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愣了愣,立刻就抓过手机,调出纪念的号码,打过去,无法接通。

    “昨天她手机……不是摔了吗?”赵丽华小声提醒,“哦,对了……我……我有冷小邪的电话,我给他打试试?”

    “还愣着干什么,快打!”

    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立刻吼起来。

    赵丽华无奈,只好硬着头皮,拨通冷小邪的电话。

    电话那头,冷小邪正在看着新兵们进行入队考核,感觉到手机震动,他抓出来看了看。

    看到上面赵丽华的电话号码,他轻声吹了声口哨,将手机又塞了回去。

    把他们家小念念欺负成那样,他可不会轻易接这个电话,要好好折腾折腾他们。

    电话断了,一会儿又震,过了一会儿又断,然后又震……

    一直到电话打到第九个,赵丽华都快心力憔悴的时候,电话才终于接通。

    “喂,谁呀!”

    “冷……冷将军,是我……赵丽华。”

    “赵丽华是谁啊?”

    “我是纪念……纪念的妈妈。”

    “纪念的妈妈,我记得,我家记念妈妈都死了吧?”

    “我……我是纪母的继母。”

    “不好意思啊,我这还有点儿事,先挂了,再见啊。”

    冷小邪笑着把电话挂断。

    赵丽华无奈,将手机递给纪千景,“要不,你找找试试吧?”

    纪千景拿过自己的手机,拨出冷小邪的电话。

    “喂?”

    “冷将军,我是纪千景。”

    “报歉,你打错了。”

    “没打错,没打错,我是纪念的父亲。”

    “我们家纪念没父亲。”

    “冷将军,昨天晚上是我不对,让纪念受委屈了,我……我现在也特别后悔……”

    “是吗,那就继续后悔,再见!”

    冷小邪又把电话挂了。

    这时,纪千遥也得到消息,来到楼上,看着父母在这里唉声叹气,立刻询问原因。

    赵丽华看到她,心中一动。

    “小遥,要不……你试试,你是女孩子,他兴许能给你点面子?”

    “什么呀?”纪千遥疑惑询问。

    赵丽华拉住她的胳膊,“你……你给冷小邪打个电话,道个歉,看看能不能约他一起吃个饭,咱们全家给他和纪念赔不是!”

    “凭什么呀!”纪千遥吼道,“她打我,我还要向她陪不是?”

    “闭嘴!”赵丽华悄内看一眼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将纪千遥拉到一边,将事情利害简单向她说了一遍,“我告诉你,要是冷小邪不松口,三天之内,纪氏就完了。”

    纪氏完了,也就代表着,她们丰衣足食的生活到头,纪千遥立刻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想了想,她拿过手机,“我……我去我房间打打试试。”

    握着手机回到自己的房间,纪千遥仔细酝酿了一下,才用自己的手机拨通冷小邪的电话。

    “冷将军,是您吗?”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甜美,“你现在忙吗,能不能方便……打扰你一小会儿?”

    “有话说,有屁放,推销广告的滚,诈骗的先去打听打听我是谁再来!”

    纪千遥挨了迎头一棒,咬着牙,却还保持着温柔,“冷将军,您……您可真幽默,我什么也不干。”

    “什么也不干你打电话干吗,有病吧你!”

    嗡!

    电话又挂了。

    ^

    ^

    么<!–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81章 有病吧你(2)    <!–章节内容开始–>“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快回来!”

    无奈,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只好回家。

    回到纪家,他一进门,赵丽华就从茶几上站起身来,抓着一件警服送到他面前。

    “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什么?还说什么当秘书,还说什么出差……骗子!”将手中的警服抖开,赵丽华一脸愤怒,“你说你这个女儿,她有一句实话吗啊……”

    “这事儿……我知道。”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道。

    “你知道?”赵丽华怔了怔,然后越发愤怒,“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你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这个当妈的不称职,还是怎么样,这么大的事情你都没告诉我?”

    “我……我以为你知道呢。”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不耐烦地说道。

    “算了……”赵丽华冷笑一声,“反正我不管怎么做,也赢不回她的心,算了,算了!从今天起,这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这才刚是实习警察就敢打人了,要是以后当了刑警,佩了枪,她还不得杀了我……我还想多活两天呢……”

    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心中有事,懒得理她,迈步想要上楼。

    赵丽华急行过来,一把抓住他。

    “你干吗走……这事,你得给我和千遥一个交待,你看看……”赵丽华抬手指着自己贴着纱布的额头,“看看我,再看看千遥,这日子还能过吗?”

    心中烦燥,赵丽华还火上加油,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的脾气也上了来,“不能过别过,反正他妈|的也过不了两天了!”

    赵丽华气吼,“好啊……你女儿打我,你还吼我,这日子没法过了。”

    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将包摔在地上,“爱过不过,反正这项目拿不下来,我得去做牢了!”

    包重重摔地,里面的东西也摔出来,赵丽华被他吓得怔住。

    “夫人!”助理走上前来,忙着劝架,“纪总他这工作上遇到点难题,您……先让他安静安静好吗?”

    看着扯着领带上楼的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赵丽华转脸看向助理,“什么项目啊?”

    “就是那个市政工程。”

    “不是谈好了,今天签合同吗?”

    “没签成,好像是张部长说……咱们得罪了什么冷家的人,被人家给截住了。”

    冷家?!

    赵丽华脸色一白,“不会是……冷小邪吧?”

    助理听她话风似乎知道此事,“您……认识冷家人。”

    “完了,一定是他!”赵丽华一听就急了,忙着奔上楼梯,“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你听我说啊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

    冲到楼上书楼,赵丽华扶住一脸怒意的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肯定是冷小邪,肯定是他做的。”

    “谁是冷小邪?”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问。

    赵丽华皱起眉,“就是……就是纪念那个男朋友。”

    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怔住,“你是说……昨天晚上带纪念走的那个男孩子,他……他和冷家人有关系。”

    “他叫冷小邪,是……冷……冷子锐的儿子。”

    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身子一僵,“你……你怎么不早说啊!”

    “你……你不是也没问吗?”赵丽华心虚地说道。

    昨晚之局只是想着要分开纪念与冷小邪,哪想到结果会是弄巧成拙,只是此事事关纪氏未来,赵丽华也不敢不说。<!–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