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谢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加更一章。

    ……

    ……

    只是,这么多年她一直连个男朋友都没交过,这怎么也不像一个二十四岁的女孩子。

    也难怪,身为母亲的佟亚着急。

    自家女儿哪里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聪明太冷静。

    佟亚真得担心,再这样下去,她会变成剩女。

    沈宁转过脸,向母亲一笑,“您放心,你让我见谁,我就见谁,绝对服从命令听指挥。”

    佟亚欣慰扬唇,旋即,又叹了口气。

    当妈的自然懂女儿,她知道沈宁懂事听话,但是,也知道沈宁平静的表象之下,骨子里的固执与骄傲。

    不是她真正看中的人,她是不会要的。

    只是,能入她眼的人……太少了!

    ……

    ……

    整个下午,赵丽华都在厨房里忙活。

    以往,这种时候她都会叫纪念下来帮忙,可是今天一反常态。

    纪念看书看累了,主动下来想要帮忙,却被赵丽华拦住。

    “不用,你出差这么久,肯定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今天我买了一些野山菌,一会儿让李妈给你做你最爱的蘑菇汤。”

    纪念眼中闪过愕色。

    今天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赵丽华少有的和颜悦色不说,还主动给她做汤,这也太奇怪了吧?

    “厨房里呛,上楼休息吧!”

    赵丽华笑着将她推出来。

    纪念耸耸肩膀,重新上楼,不用她帮忙正好,她还懒得看赵丽华脸色。

    行到二楼,就见纪千遥抓着手机从房间急急地跑出来。

    “好……我马上下来啊!”

    一边讲电话,她就从纪念身侧跑下楼去。

    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很明显是她出去了。

    纪念轻轻摇头,上到三楼,人就走上阳台。

    中午的时候,她已经从冷小邪那里穿回来的衣服洗干净,晒在阳台上,这会儿肯定干了。

    伸手收起衣架上的衣服,她目光一扫,就看到纪千遥在楼下不远处,正站在一辆明黄色的莲花小跑一边,和一个男人说话。

    纪念扫了一眼,觉得男人有点眼熟,本能地停下目光,多看了两眼。

    立刻,她就认出那位是之前赵丽华带她相过亲的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

    最近她在队里训练,前前后后,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给她打过的电话至少有二十回。

    纪念就接过一回,后来就听之任之不予理会。

    这个家伙不会是知道她回家,又来纠缠她的吧?!

    纪念微微皱眉,却见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已经重新坐进汽车,纪千遥退开来向他摆摆手转身走回来,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就启动车子。

    纪念以为他要走,哪想,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只是向旁边开了十几米就停了下来。

    然后,他就一直呆在那里没有动。

    纪念将衣服收回来,折好装进纸袋,重新回到阳台,只见林哲东方文学网.east330.的人和车还留在原地,似乎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当当当!

    门被敲响,李妈笑着走进来,“小念,饭好了,吃饭去吧!”

    纪念转过脸,“不等爸爸吗?”

    “夫人说先生他回来不定几点呢,咱们先吃,要不一会儿全都凉了。”

    纪念应了声,和她一起下楼,洗手走进餐厅,只见赵玉华正撑着一碗汤,看到她,立刻就将手中的汤送过来。

    “我都给你凉好了,快尝尝,今儿这汤可真鲜!”

    ……

    么

    …

第1756章 管管你媳妇(3)    “明天联合国的人过来考核,剩下二十个人,都非常优秀。”

    “那就好。”冷子锐点点头,“一会儿把小玦小琦接回来,明天我们直接到队里住一段时间。”

    “干吗到那住啊?”许夏立刻询问。

    当然是因为鹰隼大队里最安全,当然,这话不能说。

    要不然,要让许夏知道,之前自家大外孙子被人劫持,她非心疼死不可。

    “好久没在队里住了,想那里了。”冷子锐拥住她的肩膀,“老婆大人陪陪我呗?”

    许夏撇撇嘴,“天天起床号烦死了,说好了啊,最多两周,多了我不住!”

    像她这种每天要睡懒觉的人,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每早被起床号吵醒。

    不过,为了满足自家男人的要求,她并没有拒绝。

    冷小邪开着车,听着二人聊天的声音,唇角就轻轻向上扬起来。

    父母结婚二十余年,一直恩爱如初,相信他和纪念一定也是一样。

    一家三口到达机场之后,很顺利地接到皇甫两兄弟和沈宁。

    将一对小家伙送到冷家人手中,随行而来的保镖这才向冷小野打过电话,汇报情况。

    “哟!”冷小邪看到沈宁肿起来的手臂,伸手将她拉到一边,“手没事吧?”

    沈宁轻轻摇头,“没事,软组织拉伤,休养几天就好。”

    “小宁!”

    远处,有人急步行过来。

    身材高挑,气质优雅,正是沈宁的妈妈,芭蕾舞蹈家佟亚。

    许夏转过脸,看着走过来的佟亚,立刻就笑着开口。

    “小琦、小玦,快叫人。”

    “佟外婆好。”

    两个小家伙立刻一齐开口。

    “乖!”佟亚笑着走过来,吻吻两个小家伙的脸,“这两个孩子,真是聪明,隔了这么久没见我,还记得我姓什么。子锐、小夏,你们真是要羡慕死我喽!”

    冷子锐笑着开口,“羡慕什么呀,看中哪个,抱走玩两天?”

    “少来,还两天,一个小时你们也舍不得呀,这两位可是咱们的超级小宝贝。”佟亚说着,抬起手腕看看手表,“哎哟,快四点了都,子锐、小夏、小邪,我还有点事,我和小宁先走了。”

    向冷家人道别之后,佟亚急急地拉着沈宁就走,一路带着她来到停车场上了车,佟亚立刻就启动车子。

    “我带你回家换换衣服,咱们就过去。”

    “妈!”沈宁笑着开口,“我这手臂还伤着呢,不能休息两天再开始?”

    佟亚白她一眼,“你难得休个年假,咱们得抓紧时间,你看人家小野,孩子都快上学了,再看看你……我不能急吗?”

    沈宁淡笑摇头,“这次又是什么人?”

    “这个你肯定喜欢,是x大的大学老师,今年二十九岁,长得一表人才……”

    沈宁靠在椅背上,侧脸看着窗外,静静倾听。

    “小宁!”佟亚收住话头,“其实妈妈也知道,你心气高,其实……妈就是想着,哪怕你就谈恋爱呢,也谈谈,总是这么一个人,也不是办法。你……明白吗?”

    若说起来,沈宁才不过二十四岁,并不算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