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前面不远处,突然传来几声尖叫和一声闷哼。

    安德鲁急冲过来。

    “开灯!”

    附近的几个保安同时站起身,打开手电筒照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手电筒映出地面上的一个年青男子,他手中抓着一只枪,头却以一个奇怪的姿态歪向一边,嘴里有鲜血溢出。

    很明显,那男人的颈骨已经被拧断。

    “谁干的?!”

    四周几个蹲着身子颤抖的人都是摇头,表示没有看清楚。

    “是我!”

    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

    安德鲁夺过一个手下的手电筒照过去,灯光映出一张莹白的脸,对方用手掌挡住了眼睛。

    尽管如此,安德鲁依旧是一眼认出,那是菲比。

    “菲比先生?!”

    “关掉灯!”

    菲比突然侧身向旁一跳。

    众人意识到危险,迅速向旁躲闪,尽管如此,依旧有一个手下被子弹击中,好在不是致命伤。

    在黑暗中摸出安德鲁身边,菲比低声开口。

    “大厅里至少有三个人,两个孩子在哪儿?”

    “我也在找!”

    安德鲁低声答道。

    菲比在黑暗中骂了一句,安德鲁听在耳里,没有出声。

    黑暗的大厅,潜伏在黑暗中伺机而动的杀手,不知道在何处的两个孩子,现在为了安全起见,不能用声音呼喊,要不然极有可能会暴露他们的位置,给两个孩子带来危险。

    眼前的局面,实在是有点让人为难。

    “电力还要多久恢复?”菲比问。

    “他们是在外面切断了这一带的供电线路,我们还没有确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安德鲁的声音有些无奈。

    “小野怎么样?”菲比又问。

    “她现在很安全。”安德鲁道。

    菲比暗松口气,“分头找吧!”

    眼下,没有任何好办法,只能摸鱼一样搜索整个大厅了。

    “等一下!”安德鲁拉住准备离开的菲比的胳膊,向他送过一只手枪来。

    “你留着吧!”

    菲比没有接枪,弯着身子向前摸索过去,低低地唤着二人的名字。

    “小玦、小琦!”

    “所有人分散开来,摸黑寻找,先找到两个小伯爵和沈小姐!”

    “是!”

    所有人都散开来,小心翼翼地寻找。

    此时,沈宁已经带着两个孩子摸到主席台附近,摸索着将两个小家伙塞进主席台上那个水晶球下面的空隙,她眯着眼睛看看四周。

    虽然手机在身上,但是她并不敢使用。

    在这样黑暗的地方,任何一点光亮都有可能会引来杀手的射击,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黑暗中,有人影靠近。

    沈宁心中一紧,侧身护在两个孩子面前,她随手从脚下脱下一只高跟鞋来握在手里。

    没有什么武器,这个勉强算个锐物。

    眼看着那人摸近,她猛地抬起右手,将鞋根击向来人。

    对方抬手挡住她的胳膊。

    “沈宁,是我!”

    “爹地!”

    两个小家伙同时惊呼出声,一齐从藏身的地方钻出来。

    那声音,他们太熟悉了,那是……父亲的声音。

    推开沈宁的胳膊,皇甫耀阳摸着黑拥住两个小家伙。

    “乖,不要出声!”<!–章节内容结束–>

第1656章 乖,不要出声!(1)    刀片割过咽喉,血汨汨地流出来,将整个洗手池里的水都染成一片鲜红。

    冷小野转过脸,迎上她的是一只黑洞洞的枪口。

    “嘘!”红衣女杀手露西阴冷地勾起涂得艳红的唇,“王后陛下,见到您非常荣幸。”

    最初的惊讶之后,冷小野很快就冷静下来,平静地注视着面前的露西,“你想要什么?”

    “很简单。”露台抬起枪,对准她的眉心,“你死!”

    “那么……让我死个明白。”冷小野平静地注视着她的绿色眸子,“是谁想要杀我,摩根省长?!还是比尔首相,或者……”

    她抬起手枪,重重地抵上冷小野的眉心。

    “哈!”露西阴笑出声,“王后陛下,我很欣赏你,所以你死之后,我会告诉你是谁的!”

    她的眼神里骄傲和得意。

    之前,她接到任务的时候,对方还要提醒她这个女人不好对付,还说什么她身手心智不凡……

    哼!

    不过就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罢了。

    在她面前,完全不堪一击。

    冷小野后退一步,退到洗手台侧。

    “一百亿!”

    冷小野道出一个数字。

    “我可以给你一个新身份,重新开始,你的后半生可以过上比我更奢华的生活,走到哪里都是艳羡的目光,不用担惊受怕,不用在半夜的时候在恶梦中惊醒,不用参加这样的宴会时还要躲在卫生间里闻洁而水的味道,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露西犹豫了一下,这个犹豫让她后悔终生。

    手伸在背后,冷小野伸手抓住了洗手台上的一瓶洗手液,抓在指间,她猛地扬起两手。

    左手格开露西抓枪的右手,同时抬起右手,不客气地按下喷嘴。

    咝!

    洗手液喷出来,喷进她的眼睛,浇上她的脸。

    嘭!

    惊讶之余,露西本能地扣下扳机,装着消音器的手枪射出数颗子弹,一颗击中冷小野身后墙上的镜子,一颗击中洗手台上的射灯。

    紧闭着眼睛,露西的左手已经向冷小野抓过来。

    侧身,闪过她的手掌,冷小野反手一拳,击在她的下巴。

    露西倒退数步,抬手抹了一把脸,再次向着冷小野射击。

    此时,冷小野已经冲到门边,一把拉开门冲了出去。

    子弹射出去,击在门框上。

    “夫人!”

    门外的众人看到冷小野慌乱的样子,都是错愕地迎过来。

    “抓住她!”

    冷小野闪身避到门侧,同时喝令。

    “开始行动!”

    露西抬起右手,对着手腕上的手链吼道。

    保镖们拨出枪冲进洗手间,头顶的灯突然暗了下去,数声枪声,几个保镖倒下去三个,接着是玻璃窗碎开的声音,明显有人逃出洗手间去了。

    整个宴会会场的灯全部暗了下去,宴会中的众人都是错愕的地抬头看向屋顶,有女人惊呼出声。

    “保护小伯爵!”

    安德鲁急吼着,向沈宁的方向冲过来。

    眼前突然暗下去,沈宁心中一惊,然后就弯下身,一手一个拥住两个小家伙。

    “别怕,干妈在这儿,现在,我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