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纪念吸吸鼻子,“我真得没胃口?”

    冷小邪用吸管轻轻碰碰她的嘴唇,“快吃,要不我用嘴喂你!”

    纪念无奈,只好张嘴含住吸管,喝了两口酸奶,冷小邪就抽出吸管,用叉子挖出一块蛋糕送到她嘴边。

    晚饭因为汤的事情,纪念并没吃几口,哭了这一顿,也真是累了。

    乖乖地任他喂,胃里被填满的时候,她的情绪也平静下来。

    冷小邪再一次送过蛋糕来的时候,她轻轻摇头。

    “我真得吃饱了。”

    将酸奶杯递给她,冷小邪伸手拿过她手中剩下的小半份蛋糕。

    “现在,慢慢把事情告诉我。”

    纪念捏着酸奶杯,将今天晚上的事情仔细向他说了一遍。

    “行啊,警觉性够高的吗,不旺师父我这么悉心栽培你。”冷小邪将最后一口蛋糕送到嘴里,将空盒子放回纸袋,“好了,报仇的事情有我,现在咱们先回家,你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我送你去考核。如果被这些小事情影响正事,那你才真是输了。”

    家?!

    纪念心中一酸,“我现在哪还有家啊!”

    “说什么呢!”冷小邪抬手在她后脑勺上轻拍了一下,“小屁股又痒了是不是,我家不是你家啊?”

    缩回手臂,冷小邪已经重新将车子启动,带着她返回郊外别墅。

    没有正经的安慰,甚至没有哄她……

    冷小邪表现的始终轻描淡写,仿佛这一切,不过就是小事一桩。

    偏偏,就是这样的轻描淡写,反倒让纪念也想开了。

    是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以前她没有爸,也活得挺好的,以后也一样。

    她纪念没有这个家,可能还活得更好,不过就是比她计划的提前一年离开吗。

    反正以后她也工作,大不了就是过得紧巴点,怎么也不至于饿死。

    冷小邪一边开车,一边悄悄看她,看着她脸上渐渐放松的表情,提着的心这才算是彻底放下。

    重新回到别墅,将她送到楼上,冷小邪取出一件自己的t恤送给她。

    “那……去洗把脸,好好睡一觉。”

    “师父,谢谢你。”

    纪念接过t恤,道谢。

    “看你这么可怜……”冷小邪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要不……今晚上我陪你睡?”

    “想得美!”纪念狠狠瞪他一眼,“出去,我要睡觉!”

    “我陪你吗,两个人睡还可以聊聊天。”

    “不用!”

    纪念直接抓住他的胳膊,将他转身,推出门外,关门上锁。

    “我去洗白白,就在隔壁哟,如果你有需要,敲敲墙我就过来。”

    门外,某人无耻地说道。

    “多谢,不用!”

    纪念对着门说一句,转身走进洗手间洗脸。

    脸刚刚洗完,口袋里手机已经震响。

    她取出手机,只见上面显示着一条来自冷小邪的语音微信。

    “小念念我的腰带卡住了,你要不要过来帮忙?”

    纪念瞬间脸红如烧,咬牙切齿地回道。

    “流|氓,龌龊!”

    洗漱完,换上他给她的t恤,她刚爬到床上,他的微信又发过来。

    “小念念,我要洗白白了,要不要一起?”

    ……

    ……

    哦呵呵。同居生活开始了~<!–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62章 要不要一起(2)    <!–章节内容开始–>“住手!”

    门厅里,一声怒喝,真震人心。

    纪父的手僵在半空,脚步急响,一个高大身影已经从门廊里冲过来,一把将纪父甩开,护住纪念。

    浅色休闲装,利落短发,一张脸俊郎非常,迷人的桃花眼里此刻满是怒意。

    正是冷小邪,吃完晚饭之后赶过来,他原本走上前来敲门。

    因为纪父看到赵丽华摔倒奔过来,门跟本就没有关。

    听到里面的声音,冷小邪才将门推开查看情况。

    “她做错了什么,你要打她?”

    护在纪念面前,冷小邪微眯着眸子,看着眼前的纪家三人,俊郎的脸上有让人心寒的怒意。

    纪父并不认识冷小邪,怒喝道,“这是我们的家务事,轮不到你来管!”

    冷小邪抬臂拥住纪念的肩膀,“她是我的女人,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好啊……这是我的家,你们两个马上给我滚!”纪父吼道。

    冷小邪没有理会他,只是转脸,看向纪念,“小念,怎么回事?”

    纪念紧咬着嘴唇,努力控制着眼泪,保持着坚强。

    “既然你不认我这个女儿,那样也好,从今天起,我们恩断义绝!”

    迈步,她昂着下巴,骄傲地走向门外。

    “冷小邪,我们走!”

    冷小邪扫了一眼面前三人,转身向她追过去。

    将西装脱下来,披到她身上,他小心地将她扶进车子,跳上驾驶座,驱车离开纪家。

    纪念咬着嘴唇,注视着窗外,始终一言不发。

    一路将车子开到一处僻静的街道边,冷小邪才停下车来,抬手向自己的胸口拍了拍。

    “过来!”

    纪念没动。

    拉开安全带,冷小邪弯过身子,将她身上的安全带拉开,伸手将她拢到怀里。

    “小样儿,在我面前还端着什么,想哭就哭,别弊着!”

    男人的胸口温暖和坚实,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气息,纪念提着的气泻下去,然后眼泪绝堤。

    所有的愤怒、委屈、隐忍……

    此刻完全被发泻出来。

    冷小邪并不哄她,任她骂,任她宣泄,只是拥着她,一手轻拍着她的背。

    直到感觉着她的哭声小了下去,他才轻声开口。

    “跟师父说,到底怎么回事?”

    纪念吸着鼻子抬起脸,“她们……她们陷害我,爸爸还不相信我。”

    冷小邪拿过纸巾帮她擦眼泪,“没挨打吧?”

    纪念摇头。

    “打人了?”

    纪念点头。

    “这还差不多,要不你也太给我丢人了,打谁了?”

    “纪千遥。”

    “打几下。”

    “一下!”

    “笨蛋,师父怎么教你的,面对敌人时一定要出手够狠,怎么不多打几下呀!赵丽华脸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我推的。”

    “可以啊,以一敌二,战斗力不错!”冷小邪拉过她的右手,“来,我看看,手打疼了没有?”

    “没有。”纪念吸着鼻子说道。

    “那行!”冷小邪抬手扶住她的小脸,“打人打累了吧,要不,师父带你去吃点好吃的?”

    “我不饿!”

    “瞎说,又打人又骂人的多消耗能量啊!”冷小邪伸手从车座后拿过纸袋,从里面取出一份甜点,塞到她手里,他就将吸管扎进酸奶杯,送到她嘴边,“那……先补充点能量和水分,吃饱喝足了再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