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王宫,国王办公室。

    接到手下的通知之后,助理再一次走进来,将最近情况向正在忙碌的皇甫耀阳通报。

    “国王先生,刚刚得到的消息,菲比先生又一次去了首相府。”

    皇甫耀阳从手中的地图上抬起脸,“然后呢?”

    “他去了码头,登上一艘游轮,游轮是sk公司旗下的豪华游轮。”

    轻轻点头,皇甫耀阳放下手中的笔,略一沉吟,“去酒店,调查他住过的房间,见过什么人,接触到什么人,另外……再去看看他上的那艘游轮,准备在这里呆多久……安排一些人手上去,不要超过十个,要生面孔。记住……这些要绝对保密!”

    “好的,先生。”

    助理答应一声,迅速走出办公室。

    皇甫耀阳将手中的铅笔在地图上敲了敲,揭开地图,在地图下面的笔记本上,比尔这个名字上重重地画了一个圆圈。

    “卡特!”

    “先生!”

    坐在桌边整理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的助理走过来。

    “去查一个比尔的所有交际圈,他经常来往的官员、商贾,帐目往来……所有!”

    “好的。先生。”

    助理卡特也随后离开,整个办公室只剩下皇甫耀阳一个人。

    靠到椅背上,双手十指交叉着放在胸口,皇甫耀阳微垂着眸子,缓缓开口。

    “菲比?司空月冥!”

    ……

    ……

    前首相府。

    比尔站在窗边,同样也在念着这两个名字。

    “菲比?司空月冥!”

    “先生!”助理推开门走进来,“您要的资料已经查到了。”

    比尔转过身,走到书桌边坐下。

    助理立刻就将查来的资料放在桌上。

    “您看,这是菲比的照片,这是我查到的一些司空月冥的资料照片。您看这两张!”

    助理送过两张照片,照片内,同样是菲比的脸,手中都端着一杯红酒。

    除了西装不同,面部轮廓稍有一些区别之外,在灯光的作用下,照片中的两个人几乎相同,尤其是姿态和神情,简单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套出来的。

    “这两张……是菲比还是司空月冥?”比尔问。

    “左边这张是菲比,右边这张是司空月冥。”助理从资料中翻出一张打印彩照,“这是我们用电脑合成计划分析出来的结果,两个人的面容相似度为90%,而且,相似部位集中在上半张脸和左半张脸。”

    比尔皱起眉,“还有别的发现吗?”

    助理又抽出一沓资料,“数日之前,菲比收购了sk集团,您也知道,sk集团原本就是司空月冥一手创立的。五年前司空月冥死后,这个集团因为涉及走私和其他法律领域,被司法部门拍卖用作对他的罚金。而且,我们还查到了这个……”

    助理又拿过一张照片,照片是菲比与格雷的合影。

    “这个男人名叫格雷,曾经是司空月冥的律师,在司空月冥死后,他一直在帮菲比经营着个人资产。现在……他给菲比做助理。”

    “菲比现在在哪儿?”

    “他上了一艘船,是sk集团旗下的顶级游轮。”助理收起手中的资料,“司空月冥生前一直以游轮为家,四处漂泊,几乎很少上岸……这所有的一切,都证明菲比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69章 我要人,你要国(3)    <!–章节内容开始–>比尔审视地注视着他的脸,“菲比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之前见过,五年前,索菲亚公立医院。”菲比轻扬唇角,“那个时候,您还是首相,您……真得不记得了?”菲比抬起手指,指指自己的眼睛,“像这样的眼睛,全世界也应该没有几双吧?”

    比尔微眯双眸,“你是……”

    “司空月冥。”

    菲比道出自己曾经的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比尔的眸子里明显地闪过惊讶。

    当年,这个名字在a国,可是曾经引起极大的反响。

    “司空先生?”比尔压住惊讶的神色,微笑,“菲比先生真会开玩笑,司空先生不是已经死了吗?”

    “没错,司空死了,但是……”菲比耸耸肩膀,“菲比还活着,而且……又回来a国,比尔先生是聪明人,应该猜得到我是为何而来吧?”

    比尔也靠到椅背上,一对灰眸审视地观察着菲比的粉眸,揣测着眼前这个人有多少可信度。

    菲比抬起双手,放到沙发背,手掌在扶手上轻轻地敲了敲。

    “我不喜欢拐角抹角,不如……我们就直说好了。我知道比尔先生想要什么,比尔先生也一定知道我想要什么。不如……合作?!”

    比尔笑起来,“我实在有些听不懂您的意思,如果你指得是深水港口,我还是很有兴趣的。”

    “您知道,我说的合作,是比几个深水港口更大的项目。”菲比扬着唇角,笑得邪魅而诡异,“关系到十三个行省,三百多万平米的土地,数亿人口!”

    比尔很清楚,他说的是这个国家。

    但是,比尔怎么可能相信他,而且,菲比的造访也让他的心中越发生起戒备。

    比尔微眯眸子,“菲比先生还是说清楚点,我还是不太明白。”

    “好!”菲比将身子前倾,双掌轻轻一拍,“那我就说得更简单一点,你们的国王拥有两样至宝,一个是他的国家,一个是他的女人,我要人,你要国!而他……一无所有,这就是我要的结果。”他笑着看向比尔,“也是您要的结果,我说的对吗?”

    “菲比先生!”比尔猛地站起身来,声音里染着怒意与严肃,“如果您只是一个玩笑,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笑话,如果您是认真的,那么我想我有必要通知国王大人。”

    俊美的脸上笑意不减,菲比懒洋洋从沙发上站起身。

    “很报歉,打扰比尔先生休息,我先告辞了!”

    将手塞进衣袋,菲比迈步走向会议厅出口。

    他的步伐很慵懒,看似闲庭信步,整个人却已经暗暗绷紧,做好所有的准备。

    比尔站在沙发上,注视着他的背影。

    助理上前一步,从身上摸出枪,询问地看向比尔,比尔犹豫着……终于还是摇头。

    看着菲比走出门去,他立刻就下令。

    “派人跟着他!”

    菲比走出会客厅,一路走下台阶,坐到格雷的车上。

    启动车子,格雷从后视镜里扫一眼菲比的脸。

    “先生?”

    “他拒绝了。”

    “这么说……不是他?!”<!–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