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你们别吵了!”纪千遥尖声打断二人,“我告诉你们,如果我……我要去坐牢,我的人生就全毁了!”

    远处,附近的邻居听到声音,都走出来围观。

    “看什么看!”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怒骂一声,带着母女二人回到别墅,重重地摔上房门。

    ……

    ……

    车内。

    冷小邪侧眸看看副驾驶座上的纪念,原本以为她会哭,会伤心欲绝,但是她没有。

    她只是平静地坐在那里,目光呆呆地注视着前方,视线迷离。

    将车子在路边停下,冷小邪扯开安全带,安慰地扶住她的小脸。

    “小念,我原本没打算把那件事情告诉你的……你也别太难过了。”

    他只是随便查了一下,就查到纪父卖掉纪念母亲祖上留下来的那座古宅,填补经济亏空的事情,只是刚才太过气愤,才将那件事情说出来。

    冷小邪很清楚,这件事情肯定会对她有所伤害。

    但是,长痛不如短痛。

    那样一个父亲,真得不如没有。

    让她一次看清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的嘴脸也好,省得她还要对他们生出同情和怜悯。

    纪念轻轻摇头,“没事,我现在……已经麻木了。”

    哀莫大于心死!

    原本,她还对父亲有些歉疚,现在一点也没有了。

    冷小邪安慰地轻扶她的小脸,“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把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夺回来。”

    “不用了。”纪念轻轻摇头,“小邪,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

    冷小邪皱眉,“你还在同情他们?”

    “不!”纪念抬眸,迎着他的眼睛,“就算是还这十年来的养育之恩,你放过他们。从今天起,我就是纪念,与他们再无瓜葛,也不想再和他们纠缠不清。他们连让我恨的资格都没有!”

    轻吸口气,冷小邪轻轻点头。

    “这就对喽……ok!”他放松表情,扬起声调,“话说,小念念童鞋,你准备今天晚上请你家男人去哪里吃饭呢?!”

    纪念轻咳一声,语气也轻松起来,“你说吧,你想吃什么,本人就请什么。”

    “那我要是……”冷小邪启动车子,一对眸子痞痞地斜过来,“想吃你呢?”

    纪念轻咬着银牙斜他一眼,“你可以去做做梦!”

    冷小邪轻笑出声,“好……说起来我还真得知道一个地方菜不错,我带你去尝尝!对了,小念念,我今天又改了一首新诗,你要不要听听?”

    她才不要听他的流氓诗呢!

    “没兴趣!”

    “听听吗?这次不是外国诗,是中国诗!”冷小邪清清嗓子,“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一双,为何少一对,念念没穿鞋!”

    “冷小邪,你去死!”

    纪念低吼。

    “不喜欢这个,那再换一个。白日衣衫尽……”

    “闭嘴!”

    “那就停车做|爱枫林晚……”

    “冷小邪!”纪念狮子吼,“你再不闭嘴的话我就跳车!”

    “别别别……”冷小邪笑语,“跳下去你就湿身了!”

    纪念侧脸,看看车侧。

    果然,此时二人正在过一个桥,桥下是河道,跳下去肯定会“湿身”。<!–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87章 我就是白眼狼(2)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没说话,只是扯开鞋带,将脚下的那双名牌运动鞋脱下来,整整齐齐地放在楼梯一角。

    在赵丽华和纪千遥这样针对他的时候,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始终没有说话。

    套着袜子站在楼梯上,纪念没看赵丽华,也没看纪千遥,只是盯着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

    “这袜子是我用自己打工的钱买的,用脱吗?”

    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冷冷地看着她的脸,“早知道如此,十年前……我就不应该接你回来!”

    “如果不接她回来,你能拿到纪念妈妈的房子吗?”楼下,传来男人的冷冷询问。

    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脸色一白。

    楼下,冷小邪轻轻推开开门的李妈,带着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走进门来。

    “如果没有卖掉纪念妈妈那座家传古宅的钱解燃眉之急,你的纪氏能度过难关吗?如果那时候你的纪氏倒了,现在的你……能站在这里说话吗?恐怕那时候,你早就已经入狱,而您的妻女这会恐怕过得比纪念也好不到哪里去!”

    冷小邪迈步走上楼梯,伸手拿过纪念的包,背到肩膀上,然后又伸过手臂,将赤足站在地上的纪念抱到怀里。

    “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说实话,我见过的渣男不少,不过,像你这么渣的,还真没见过。现在,我很荣幸地告诉你,你完蛋了!”

    冷小邪从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苍白的脸上移开视线,落在赵丽华身上,“还有二位,设计陷害纪念,将她卖给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对吧?刚才我已经与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沟通过,他愿意出庭作证,二位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咱们……法庭见!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帮我把车子开回去。”

    抱着纪念转身,他迈步下楼。

    楼梯上的三个人愣了片刻,然后才反应过来,一路追下楼。

    “纪念!妈不是故意的啊……”

    “小念!你别听他胡说,不是那么回事,爸爸不是因为你妈的房产……”

    “纪念,你不能告我啊,要不然,我就完蛋了……”

    在三人的呼吸声,冷小邪已经开着车,载着纪念扬长而去。

    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从台阶上走下来,掂着车钥匙走向冷小邪开过来的那辆超野车。

    “林少!”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忙着追过来,抓住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的胳膊,“林少……想想办法,帮帮我吧?”

    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皱着眉推开他的胳膊,“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说实话,我觉得我这人够孙子了……没想到你比我还孙子,自己的女儿都算计。还有二位……”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看向赵丽华和纪千遥,“冷小邪的女人你们也敢让我睡,他妈|的想害死小爷呀!等着坐牢吧你们!”

    推开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坐上车子,扬长而去。

    “完了!”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无力地蹲下身去,抱住头,“全完了!”

    “我们……我们再想想办法……”赵丽华扶住他的胳膊,“总有办法的……”

    “有个屁!”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猛地站起身来,指着她的鼻子就骂,“我早就说过,让你们对她好点,你们就是不听我的,现在……开心了?!”

    “你对我吼?”赵丽华也生起气来,“你明明有妻有女,你去外面找小三,还和人家生孩子……要不是我发现你,你还想坐享齐人之福是不是……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吼?”<!–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