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帮她把行李提到楼上,冷小邪拉开抽屉,取出车钥匙递给她。

    “车子就在车库,开车出去注意安全,我先回队里。要是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我的号码你记住了吧?”

    “恩。”

    “背一遍!”

    “13xxxxx……。”

    “ok。”冷小邪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在家好好休息一天,什么也别多想,晚上我回来接你,一起去吃饭。”

    “好。”

    纪念点头答应。

    “我走了,出门进门,记得把门关好。”冷小邪收回手掌,转身走走门边,手住门把手又停下,“不吻别吗?”

    “no!”

    她瞪着眼答。

    冷小邪轻笑,拉开门走了出去。

    看着他关门,听着他下楼的脚步声,纪念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追过来。

    此时,冷小邪已经走到门廊,正拉开门准备向外走,听到她的脚步声,他顿步转身,看向冲过来的纪念。

    “怎么了?”

    “我……”看着他,突然又没了勇气,纪念咬咬嘴唇,“我就是想说……谢谢,还有……”

    抬脸,扫一眼他的脸。

    纪念握紧双手,鼓起勇气,掂脚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掉头就跑。

    跑得太急,她脚下拖鞋一滑,差点摔倒。

    冷小邪挑眉,“你小心点!”

    背着他摆摆手,示意他不用担心,小丫头片子头也不回地奔上楼去。

    抬手,摸摸脸上她吻过之处,冷小邪轻扬唇角。

    “小丫头片子!”

    ……

    ……

    市政办公室。

    纪父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恭敬地将手中的资料送到办公室上,“张部长,您看看……这是您之前要我们准备的所有的资料,我们都已经准备齐了,所有的资质都符合这次工程的要求。”

    张部长抬起脸,看看办公室后的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老纪啊,这次的工程……恐怕有些变化。”

    “变化?”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疑惑地看着张部长,“不是……我们都已经谈好了吗,只要我们提供必要的资质就可以签合同?怎么会还有变化呢……张部长,为了不影响工期,我们都已经与各大供货商付了预付款,材料马上就要就位。这时候,怎么还能有变化呢!”

    张部长一笑,“这件事情,我也没办法。”

    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陪个笑脸,“瞧您说得,这事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怎么可能没办法呢!”

    这次这个市政工程,可是一个不小的大单子,对于纪氏来说,至于重要。

    为了拿下这个工程,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从得到消息到现在,前前后后跑了小半年,现在距离签合同只有一步遥,却被卡住,他心中满是不解。

    “老纪……你们先回去,等我们研究研究再说,啊!”张部长笑着站起身,“我还有个会,我们回头聊。”

    “张部长!”纪东方文学网.east330.景忙着拉住他的胳膊,“一分钟,就耽误您一分钟,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我可是一直把您当兄弟看……您……您给我透个实话,这到底为什么呀?!”

    张部长叹了口气,“老纪,你应该明白,这人在江湖,身不有己,你得罪的人,我也招惹不起啊!”<!–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77章 一个月一千(1)    <!–章节内容开始–>以前的流程都是直接按成绩决定结果,这一次情况特殊,如果按照成绩他们跟本没有办法取舍,便需要内部讨论来决定谁能最后通过成为维和警察。

    “我们会开会研究,然后将资料提交总部进行审核,审核通过之后就把结果通知你们。”

    “好的。”冷小邪笑着伸过手掌与对方握了握手,“辛苦了。”

    从办公室走出来,冷小邪笑着走到院中正在等待结果的众人面前。

    大家看到他出来,立刻就一起迎过来。

    “教官!”

    “教官,怎么样,我们没给您丢人吧?”

    ……

    此时,大家并没有太过关于结果,而是更看重冷小邪对她们的评价。

    冷小邪笑着抬起右手,展开拇指,送给所有人一根大拇指。

    “非常出色,今天的成绩单是最近几年最好的成绩单,因此他们不能立刻取舍,还需要开会讨论,也就是说……你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资格成为维和警察,就算是最后没有通过审核,那也不是因为你们资格不够,而是因为名额有限。这件事情,不仅是你们的荣耀,也是整个公安部乃至整个国家的骄傲。不错,没给我丢人!”

    “耶!”

    ……

    大家都欢呼出声。

    “好了,现在大家可以上车返回营地,带上行李回家,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冷小邪的目光扫过众人,“所有人都有,向右……转,上车!”

    重新回到培训中心,大家收拾好行李,工作人员就安排大巴送众人离开,冷小邪亲自相送。

    那些在训练场上,只流汗不流泪的学员们,个个都哭红眼睛。

    “知道,以后看不到我这样的大帅哥舍不得走,没关系啊!什么时候想我了,来北京,教官绝对招待你们,爬**、吃烤鸭、游颐和园……不过,记得一点啊……我带着你,你得带着钱!”

    众人被他逗得都是笑出声来,离别的气氛这才稍减。

    “现在,把眼泪擦干净,哭哭啼啼地算什么样子,都给我精神点,上车!”

    大家排着队往车上走,冷小邪的目光就落在拉着行李箱准备上车的纪念身上,“纪念,出列!”

    纪念拉着行李走到他面前,“教官,还有什么事?”

    “有事,等着!”冷小邪抬起右手,向众人挥手,等到众人都上车,他立刻一挥手,“关门,出发,大家一路顺风,保重。”

    “教官,纪念……保重!”

    大巴车离开,纪念扶着行李箱站在原地,一脸无奈。

    “大巴车都走了,你让我怎么回去啊,挤公交啊?”

    话刚说完,后脑勺上已经被他拍了一巴掌。

    “你干吗打我?”

    纪念转过脸,瞪着他。

    冷小邪白她一眼,伸手拉住她的行李箱,转身就往停车场走。

    “喂!”纪念忙着追过来,“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废话。”冷小邪将她的箱子装进车内,“回家!”

    两个字,如雷贯耳,将纪念劈醒。

    纪念突然明白回来,除了他的地方,她已经没有地方可回,纪家已经不再是她的家。<!–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