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所以……我觉得你还是稍微晚睡一会儿,仔细考虑。祝您好梦。”

    合指,菲比扬手将手机交给助理,两手就抬起来插进裤子口袋。

    “大鱼马上就要出现了!”

    海面下,水波暗涌。

    一条银色的身影猛地钻出水面,将海面上抢食鱼食的小鱼们一口吞入腹中。

    “弱肉强食,这就是大海的法则。”他伸手拿过架子上的鱼枪,“但是,人类的法则不同,人类总是很卑鄙。”

    他伸指扣下扳机。

    带勾的鱼叉从枪口射出,并没有射中大鱼,而是擦着它的身体掠过,刺入海水中,刺起一片水花。

    大鱼受惊,逃远。

    “您为什么放过它?”格雷有些不解地问。

    以前,他常跟着菲比射鱼,他也知道菲比的准头,是不可能射偏的。

    “那是一条母鱼,它怀孕了!”

    格雷耸耸肩膀,“那你为什么还要开枪?”

    菲比将鱼枪丢给他,轻扬唇角,“对我来说,猎物并不重要,捕猎才是最有趣的。”

    格雷笑起来,“不管怎么样,您开心就好。”

    深深地吸了一口那熟悉的大海的气息,菲比扬唇,露出笑意。

    “果然,还是大海适合我,格雷,准备一下吧,很快……我们就可以开始全新的旅行,好久没有去麦哲伦冲浪了,不如……一起?!”

    “好啊!”

    格雷笑应。

    他熟悉的那个人,从来不为任何事、任何人而停留过脚步的人……终于回来了。

    ……

    ……

    北京。

    清晨如约而至。

    纪念还在床|上睡得香甜,睡着睡着,突然呼吸一紧,她下意识地抬起手掌想要去拨开覆住自己口鼻的东西,手指却抓到一只温热的大手。

    睁开眼睛,她一把抓住对方的手指,同时一个虎扑,将对方扑倒在床角,手肘就抵住对方咽喉。

    看清对方的脸,她一脸错愕。

    “师父?!”

    冷小邪扫一眼她的领口,纪念身上套着他的大t恤当睡衣,领口自然松大,这样半俯着身子,那t恤基本上已经形同虚设。

    也就是她还穿着胸衣,要不然……便要春光大泻。

    “早上的时候,这样诱|惑一个男人,可是很危险的举动。”

    纪念扫一眼自己的领口,忙着松开他,跳到床毛,将t恤领口拉高,又将被子扯过来盖住自己露在t恤外的长腿。

    “谁让你进我房间的?”

    “因为如果再不起床的话,我们就要迟到了。”冷小邪向她挤挤眼睛,“或者,你想在北京陪着我,放弃考核?”

    “谁要陪着你呀!”纪念揭开被子,伸腿想要下床,看到自己的大|腿忙着又将被子盖回去,“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冷小邪撇撇嘴。

    “几块骨头,裹着点肌肉和肥肉而已,我又不是没长腿?给你找了一套小号训练服,估计你应该能穿。”

    将手中的一套训练服丢到她身上,他站起身走向房门。

    进来只是帮她找衣服,顺便叫她起床,他可不想一大早就被她弄得欲|火焚身。

    看着他走出门去,纪念松了口气,抓过身上的衣服,迅速套到身上。

    ……

    ……

    么<!–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72章 终于回来了(2)    <!–章节内容开始–>比尔轻轻地抖了抖手中的照片,“如果说来,他们两个真得是一个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菲比这一次回来的目的就不难解释了,他……是为了冷小野而来。”助理扬扬唇角,“五年来,他为保护冷小野而死,现在又为了这个女人回来,还真是痴情啊!”

    比尔撇撇嘴,到了他这个年纪,女人已经激不起他的兴致。

    “那么……”助理正色看向比尔,“您要与他合作吗?”

    “像菲比这样的人,为了冷小野可以做出任何事。”比尔缓缓地眯起眼睛,眸子里满是狡猾,“酒店和别的地方有什么异样吗?”

    他不信,以皇甫耀阳那样的精明的人,对感觉不到菲比的异样?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奇怪了!

    “国安局的人去过酒店,调查菲比。”助理微皱着眉,“难道……他也察觉了?”

    比尔点点头,“这并不是坏事。”

    “您的意思是……”

    “国王对菲比有所动作,这也就证明,菲比有可能是我们的朋友。”

    拥有同样的敌人,就可以是朋友。

    如果菲比真得为了冷小野而来,比尔倒并不介意与他适当合作。

    司空月冥当年的强大,如今比尔还铭记在心。

    那个男人,是可以在层层包围之中,依旧可以将冷小野带到非洲的人。

    五年前,他可以做到想做的事情。

    五年后,他同样也可以做到。

    “您的意思是,我们真得要与他联盟?”

    “联盟?”比尔冷笑,“不……只是暂时合作,这样的一柄利刃偶尔用一下还是可以的,如果你一直呆在他身边,早晚会被他伤到的。”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比尔靠到椅背上,淡淡吐出一个字。

    “等!”

    ……

    ……

    海神号游轮。

    后舱的独立小甲板上,菲比正蹲在甲板上,向海水中投喂鱼食。

    无数的鱼儿被吸引过来,在海面下翻动着闪动着异色的鳞光。

    “先生。”格雷走过来,“酒店那边回来的消息,国安局的人已经出动了,看来……皇甫耀阳已经在怀疑我们。”

    菲比扬扬唇角,将手中的鱼食丢入海水。

    伸手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湿巾,擦了擦手指。

    “手机。”

    助理立刻就将手机递到他手里,菲比直接将电话拨到比尔的手机上。

    “比尔先生,我是……司空月冥。”

    “司空先生,有事?”

    “相信您现在已经确定我的身份,那么……我之前提出的合作,您要还是不要?”

    电话那头,比尔轻笑出声。

    “菲比先生,我现在正准备睡觉,不太明白你要说什么。”

    “我知道,想要表达诚意,光说是不行的,总要做点什么。”菲比微笑着注视着甲板一侧的海水,“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的话,你们的国王先生即不会开战,也不会议和。他现在,一定是在尽力寻找摩根的下落,这也就意味着,他无暇顾及你我,这是我们的机会。当然,于我,他只是一次机会,于您,却是唯一的一次机会,这个机会一但失去,就再不会回来。<!–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