,不要出声!(3)    <!–章节内容开始–>前面不远处,突然传来几声尖叫和一声闷哼。

    安德鲁急冲过来。

    “开灯!”

    附近的几个保安同时站起身,打开手电筒照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手电筒映出地面上的一个年青男子,他手中抓着一只枪,头却以一个奇怪的姿态歪向一边,嘴里有鲜血溢出。

    很明显,那男人的颈骨已经被拧断。

    “谁干的?!”

    四周几个蹲着身子颤抖的人都是摇头,表示没有看清楚。

    “是我!”

    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

    安德鲁夺过一个手下的手电筒照过去,灯光映出一张莹白的脸,对方用手掌挡住了眼睛。

    尽管如此,安德鲁依旧是一眼认出,那是菲比。

    “菲比先生?!”

    “关掉灯!”

    菲比突然侧身向旁一跳。

    众人意识到危险,迅速向旁躲闪,尽管如此,依旧有一个手下被子弹击中,好在不是致命伤。

    在黑暗中摸出安德鲁身边,菲比低声开口。

    “大厅里至少有三个人,两个孩子在哪儿?”

    “我也在找!”

    安德鲁低声答道。

    菲比在黑暗中骂了一句,安德鲁听在耳里,没有出声。

    黑暗的大厅,潜伏在黑暗中伺机而动的杀手,不知道在何处的两个孩子,现在为了安全起见,不能用声音呼喊,要不然极有可能会暴露他们的位置,给两个孩子带来危险。

    眼前的局面,实在是有点让人为难。

    “电力还要多久恢复?”菲比问。

    “他们是在外面切断了这一带的供电线路,我们还没有确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安德鲁的声音有些无奈。

    “小野怎么样?”菲比又问。

    “她现在很安全。”安德鲁道。

    菲比暗松口气,“分头找吧!”

    眼下,没有任何好办法,只能摸鱼一样搜索整个大厅了。

    “等一下!”安德鲁拉住准备离开的菲比的胳膊,向他送过一只手枪来。

    “你留着吧!”

    菲比没有接枪,弯着身子向前摸索过去,低低地唤着二人的名字。

    “小玦、小琦!”

    “所有人分散开来,摸黑寻找,先找到两个小伯爵和沈小姐!”

    “是!”

    所有人都散开来,小心翼翼地寻找。

    此时,沈宁已经带着两个孩子摸到主席台附近,摸索着将两个小家伙塞进主席台上那个水晶球下面的空隙,她眯着眼睛看看四周。

    虽然手机在身上,但是她并不敢使用。

    在这样黑暗的地方,任何一点光亮都有可能会引来杀手的射击,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黑暗中,有人影靠近。

    沈宁心中一紧,侧身护在两个孩子面前,她随手从脚下脱下一只高跟鞋来握在手里。

    没有什么武器,这个勉强算个锐物。

    眼看着那人摸近,她猛地抬起右手,将鞋根击向来人。

    对方抬手挡住她的胳膊。

    “沈宁,是我!”

    “爹地!”

    两个小家伙同时惊呼出声,一齐从藏身的地方钻出来。

    那声音,他们太熟悉了,那是……父亲的声音。

    推开沈宁的胳膊,皇甫耀阳摸着黑拥住两个小家伙。

    “乖,不要出声!”<!–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