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邪将车子拐进快车道。

    “你的脚明天考核没有问题吧?”

    “没事,就是稍微还有点疼,应该不影响。”

    “那就好。今天我请了一天假,一会儿回去看看我爸妈,下午我要去机场接人,吃完晚饭我再去你家接你,送你回训练场。”

    “没事,你忙你的,我自己坐公交车也行。”

    冷小邪向下勾勾太阳镜,转过脸看着她。

    “你不想见我?”

    “不是。”纪念忙着解释,“我这不是怕你太忙没时间吗?”

    冷小邪轻扬唇角,“我要抓紧时间。”

    纪念眨眨眼睛,“抓紧时间干吗?”

    向她莫测一笑,冷小邪转过脸来,抬手将太阳镜推回原处。

    “和你谈恋爱啊,要不然,过几天你出国了,我上哪欺负你去?”

    当然是抓紧时间让她爱上他,要不然,分开一年,小丫头片子被别人骗走怎么办?

    他不提,她都要将这件事情忘了。

    一想到马上就要出国,纪念也是有些黯然。

    之前听说出国的时候,总是觉得兴奋无比,一想起到可以脱离那个家自由呼吸,她就如同一只快要刑满释放的囚徒,期盼不已。

    可是现在,一想着要和他分开一年,突然觉得心里好不舒服。

    这时,车子已经驶下主路,驶入她家所在的别墅。

    好半天没有听到她出声,冷小邪疑惑转脸。

    “怎么了?”

    “没事。”

    冷小邪停下车,他转过脸,勾下脸上的太阳镜,“说,到底怎么了?”

    高速路他怎么停车啊?

    纪念慌乱地看看左右,“你……你怎么停车了?!”

    看到眼前熟悉的别墅,她一脸惊讶。

    这么快就到家了?

    “你……”纪念错愕地转过脸来,看向冷小邪,“怎么知道我家的?”

    冷小邪扬唇,“我又不是第一次来。”

    “你来过?”纪念挑眉,“什么时候?”

    “某人提着一瓶拉菲酒,坐地铁回来的时候。”冷小邪轻笑出声,“莫泊桑的全名是居伊·德·莫泊桑,怎么样,师父我还是有点学问的吧?”

    听到莫泊桑全名这个梗,纪念一下子想起来,小嘴顿时惊讶地张成o型。

    “怪不得,我那天总觉得有人跟着我,原来是你跟踪我。”

    冷小邪抬手在她的额头上轻敲一计。

    “什么叫跟踪,我那叫护送。怎么样……感动吧?”

    “切!”纪念撇嘴,“你还好意思说,一顿饭花我二万八,当时我恨你死了!”

    冷小邪向她眨眨眼睛,“那……现在呢?是喜欢死我了,还是爱死我了?”

    “才没有呢!”纪念看看前面的别墅,“那我……下车了?”

    冷小邪抬手指指嘴唇,“如果你坚持吻别,我也不介意。”

    她回他一个白眼,推门下车。

    向前行了几步,她又停下脚步,转过脸。

    看到她转脸,冷小邪抬手向她挥了挥。

    纪念站在原地愣了两秒,到底还是走过来,行到驾驶座一侧。

    冷小邪以为她有事,抬手划下车窗。

    “回来吻别吗?”

    纪念瞪他一眼,“我就是想要提醒你一下,路上开车慢点。”

    …

第1750章 腰带?(3)    <!–章节内容开始–>在洗手间呆了几分钟,纪念才总算是平定情绪,重新走出来,人就垂着脸,不敢与他对视。

    看着眼前垂着头,红着脸,跟入洞房小媳妇一样的纪念,冷小邪不由莞尔。

    “你要不要再吃点。”

    “不用了,我……我吃饱了。”

    纪念急急地逃到门廊边。

    “你的包不要了?”冷小邪在她身后问。

    “啊……”她忙着停下,转身又往回走,抓住放在沙发上的包。

    这时,冷小邪已经将桌上二人吃剩下的早餐收拾起来,提到手里,走到门厅。

    纪念忙着停下来,让他先过。

    二人一前一后出门,冷小邪走过去将垃圾丢进垃圾桶,纪念就走到他的车边。

    她原本想着坐后座,与他保持一点距离,可是……跑车是双排座,除了驾驶座就是副驾驶。

    坐到驾驶上,斜一眼副驾驶座上歪头看向窗外的纪念,冷小邪侧过身子。

    “我又不会吃了你,你那么怕我干吗?”

    “谁……谁怕你呀,我是……看风景。”

    伸手,将她的脸转过来,冷小邪笑着指指自己的脸。

    “这边风景独好。”

    她撇嘴,“自恋!”

    “难道我长得不好看?”

    “好看好看,您是大美女。”

    “认真点说。”

    “说什么?”纪念不解地瞪大眼睛。

    “我都已经向你表白了,你不应该对我说点什么吗?”

    “您玉树临风,风流潇洒,洒脱无比,比……比明星还好看。”

    “那你喜欢吗?”

    纪念脸上发热,转过脸去又看向窗外。

    “不喜欢!”

    他明明知道,还非要让她说出来。

    身后,没有反应。

    他……他不会是生气了吧?

    纪念悄悄地转过脸,一点点地看过来。

    只见冷小邪懒洋洋地趴在方向盘上看着她,一对墨眸微眯着,却仿佛能看到她心里去一样。

    他的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看不出是悲是喜。

    “你……”她舔舔嘴唇,“你生气啦?”

    冷小邪直起身子,叹了口气,“没有生气,就是有点伤心,收了这么一个没良心的徒弟。一大早起床给她买早餐,连句实话也不告诉我。哎……”

    他的脸上,写满失望,纪念顿时有点过意不去。

    “我……”纪念垂下眼帘,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开口,“其实我……我也喜欢你。”

    “哪来的蚊子,一大早嗡嗡……”他掏掏耳朵,将耳朵凑到她身侧,“纪念你说话了吗?我怎么什么也没听到啊!”

    纪念侧眸,立刻就捕捉到他唇角的笑纹。

    这个混蛋,就知道他是装的。

    “哼!”她抬手将他推开,“不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冷小邪并不生气,只是伸过手去启动车子,“算了,今天师父高兴,不和你计较。坐好,我要开车了。”

    他启动车子,驶向小区门外,纪念靠在椅座上,目光很自然地向他移过来。

    男人专注地开着车,戴着太阳镜的侧脸在阳光下帅气逼人,想起他之前说过的话,她的心中立刻就被一种温暖的情绪填满。

    还有什么事情,比你喜欢的人,主动向你告白更让人幸福的呢?!<!–章节内容结束–>

    …

Comments are closed.