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事出反常必有妖。

    赵丽华的殷勤,让纪念心中越发生出疑惑。

    要说赵丽华对她好,也不是没有过,那些都是在父亲在的时候,赵丽华总是会做出一副亲切后妈的样子。

    可是现在,父亲不在,她这表演是演给谁的呢?

    纪念接过汤,放在手边,顺手接过李妈帮她盛的米饭。

    不等她将饭碗握紧,赵丽华已经笑着开口。

    “老话说的好‘吃饭先喝汤’,先喝两口汤再吃饭,这样对肠胃好……”看纪念不为所动,她面色微变化成嗔责模样,“这可是妈亲自熬的,你也不尝尝?”

    “妈!”纪千遥也端起一碗汤来,送到嘴边喝了一口,然后就不咸不淡地说道,“你不知道现在人家攀上高枝了吗,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哪会还在意这点小汤?”

    “胡说八道。”赵丽华瞪一眼女儿,伸手过来覆住纪念的手掌,“小念啊,别听你姐瞎说,身体要紧,乖,听妈话……衬热喝,要不然该不好喝了。”

    说着,她又将碗端起来送到纪念手里。

    纪念端起汤,送到嘴边,闻闻味道,还不错。

    她用勺子盛起一碗汤送到嘴边,轻轻吹了吹,眼角余光立刻就注意到,母女二人都已经转过脸向她看过来。

    看得出来,她们对于她是否喝这个汤……非常在意!

    纪念抬脸,看向纪千遥,对方立刻就躲开目光,去吃自己的饭。

    她又侧眸看向赵丽华,赵丽华笑得一脸温和。

    “尝尝看,咸淡合不合适。”

    纪念将勺子送到嘴边,盛了一口汤。

    汤水浓香,有很重的鸡精味。

    看着她开始喝汤,母女二人都是暗松口气。

    不对,一定有问题!

    纪念将二人表情收在眼中,心中已经确定这个结论。

    若是以往,她肯定会立刻放下手中的汤,找个理由不喝,但是这次她没有。

    “妈您的手艺真不错,真好喝!”

    赞美一句,将勺子放到碗里,她直接将汤送到嘴边,大口喝下。

    若是以往,她这个姿态,纪千遥肯定又要嘲笑她不淑女,但是这次,她没有。

    看着纪念一口气将碗里的汤喝完,母女二人对视一眼,然后心照不宣地扬扬唇角。

    “呀……差点忘了!”纪念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我手机忘在楼上了。”

    转身,她迅速上楼。

    赵丽华母女只在意她喝不喝汤,哪会理她吃不吃饭,并没有多说什么。

    一路冲到楼上自己的房间,纪念立刻就走进洗手间,将手指伸进喉咙,刚刚吃下去的汤立刻就被她全部吐了出去。

    冷小邪说过,要相信自己的直觉,杜绝任何有可能的危险。

    虽然她并不确定,这对母女的反常是什么原因,加点小心总是没错。

    将手洗干净,擦净唇角,她转身走出房间,重新下楼继续吃饭。

    一边吃饭,赵丽华就悄悄地观察着纪念的反应,“这段时间,一直出差肯定累了吧,你爸还要晚点才能回来,要是困的话就去躺一会儿吧?”

    纪念放下手中的饭碗,“那我先上楼了。”<!–章节内容结束–>

    …

第1757章 管管你媳妇(4)【加更】    谢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加更一章。

    ……

    ……

    只是,这么多年她一直连个男朋友都没交过,这怎么也不像一个二十四岁的女孩子。

    也难怪,身为母亲的佟亚着急。

    自家女儿哪里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聪明太冷静。

    佟亚真得担心,再这样下去,她会变成剩女。

    沈宁转过脸,向母亲一笑,“您放心,你让我见谁,我就见谁,绝对服从命令听指挥。”

    佟亚欣慰扬唇,旋即,又叹了口气。

    当妈的自然懂女儿,她知道沈宁懂事听话,但是,也知道沈宁平静的表象之下,骨子里的固执与骄傲。

    不是她真正看中的人,她是不会要的。

    只是,能入她眼的人……太少了!

    ……

    ……

    整个下午,赵丽华都在厨房里忙活。

    以往,这种时候她都会叫纪念下来帮忙,可是今天一反常态。

    纪念看书看累了,主动下来想要帮忙,却被赵丽华拦住。

    “不用,你出差这么久,肯定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今天我买了一些野山菌,一会儿让李妈给你做你最爱的蘑菇汤。”

    纪念眼中闪过愕色。

    今天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赵丽华少有的和颜悦色不说,还主动给她做汤,这也太奇怪了吧?

    “厨房里呛,上楼休息吧!”

    赵丽华笑着将她推出来。

    纪念耸耸肩膀,重新上楼,不用她帮忙正好,她还懒得看赵丽华脸色。

    行到二楼,就见纪千遥抓着手机从房间急急地跑出来。

    “好……我马上下来啊!”

    一边讲电话,她就从纪念身侧跑下楼去。

    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很明显是她出去了。

    纪念轻轻摇头,上到三楼,人就走上阳台。

    中午的时候,她已经从冷小邪那里穿回来的衣服洗干净,晒在阳台上,这会儿肯定干了。

    伸手收起衣架上的衣服,她目光一扫,就看到纪千遥在楼下不远处,正站在一辆明黄色的莲花小跑一边,和一个男人说话。

    纪念扫了一眼,觉得男人有点眼熟,本能地停下目光,多看了两眼。

    立刻,她就认出那位是之前赵丽华带她相过亲的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

    最近她在队里训练,前前后后,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给她打过的电话至少有二十回。

    纪念就接过一回,后来就听之任之不予理会。

    这个家伙不会是知道她回家,又来纠缠她的吧?!

    纪念微微皱眉,却见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已经重新坐进汽车,纪千遥退开来向他摆摆手转身走回来,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就启动车子。

    纪念以为他要走,哪想,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只是向旁边开了十几米就停了下来。

    然后,他就一直呆在那里没有动。

    纪念将衣服收回来,折好装进纸袋,重新回到阳台,只见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的人和车还留在原地,似乎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当当当!

    门被敲响,李妈笑着走进来,“小念,饭好了,吃饭去吧!”

    纪念转过脸,“不等爸爸吗?”

    “夫人说先生他回来不定几点呢,咱们先吃,要不一会儿全都凉了。”

    纪念应了声,和她一起下楼,洗手走进餐厅,只见赵玉华正撑着一碗汤,看到她,立刻就将手中的汤送过来。

    “我都给你凉好了,快尝尝,今儿这汤可真鲜!”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